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 恐怖灵异 - 叶飞太极玉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叫最牛叉的人

第十四章叫最牛叉的人

        这一刀狠辣无情,颤抖了无数人眼球。

        叶飞不是圣人,他心里清楚,如果自己没有宋红颜撑腰和一身实力,今天只怕要被林百顺踩成狗。

        搞不好连唐若雪都被对方霸王硬上弓。

        所以他毫不手软废了林百顺的左掌。

        唯有这样,林百顺他们才会敬畏恐惧,才不敢再打自己和唐若雪主意。

        事实也如此,林百顺残存的不服,在叶飞这一刀中消散。

        当叶飞带着唐若雪离开时,林百顺眼中全是畏惧,还有劫后余生的庆幸。

        今生,叶飞就是他的噩梦了。

        从西餐厅出来,唐若雪本来想要追问叶飞暴戾,可一个紧急电话打来,她必须马上回公司开会。

        她只能在公交车站放下叶飞。

        离开时,她还叮嘱叶飞一句:“不准讨债!”

        送走唐若雪后,叶飞离开了公交车站,叫了一辆出租车去四海商会。

        不管将来是否离婚,林秋玲提出的人情,叶飞都想要还掉。

        出租车上,叶飞抓紧时间重温早上练过的几套拳法。

        下午三点半,车子出现在南山区长乐街道的尽头。

        这里屹立着一栋七层小楼。

        小楼有些年代,但看起来很是坚固,门口有一大片开阔地,两侧还有不少小商铺。

        小楼入口,悬挂着四海商会四个字,张牙舞爪,很有气势。

        来的路上,叶飞已经了解到,四海商会是四海集团旗下一个组织,也是杜天虎的黑暗势力之一。

        主事人是杜天虎干将,黄震东。

        当然,说是干将和会长,其实就等于一个大堂主。

        它打着商会的幌子,干着各种擦边球的勾当,手上染着不少鲜血。

        因为经常有人受伤,所以四海商会固定在春风诊所救治,每个月还从春风诊所购入大批消炎药。

        林秋玲虽然不愿跟这些人有往来,可诊所没有拒绝病人的权力,而且也担心得罪四海商会被报复。

        所以这几年一直客客气气合作。

        四海商会对春风诊所也算敬重,每隔六十天结一次账,欠额始终维持在一百万左右。

        不多欠,但也不还清,让春风诊所不得不一直合作。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超过了六十天也没结账,前几天更是赊走了五十多万药品。

        春风诊所库存的消炎药止血药全部被扫空。

        债务瞬间高达两百万。

        这让林秋玲感受到巨大压力,也感受到了不安,让人催促了好几次,黄震东都说过几天再说。

        明眼人都看得出黄震东赖账。

        两百万,对于林秋玲不是小数目,一年利润也就百来万,拖欠两百万,林秋玲睡觉都心疼。

        只是她又无法跟黄震东撕破脸皮,毕竟黄震东背后还有杜天虎。

        所以叶飞喊着要跟唐若雪离婚,林秋玲就趁机把难题甩给叶飞。

        她想要看叶飞笑话。

        “哗啦——”    叶飞刚从出租车钻出来,几个在门口聊天的混混就靠了过来。

        司机见状一溜烟跑了。

        叶飞坦然走向几个混混。

        一个黄毛青年厉喝一声:“什么人?

        干什么的?”

        叶飞彬彬有礼:“你好,我是春风诊所的,我叫叶飞,我来找黄先生结尾款的。”

        “叶飞?

        春风诊所?

        唐家上门女婿叶飞?”

        听到讨尾款和叶飞,黄毛青年眼睛一亮:“你就是那个废物?”

        下一秒,他马上吹出一个口哨。

        只听哗啦一声,四海商会涌出十几号混混,手里不是拿着棒球棍就是钢管。

        没多久,一个光头男子把玩着佛珠出现。

        面目粗犷,凶意流淌。

        正是四海商会负责人,黄震东。

        他盯着叶飞狞笑:“你是叶飞?”

