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 恐怖灵异 - 逍遥渔夫小说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1章返乡

第1章返乡

        八月初,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手里拎着大包小包,走在回村的路上。

        此时,年轻人昂着头,眼神坚毅,手中拿着一个玉镯。

        年轻人名叫林飞。

        之前,林飞是东江大学一名大四学生,临近毕业之际,却被富家大少陈子杰联手女友许晓月诬陷偷窃名表。

        认证物证惧在。

        任凭林飞再怎么解释,林飞还是被东江大学给开除了,要不是老师杜慧力保,林飞不止会被东江大学开除,林飞甚至还会被送进监狱。

        “许晓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陷害我?”林飞心中怒吼。

        许晓月是鱼头镇人。

        鱼头镇和林飞家乡龙海村相隔不远,龙海村属于鱼头镇管辖范围。

        从上小学开始,林飞和许晓月就是同班同学,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四年前,两人一起考上了东江大学,录取通知书下来的那一刻,两人便顺理成章的走到一起,成为恋人。

        到了大学,许晓月整个人都变了,变的爱慕虚荣,变的嫌贫爱富,有时候甚至还会指着林飞的鼻子骂林飞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

        为了讨好许晓月,大学期间,课外时间,林飞几乎都在做兼职,他挣的钱,几乎每一分都花在了许晓月身上。

        而他自己每天却活的像一条狗,从不舍得为自己大手大脚的花钱。

        今年三月,许晓月生日,想要一个钻石项链,林飞凑不够钱,林飞为了满足许晓月的愿望,不惜卖血,为许晓月买了一个钻石项链,可,谁曾想林飞换来的却是许晓月的诬陷,还有抛弃。

        许晓月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但,为了钱,为了和富少陈子杰在一起,诬陷他偷窃名表。

        这是林飞所不能容忍的。

        就在林飞为这件事情愤怒的时候,一个中年妇女在田地里拔草,她看到林飞,便直起腰,讽刺道:“小飞,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现在回村,你这是衣锦还乡吗?”

        中年妇女不是别人,正是林飞的大妈许莉莉,许莉莉不仅是林飞的大妈,还是许晓月的小姑。zx.r

        昨天晚上,许莉莉接到她侄女许晓月的电话,得知林飞被东江大学开除的消息,当时她心里就乐开了花,扯着大嗓子,在村头村尾,把林飞被东江大学开除的消息,传了个遍,逢人就说。

        现在,村里人因此都知道林飞因为偷窃名表,被东江大学给开除的事儿了。

        此事,已经成为了村里茶前饭后的谈资。

        如今,村里的风气坏了,很多村民们不像以前互帮互助,而是嫌你穷,怕你富。

        林飞大妈许莉莉一家,表现的尤为明显。

        林飞低头不语,继续往村里走。

        “林飞,你怎么这么没教养,长辈和你说话,你怎么爱答不理?哦,忘了,你是小偷,你做出这么没教养的事情,倒也正常。”许莉莉用着一种我懂你的眼神,看着林飞,嗤笑着。

        “我不是小偷。”林飞停下脚步,抬起头,怒视着他大妈许莉莉,一字一顿的吼道。

        昨天,他身上那块劳力士的手表,是许晓月偷偷放在他身上的。

        “小飞,你别狡辩了,你被东江大学开除的事情,我早知道了,你要没偷东西,你为什么会被东江大学开除?”许莉莉双手抱胸,十分鄙视的说着。

        她家和林飞家因为几年前土地纠纷的事情,一直有矛盾,明眼人都看得出她家占了大便宜,可,她却一点也不知足,甚至还觉得她家吃了大亏。

        许莉莉一想到林飞被东江大学开除了,她脸上的笑容怎么也掩饰不住。

        四年前,林飞考上东江大学,在村里,摆了几十桌酒席。

        那时候,村里人都说林飞这孩子将来会有大出息。

        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啊!

