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 恐怖灵异 - 镇北王世子在线阅读 - 第17章嘴皮溜,脸皮厚

第17章嘴皮溜,脸皮厚

        在官场,长久居于上位,受人恭敬畏惧,自然而然便会养成种上位者的气势。

        这是种威严,也称为官气。

        而且关宁还在徐正英的身上感觉到了武人的气息,恐怕品级还不低。

        哪怕他随意施压,关宁都有种胸闷之感。

        这老狗。

        思绪闪过,关宁讶然道:过了?怎么过了?

        我受邀而来参加宴席,并且还带来了珍贵礼物,试问何过之有?

        徐正英目光平静的注视着关宁,并未说话。

        正常来讲,谁也挑不出毛病,人家确实是带着礼物而来,你能说什么?

        这才是最憋屈的地方。

        刚才的分辨狼狗,到现在的送钟,都是谐音,都是如此。

        你可这么想,也不可这么想。

        胡说道!

        刚才最先挑起话题的郑闲大声道:谁送礼是送钟,你难道不知道什么意思吗?

        本来无碍,是他要看关宁带的礼物,因而才惹出这事端。

        这不是下个李炳?

        他必须要赶紧补救。

        什么意思?

        关宁疑惑道:这可是寒山寺的钟啊,如此珍贵礼物,你说有什么意思?

        这无辜的样子,把郑闲气的发抖,这家伙太能装了,也太会装了

        气极之下,郑闲直接道:送钟即是送终之意,你会不知道?

        送终?

        关宁恍然大悟。

        他摊了摊手对着邓丘道:邓大人我可绝无此意,是郑闲说的,我可没说

        你

        郑闲面色发白。

        这是把自己绕进去了。

        我没有这个意思,你有这个意思。

        关宁开口道:你说的意思跟我说的不是个意思,你的意思是你的意思,不是我的意思。

        明明你的意思就是你的意思,我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郑闲越说越绕。

        诸位听到了吧,他已经承认了,他的意思就是给您送终。

        你

        郑闲百口莫辩,气的面色苍白。

        好庞大的怨气啊,真是舒服。

        这番对话,也是让旁人惊疑,这位世子的嘴太厉害了,这谁能说的过?

        关宁又接着道:你心是肮脏的,所想的也自然是肮脏的,你心若是纯净的,所想的也自然是纯净的。

        我送的明明是钟,你们非要说是送终,那我也没办法

        这般态度把邓丘气够呛,偏偏还无法反驳。

        反驳了,不是承认自己被送终?

        承认自己内心肮脏。

        好个牙尖嘴利的娃子。

        这时右都御史吴清昆开口道:这般嘴皮不做言官倒是可惜了。

        是吗?

        关宁笑着道:多谢吴大人赞扬,其实我的梦想就是去都察院,想弹劾谁就弹劾谁,要不您把我收进去?

        众人再度愕然。

        你这不止是嘴皮溜,脸皮也实在厚。

        难道听不出这说的是反话吗?

        身为镇北王府世子,将门功勋之后,却目无尊长,狂妄自大,不识礼法!

        吴清昆淡淡道:明日本官便上奏陛下,弹劾你这纨绔世子!

        众人惊疑。

        以吴清昆右都御史的身份亲自上奏弹劾,这分量可是有些重了!

        这位世子怕是不会好过,结合当下局势,恐怕世子之位也会不保

        随便!

        关宁丝毫不在乎。

        他已经失无所失了,最坏的结果不就是被撤销世子之位,看这局势也是迟早的事情

        这般态度,使得吴清昆也是时语塞。

        众人无不惊疑。

        这位关世子直怼两大官员,毫无惧色,简直是无法无天

        好了,吃也吃饱了,礼物也送到了,我也该走了。

        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关宁便准备离开。

        邓大人,记得把我的礼物转交给明远兄,告诉他,路上小心。

        邓丘眼睛微眯了起来,冷声道:关世子礼物邓某收下了,来日报还。

        这么明显的暗示谁都能听得懂。

        看来今日关宁真的惹怒了邓丘。

        哈哈,那本世子可等着了。

        关宁笑着道:告辞。..