        叶飞嗅到一抹不对劲:“没错,我是春风诊所的叶飞。”

        “我的侄媳妇真是神人。”

        黄震东得意一笑:“她说只要卡着春风诊所的尾款,唐家就会把你这废物送上门来。”

        叶飞微微眯起眼睛:“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小子,你要倒霉了。”

        黄震东皮笑肉不笑:“黄东强是我族侄,你伤了他,我要替他报仇。”

        “本来我想让人去找你的,结果我侄媳妇说,你有点身手,直接堵你很容易脱身。”

        “还不如扣下你丈母娘的尾款。”

        “这种棘手的难题,你丈母娘很可能让你解决,我到时守株待兔就行。”

        “没想到,你还真来了,也不枉费我们等这么多天。”

        他哈哈大笑起来,说不出的得意和猖狂。

        与此同时,二楼阳台上,出现几个熟悉的身影,正是黄东强和袁静一伙。

        一个个趾高气扬,居高临下俯视叶飞。

        袁静和杨芊芊几个女人的白皙长腿,在阳光中带着一抹耀眼。

        即使相隔十几米,叶飞也能嗅到她们的轻蔑。

        显然她们等待叶飞几天了。

        叶飞拳头攒紧,最毒妇人心啊,没想到袁静这样设局给自己钻。

        只可惜,她低估自己了。

        “黄东强先对我妈无礼,我不过是自卫反击。”

        叶飞淡淡出声:“而且黄先生也算是一方人物,这样对付我一个无名小卒,会不会太折身份?”

        他尝试着讲道理。

        “我也不想对付你,只是我侄子给的钱多。”

        黄震东一脸无奈:“所以你自认倒霉吧。”

        “不过我也是讲道理的人,你打断东强一只手,不反抗,我们要你两只手。”

        “反抗,再加两条腿。”

        他上前轻轻拍着叶飞肩膀:“有没有意见?”

        “啪——”    叶飞一把抓住黄震东的手:“黄先生未免欺人太甚。”

        “这世道,本就是弱肉强食。”

        黄震东挣脱叶飞的手,退后一步笑道:“你太弱了,就该被欺负。”

        “叔,别跟这小子废话了。”

        楼上的黄东强喊出一声:“直接给我打断手脚,让他跟狗一样爬回去。”

        叶飞在医院门口痛揍他和小伙伴,黄东强做梦都感觉到羞辱。

        做纨绔子弟这么多年,一向只有他欺负人家,何时被人这样践踏过?

        还是当着袁静他们颜面?

        袁静她们没有出声,只是扬起高冷俏脸,等着看叶飞笑话。

        “嗖——”    叶飞突然就冲了出去,一大耳光扇翻了黄震东。

        接着他一个转身,一拳打中黄毛混混的下巴。

        “砰——”    没等黄发混混发出惨叫,叶飞的左脚又踢中另一人小腿。

        后者刚刚倒地,叶飞又来了一个贴身靠,撞飞第三人。

        下一秒,叶飞一记左勾拳,打中第四人的脖子。

        第四人宛如面条软绵绵倒地,叶飞又踩中了第五人的膝盖……    转眼间,围着叶飞的十五个人,全部哀嚎着倒在地上,毫无战斗能力……    快,实在是太快了。

        八极拳的精髓,发挥的淋漓尽致。

        看到这个阵势,黄东强和杨芊芊她们全都傻眼了。

        “我靠……这个吃软饭的,他敢先动手?”

        “他不是废物吗?

        怎么那么能打?”

        想看叶飞笑话的杨芊芊她们,全都感到脸颊火辣辣疼痛。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黄东强和袁静眼睛也瞪得大大的,一副日了狗的模样。

        这十五人可不是纨绔子弟,全是身经百战的街头霸王啊,怎么一个照面就被干趴了?

        黄震东同样难于置信。

        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中,叶飞缓缓走到黄震东面前。

        脸颊发肿的黄震东眼神一冷,反手拔出一刀,对着叶飞大腿扎过去。

        “啪——”    匕首刺到一半就停住了,不是黄震东善心大发,而是他的手被叶飞刁住了。

        稳如泰山。

        下一秒,咔嚓一声。

        叶飞把黄震东手腕硬生生折断。

        “啊——”    黄震东发出一声惨叫,痛的满头大汗。

        看好戏的杨芊芊她们头皮倏地麻炸。

        袁静也掩着小嘴,眸子有着惊讶。

        她第一次感到叶飞的强大。

        “你要战,我便战——”    叶飞一脚踹飞黄震东。

        “我是四海商会负责人,你今天伤了我,伤了我的兄弟……”    黄震东握着断手满脸痛苦,艰难挤出一句撑场面的话:    “四海兄弟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四海商会这几个字在中海是金字招牌,抬出来绝对能够吓住很多人。

        可谁知话音落下后,叶飞冷笑着大步走到黄震东面前,在众人注视下甩动手臂,扇出一记响亮耳光。

        “啪!”

        黄震东脸上又多了五道红印。

        脑袋嗡嗡作响的黄震东,听到叶飞的一声冷哼:“话就不要多说了,现在,给我打电话叫人,叫最强的来,最牛逼的来!”

        “我想知道,四海商会怎么不放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