        她儿子林国栋小学都没毕业,当时,她儿子林国栋还被人拿来和林飞做比较,她儿子林国栋被村里人数落的头都抬不起来。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林飞居然也有今天。

        林飞大学没毕业不说,还落了一个坏名声,以后,不可能再有什么大出息了,而且以后的生活,很有可能会举步维艰。

        “是你侄女许晓月诬陷我,我被东江大学开除,都是你侄女许晓月一手造成的。”林飞愤怒的吼着。

        古人诚,不欺我。

        男人找错女人,毁一辈子。

        林飞眼眶中饱含着泪水和斗志,他是村里第一个考上名牌大学的大学生,他也是父母的骄傲,父母的希望。

        可,现在,他是什么?

        “难道像我这样穷小子被人诬陷了,就没处说理吗?”林飞心中悲愤交加。

        许晓月联手富家大少陈子杰诬陷他,他和别人解释过,可,很少有人相信他,只有他老师杜慧一人相信他。

        陈子杰,一个很有钱的富二代,家里家大业大,又是独子,在东江市,陈子杰能量不小。

        林飞被学校开除,走出东江大学的一瞬间,就被好几个人拉上了一辆面包车,那时,车上坐着的陈子杰看着林飞,如同高高在上的贵族,俯视着贱民一般,眼神轻蔑无比。

        陈子杰当时怀中还搂着许晓月。

        他永远忘不了许晓月在陈子杰面前的样子,投怀送抱,主动喂陈子杰水果,百般讨好陈子杰。

        这就是许晓月在有钱人面前的样子!

        四年付出,不抵富少一日温柔。

        他更忘不了陈子杰当时对他说过的那番话。

        “你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都是因为你得罪了我。”

        “你这样的贱民给我提鞋都不配,你居然敢管我的闲事。”

        “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针对你吗?因为,三天前,你管了不该管的闲事。”

        陈子杰口中说的闲事。

        林飞记忆犹新。

        四天前,陈子杰喝的酩酊大醉,堵住了一名高中生,想要强行玷污那名高中生。

        就在陈子杰快要得手的时候,林飞出现了,阻止了陈子杰的畜生行为,林飞一气之下,还动手打了陈子杰。

        那件事儿,让陈子杰怀恨在心,陈子杰便联合林飞前女友许晓月一手策划了林飞偷窃名表事件,还把林飞的女朋友许晓月给抢走了。

        陈子杰抢走许晓月的手段很简单,就是用钱砸。

        往事浮现,林飞悲愤交加。

        “林飞,你可别乱说,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东江大学已经定性了。”许莉莉冷笑起来,心中十分畅快。

        林飞不想再和他大妈许莉莉继续争辩,他一口气跑到了海边,海面上,一艘小型游艇上,一个苗条女子,正在喝着香槟,林飞无暇去欣赏。

        他仰望着天蓝,整个人斗志昂扬,思索着怎么才能将陈子杰踩在脚下,怎么才能让许晓月后悔莫及。

        思来想去,林飞也没想到可行的办法,他虽斗志昂扬,可却很迷茫。

        啪!

        愤怒之下,林飞手中紧握的玉镯被捏碎了,碎裂的玉镯扎伤了林飞的手,林飞却毫不知觉,鲜血顺着林飞的手滴落下去,一道金色光芒也在这时从碎裂的玉镯中,飞了出来,林飞一点也没有注意到。

        玉镯是林飞送给许晓月的定情信物,两人分手时,许晓月把玉镯,扔到了林飞脸上,摔在了地上。

        一想到接下来回家面对父母,林飞便头疼欲裂。

        突然!

        一道声音传入林飞耳中。

        “我乃龙王一缕神识,有缘人,我将把我毕生所学,传授给你,水性如龙,以后,你在水中,将如鱼得水。”

        伴随这道声音响起。

        一道金色的光芒,从林飞的伤口,钻入林飞体内,到达了林飞脑袋里面。

        龙王那缕神识,钻入林飞脑内,但,龙王龙王毕生所学暂时封印在林飞身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