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 恐怖灵异 - 重生之身心不一小说在线阅读 - 第11章最后一次出现

第11章最后一次出现

        两次喘息声:

        第一次,在徐植家里,人员有我、梁泽、常夏和秦笛;

        第二次,在秦笛家里,人员有我、常夏和秦笛。

        已知我没有参与其中,那么是谁……已经挺明显了。

        但我过往从来没有在身边接触过这样的事,有点拿捏不准。

        “统子,是我想的那样吗?”我不确定地问系统。

        “……”

        “统子,你又装死是吗?”

        “……”

        “不怕我撂担子不干了?”

        “宿主请冷静,或许你可以凭自己的聪明才智去找到答案。”

        “你为什么不能直接告诉我呢?”

        “天机不可泄露……”

        又来了!!!

        死皮赖脸地在秦笛家里住了几天,感冒终于好了。

        期间,每天的喘息声,加上我不时的套话,基本确定了心中所想。

        世界比我想得要疯狂。

        这天,常夏去了常氏旗下的健身房,秦笛依然留在家中远程办公。

        我敲了敲主人房的门,秦笛打开门,一脸戏谑。

        “呦,老婆刚走没多久,就想些有的没的了?”

        没理会对方的挑衅,我问:“可以进去说几句话吗?”

        秦笛看了我一阵,我一脸坦然。

        “进来吧。”

        “好。”

        “你想说什么?”

        “之前小夏帮我问过你的,关于瞿松鹤这个人,请问你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这回答,有戏啊。.zx.

        “你不喜欢我,不是已经报复过我了吗?”

        “你别血口喷人,我对你做啥了就说报复。”

        “小笛,看在小夏的份上,你跟我说说你查到的吧。”我态度很诚恳地说。

        “夏夏的份上?你这个家暴男有脸说这个?”

        “那次是我不对,我已经深刻反省了,保证以后都不会再烦!”我拍胸脯承诺。

        “每个家暴男都是这么保证的,只有傻乎乎的人才会信。”

        “那你要我怎么做才肯跟我说?”

        “你怎么做我都不满意,我对你这个人就不满意。”

        说了很多好话,秦笛愣是油盐不进,外加不停地冷嘲热讽。

        我终于生气了:“好好说话不行吗?”

        “哼,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装得很友好,其实只要没得到你想要的,就马上变了个人,切,我还不清楚你徐植吗?”

        徐植和秦笛的过往我不清楚,但是……

        “你讨厌我,是因为我可以光明正大地和小夏在一起吗?”

        秦笛眯了眯眼,一副有点恶狠狠的表情:“你这是什么意思?”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们两个女人都做了什么自己心知肚明。”事到如今,我也不和总是恶语相向、满身敌意的人虚与委蛇了

        “你知道了什么?”秦笛阴恻恻地问。

        “说出来就没意思了,我认为我已经算是明示了。”

        “……”

        “我对你们没有任何恶意,我只是想找到瞿松鹤。”

        “……”

        “小笛,你是聪明人,我们和平相处对你和小夏没有任何损失,反而有我这个挡箭牌,你们可以更随心所欲。”

        “……”

        “小笛,之前你让保镖队长伤了我的‘势’,我不也以德报怨,让你躲过一劫吗?多个朋友比多个敌人好吧?”

        ……

        在我说得嘴巴都干了之后,秦笛终于稍稍放下对我的敌意。

        后来,我倆达成协议,她告诉我关于瞿松鹤的事;而我,不能插手她俩的事,并且要对常夏保密,免得常夏心里有负担。

        达成协议后,我回到了客房。

        我感冒休息几天的客房,也是那天被揍的客房。

        我复盘推测,那晚我一直都在这个客房,只是当时头晕,没看清房间细节就睡,早上被揍看到那么多人弄得煞有介事的样子,还以为真的是自己去耍流氓了。

        其实是早上秦笛过来,把我俩弄得衣衫不整,再哭哭啼啼打电话给秦父秦母。

        结果就是我被揍得进医院了。

        我认为秦笛是个很有城府的人,比如设局整我。

        但又觉得她天真到有点傻,常夏可以冷静地默认还喜欢梁泽;可以在我面前肆无忌惮地挑逗梁泽;可以在梁泽不理她的时候若无其事地窝回我怀里;可以在还有别人在同一屋檐下就和她做喘息运动,而且是每天都运动,生怕别人没发现。

        能这样在我和她还有梁泽三人之间不亦乐乎地穿梭,即使被我知道了她俩的事,常夏会有啥负担?更应该是如释重负,变本加厉,更加无视我才对吧!

        不得不说,常夏是我两世的熟人里面第一位海后,偶尔细想她的所作所为,都可以震惊好久。

        当然,这时我还不知道,后面她的骚操作不仅可以让我,简直可以让我全家都震惊好久,真是“人不可貌相”。

        不过这对我不重要,来这时空,最重要的就是找到瞿松鹤,其他事情都靠边站。

        没过两天,秦笛派了一位助理过来和我说查到的结果

        原来,某大企业曾委托秦氏旗下的猎头公司做招聘,当时某岗位招到的人是一位姓瞿的男士。

        那位男士当时有填信息表,里面显示他的父亲,就是叫瞿松鹤。

        太好了,来这7个月了,终于有了点进展。

        拿到信息表的当晚,我原本想打电话给那位瞿姓男士,也就是瞿康,徐植忽然说话了。

        好久没听他的声音,我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徐植说第二次和我说完话以后,被抓去轮回,然后他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愣是忽悠得孟婆等人没有给他灌孟婆汤。

        他的意识现在是偷跑过来的,只有5分钟时间,让我有什么需要问的赶紧问,消失太久又会被抓的。

        事出突然,而且只有5分钟,我的思绪都乱成一团,感觉信息量太大。

        “秋直,赶紧的,我时间不多了。”徐植催促我。

        没办法,临急临忙的,就只想起了秦笛,然后就问了。

        徐植回答完之后,我听到脑海中他深深长长的叹息,有种要赴死的悲凉。

        我没来由的难过,正想说话,就只听到徐植说一句“再见”。

        后来我再叫他,就没有声音了。

        “统子,这不会是他最后一次出现吧?”我问系统,止不住有些发抖。

        “宿主,徐植的意识已经完全撤出,你可以自由支配这具身体了。”

        “那徐植是去轮回了吗?”

        “宿主,一切皆有定数,不要伤怀,你知道,如果你找不到瞿松鹤,渡不了这个劫,下一个去轮回的就是你了。”

        我苦笑,是啊,自顾不暇,哪还有时间管别人?

        拾掇拾掇心情,我拨打了瞿康的电话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