        然后他就带着随从在众目光的注视下大摇大摆的离开

        砰!

        邓丘握拳直接砸在桌上。

        他是失态了。

        原本好好的庆宴却成了这般,到这步已然无法再继续举行下去。

        原本邀请关宁来是想让他自取其辱,没想到完全反转,受辱受气的反而是他们!

        相信要不了许久,关宁大闹邓府的事情就会传扬出去,成了笑柄。

        宴席成了笑话,爱犬被打死,自己的儿子也被气晕过去

        越想越来气!

        邓丘还从来没感觉这样憋气过。

        邓伯伯,那关宁实在是太过狂妄,您放心,等

        郑闲凑了过去准备说几句好话,以弥补刚才提及之事。

        滚!

        结果他的话没说完,就被邓丘字打断。

        在众人的印象中,邓丘还是第次如此失态

        郑闲面色涨的通红,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尴尬极了。

        都是那个纨绔世子!

        他内心恨死了关宁。

        徐大人,吴大人,让您两位看笑话了。

        深吸口气。

        邓丘开口道。

        是那关宁太过可恶。

        吴清昆也有些生气,因为关宁对他没有丝毫的尊敬。

        来日方长。

        徐正英只说了四个字。

        今日就这样吧,你去看看明志。

        两位大人离开,其他人也不知该说什么,万像李炳,郑闲二人那样撞枪口上怎么办?

        这可是有前车之鉴的。

        随即也是告辞离开。

        原本好好的宴会弄成这个样子,不欢而散。

        整个邓府都传着对关宁的咒骂之声。

        邓丘顾不得其他,赶紧去看邓明志。

        两个最看重的儿子,个因关宁而被流放,个被气晕过去。

        邓丘对关宁恨意如潮。

        关宁对这些自然是不在乎,此刻已经走在回府的路上。

        今天可真是爽翻天,好久都没有这么痛快过了。

        关宁心情极好,哼着小曲。

        不止是让敌人吃瘪,他还收割了大波怨气,提高自身,简直双赢啊!

        只是这随从护卫为何总是屡次回头看?

        你看什么?

        关宁好奇询问。

        我看看邓府有没有追出来,我担心他们会打您。

        护卫认真道。

        哈哈!

        关宁大笑。

        他更想知道,等人们都知道这事后,会是作何反应?

        预定头条?

        关世子大闹邓府?

        晶晶走到唐三身边,就在他身旁盘膝坐下,向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唐三双眼微眯,身体缓缓飘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来。他深吸口气,全身的气息随之鼓荡起来。体内的九大血脉经过刚才这段时间的交融,已经彻底处于平衡状态。自身开始飞速的升华。

        额头上,黄金三叉戟的光纹重新浮现出来,在这刻,唐三的气息开始蜕变。他的神识与黄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应着黄金三叉戟的气息,双眸开始变得越发明亮起来。

        阵阵犹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动声在他身边响起,强烈的光芒开始迅速的升腾,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衬在他背后。唐三瞬间目光如电,向空中凝望。

        ,

        顿时,”轰”的声巨响从天堂花上爆发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直冲云霄。

        不远处的天狐大妖皇只觉得股惊天意志爆发,整个地狱花园都剧烈的颤抖起来,花朵开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气运,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    阅读最新章节。

        他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不敢怠慢,摇身晃,已经现出原形,化为只身长超过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护卫更是都有着超过三百米的长度,九尾横空,遮天蔽日。散发出大量的气运注入地狱花园之中,稳定着位面。

        地狱花园绝不能破碎,否则的话,对于天狐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

        祖庭,天狐圣山。

        原本已经收敛的金光骤然再次强烈起来,不仅如此,天狐圣山本体还散发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却像是向内塌陷似的,朝着内部涌入。

        道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冲天而起,瞬间冲向高空。

        刚刚再次抵挡过次雷劫的皇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散开。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经冲入了劫云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间被点亮,化为了暗金色的云朵,所有的紫色在这刻竟是全部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仿佛充斥着整个位面怒火。

        第7章    嘴皮溜,脸皮厚免费阅读.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