快读网 - 恐怖灵异 - 分家后,我带空间逃荒养弟弟全文免费下载在线阅读 - 第17章钱婶来找茬

第17章钱婶来找茬

        今天去赶集回来实在是太累了。

        午饭我就简单的闷个米饭,再炒两素菜,炸一小碟花生米,烧个白菜汤也算勉强凑个三菜一汤了。

        守孝期间不能吃肉,而且连鸡蛋也算荤菜。这个季节的蔬菜种类也少,只能这样将就了。

        等过了孝期我一定要顿顿有肉,好好补补我这瘦弱的小身板。

        我觉得简单,小康却很满足,吃的很开心。毕竟我们以前不要说是白米饭,油炸花生米了,能吃饱都是一种奢望。

        有时候,人就是那么容易满足。但有些人就是怎么都满足不了。

        ……砰砰砰……砰砰砰……

        谁啊?

        ……砰砰砰……砰砰砰……

        刚吃完饭碗都还没来得及收,就有人来敲门。没办法我只能叮嘱小康先把碗收到厨房里,等会儿再洗。我先去开门。

        门一开,只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站在门口,双手抱胸,满脸的不耐烦。

        我看了看她,半晌才想起来这是钱氏的大女儿李春梅,以前没少欺负原主的。再看看她这身衣服,今早看见的背影不就是她吗?

        敢情,早上是去那踩点盯梢我的啊!

        只见李春梅不耐烦的把一只手伸到我面前,勾了勾手指道:“拿来”。

        我一脸懵逼的看着她。什么玩意,这丫不是个傻的吧。

        见我呆愣着,她收回手双手叉腰道:“死丫头,我劝你识相点赶紧交出来,否则有你好受的。”

        我一听这话。呦呵,这小丫头真是得钱氏真传啊!这口气,这做派简直一模一样。不过你让我拿什么,你倒是说啊!不说算了,谁有时间管你。

        我对着她翻了个白眼,转头,回屋,关门。李春梅想伸手来抓我,差点没被夹到手。

        在门口骂了半天,见我没给她开门,这才离开了。

        …………

        等我刚好把碗洗了,把厨房收拾了,正准备休息的时候。

        ……砰砰砰……砰砰砰……

        我去,这不会又是李春梅吧!马上农忙了,他们李家是没事儿做了吗?

        我几步走到院门口,一把拉开大门。只见一个十二三岁梳着双丫髻皮肤略微有些黑的少女出现在门口。

        哼!大的走了又来个小的么?这钱氏的二女儿李秋菊倒是没有李春梅嚣张,不过这出口的话还是一样让人讨厌。

        “娘说,奶奶病了,让你拿钱来给奶奶治病,你赶紧的,别耽搁我时间,我还要赶着回去呢!”

        我就呵呵了,你还知道耽搁时间呢!敢情这钱氏还没得到教训呢,觉得我还和以前一样,让这么两个货色来就能拿走我的钱。

        “你知道你姓什么吗”?

        李秋菊一听这话想也没想道:“你是不是想挨揍,连我姓李都给忘了?”

        “那你知道我姓什么吗?”我又道。

        “田安,你脑子有病吧!”李秋菊一脸不可思议,觉得这田安是不是傻了。

        “看来你都知道啊!那就好办了,你姓李,我姓田。你李家的奶奶病了,凭什么来拿我田家的钱去治啊”。

        这李秋菊平日里脑子就不灵光,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把她给绕晕了。板着手指头在那比划来,比划去的。

        我摇了摇头,关门,先去休息会再说,等会儿还得挑种子呢。

        …………

        我悠哉悠哉的喝了碗甜水,舒服的伸了个懒腰。休息了好一会了,该去干活了……

        我手都还没来得及收回来便听见……砰……的一声。

        我转过头便见我的院门倒在了地上,带起了一地的灰。

        “田安,你个死丫头,给老娘滚出来”。钱氏走到院子里扯着嗓门喊。

        身旁跟着的李春梅和李秋菊,两人双手叉腰跟个哼哈二将似的一左一右的站在钱氏身旁。那表情,要多得意有多得意。

        身后李大柱跟着走进来,在院子里随意找了块石头便坐了上去。

        屋里的弟弟听到动静正准备跑出来,便被我制止了:快回去,呆在屋子里不要出来。

        小家伙不听,刚想跑出来,但好像被人给拉回去了。

        我拿着一旁的扫帚走到钱氏面前,把扫帚往地上一立,双手搭在上面。

        “钱婶,这大中午的不知到我家来有何贵干,您这阵仗可真够大的,只是待会儿走的时候还请记得把我的门钱赔了”

        钱氏朝地上啐了一口。

        “我呸,还想让我赔门钱,小心我拆了你这破房子”。

        我看了一眼地上。他喵的就不能讲点卫生吗?你不嫌恶心我还嫌脏呢!有没有素质啊!

        钱氏看我不说话还以为我怕了。

        “赶紧的,把银子拿出来,把粮食交出来,还能少受些罪。不然,别怪我绝了你们田家的户”。

        哼,都除族了还敢这么嚣张,这钱氏还真是猪脑子,蠢死了。

        “钱婶,这是打算明抢了,你可想好后果了。”

        “哼!我打听过了,村长今天不在村里,没人护得了你,我劝你识相点,我也好省些事”。

        感情,这还是有备而来呢!我是不是该夸你一句“有勇有谋”啊!不过你确定,你这不是掩耳盗铃吗?

        “如果,我说我就不呢?”

        “钱氏,你tm行不行啊!少和她废话,赶紧拿了东西走人”

        一旁的李大柱不耐烦的道。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了,春梅,秋菊给我按住她”。

        顿时,李春梅和李秋菊便朝我扑过来。

        我拉住李春梅伸过来的手,一个借力就把她摔在了地上,疼的她哇哇直叫。

        李秋菊见状,便想从后面偷袭我扯我头发。可惜我早有察觉,抄起扫帚对着她的大腿就是一阵打狗棍法,我估摸着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下不了床了。

        钱氏见两个女儿败下阵来,挽了挽袖子抡起胳膊就朝我走来。

        这人小了就是吃亏,力量不够啊!

        我见钱氏走来抄起扫帚就朝她扫去,钱氏右手挨了我一下打,可左手便直接拉住了我的扫把,我力气没她大只能放手。

        钱氏见抢了我的扫把便更加得意忘形的朝我走来。我一步一步退到鸡窝旁,见鸡窝上有一把绳子,便迅速拿起绳子朝她跑过去,钱氏身宽体胖没有我灵活,我绕了两圈就把她和扫帚缠在了一起,扫帚头直接触到她的嘴巴上,把她恶心的直打干呕。

        我这边应付着钱氏却不妨李大柱来帮忙。等发现的时候,李大柱的拳头都快到我脸上了,我直觉要凉。吓的我闭上了眼睛,正准备挨打的时候。

        却听见,

        ……砰……的一声。

        紧接着就是:

        ……啊……的一声惨叫。

        我还没睁开眼,便听见钱氏大叫道:

        “好你个田安,不要脸的小贱人,居然在这里偷汉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