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 恐怖灵异 - 重生之身心不一小说在线阅读 - 第3章徐植的好兄弟

第3章徐植的好兄弟

        富婆的车载着徐大一路绝尘,保镖也另坐一辆车跟上。

        我只喝了一点酒,没有醉,但是无力感遍布全身。

        “要不要送你回去?”是刚刚的大长腿千金。

        “不麻烦了,谢谢。”

        “你喝了酒,不能开车,还是我送你吧?”

        “有司机呀。”千金觉得我似乎问了个很傻的问题。

        时值深夜,我想了想,自己现在是个大高个男人,徐家又有钱,应该不怕有事,就同意了。

        “去哪里?”千金问我。

        “去xx路x号。”

        “这是你家地址?”

        “我哥家。”

        “你不怕等下看到啥?”千金意味不明地笑。

        刚刚那位富婆……

        “那送我去酒店吧。”我确实不想看到什么辣眼睛的画面。

        “到了。”

        “这是你家吧?麻烦了,晚安。”

        “你怎么不下车?”

        “不是先送你回家,我再去酒店吗?”

        “来都来了,到我家坐坐吧。”千金很魅惑地说。

        我想婉拒,但是徐植的身体已经下车跟上去了,该死!

        进了千金的大别墅,千金说让我随便坐坐,她去换衣服。

        到了现在,我才突然想起,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正当我在沙发上想着怎么套名字的时候,千金换好衣服了。

        “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实在想不出套路,只能打直球来问了。

        “你不记得我了?”千金有点意外。

        “我脑部受到撞击,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了。”我坦白。

        “哦……我叫秦笛。”

        “你好,秦笛。”

        “你今晚在我这里的客房休息吧,这别墅只有我一个人住,不会有人说什么的。”

        我还是想去酒店,但是身体确实有点累,估计是喝的酒后劲挺大,就同意了秦笛的建议,休息一晚,明早就走。zx.r

        结果第二天我是被揍醒的。

        当我意识有点清醒的时候,正衣衫不整地被围殴,秦笛穿得很少,被一位雍容华贵的妇女抱着,在一边哭。

        发生了什么?

        一屋子的人,除了秦笛,我都不认识。

        “说,你个王八蛋,是怎么糟蹋我女儿的。”一个威严的中年男人说话。

        “唔……”我感觉下身剧痛,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又在医院了。

        还是来到这时空最初看到的那些人,只是反应有点不同。

        护士医生检查一通之后,只剩我一个人,徐家人一个没在。

        我放空了一阵子,还是没想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能求助系统。

        这次系统倒是回答了。

        原来,那晚之后第二天,秦笛父母来别墅看她,发现我和她睡在一张床上。一问秦笛说昨晚太晚了才留我在客房住一晚,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她床上。

        孤单寡女,共处一室,还衣衫不整,秦父气得不行,当即就叫几个保镖狠狠揍我一顿,而我是最后被打伤了那里才晕过去的。

        我虽然醒了,但是那里时不时的,都会疼痛。

        期间徐大有来看我,说爸妈被我气得不轻,得罪了秦家不说,常家也说要离婚,短时间内都不想见我。

        离婚?我想起那个我名义上的妻子,常夏。

        来这时空第一次出院,徐大送我回到徐植和常夏的别墅,没想到徐植一看到常夏就又那样了。

        常夏对于我一看到她就荷尔蒙喷发且伴随肉眼可见的“变化”很是厌恶,我也觉得老是这样很不适应。

        后来,我就一直住在徐大的别墅,没再见过常夏了。

        而现在,我微信里收到她的一句话:离婚!

        我看到常夏发来的微信,实话说没什么感觉,在我眼里她就是个陌生人。

        离婚之后我不用老是“植笠”,也不用担心要行夫妻之礼,就觉得离婚也没什么。

        当我刚想回复“好”的时候,一道男声响起:“不许离!”

        环顾四周,没有人,难道是系统?

        “不是我!”小系统立马撇清自己。

        “是本少爷徐植。”

        徐植?

        “本少爷还留有意识,决不让你这身份不明的人乱用我的身体。”

        原来是徐植残存的意识。

        “本少爷跟你说,绝不能离婚,常夏是我女人,我绝对不会把她让给任何人!”“如果你想驾驭我的身体,最好配合我。”

        我又想起瞿董和方大师,想起5年期限……

        看来眼下只能配合这个大喊大叫的男人,不然要办好那件事就寸步难行了。

        “好,我可以听你的不同意离婚,但是你老婆那边……”

        “她你不用管。”徐植打断我,“总之你就做好态度,绝不离婚就是了。坚决不离结果还是离了的话我也不会怪你。”

        既然如此,

        我回复了常夏的微信:“我不同意!”

        “那就法庭见吧。”常夏也回。

        “唉”,我听到了微不可闻的叹息声,是徐植,这花花公子对老婆倒挺深情。

        “徐植,现在我倆共用一个身体,你最好告诉我你的一些主要事情,不然我不好做事,还有控制你的荷尔蒙和变化,这是你第二次被打进医院了。”

        “第一次又不赖我。”徐植很不服气,“见到美女微微一笠,这不是对美貌的尊重吗?”

        “你这是啥道理?”

        “别废话,我的意识微弱,要凝聚两个月才能出现一天,一天出现时间累计不能超过一个小时。”

        “你有什么想问的赶紧问,不要浪费时间,看在你配合我不同意离婚的份上,我会好好回答。”

        接下来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就一直在了解徐植的过往。

        聊完后,再叫徐植,果然没有回音了。

        不过徐植的事情知道了不少,心里踏实了很多,有些事也不怕不知道怎么应对了。

        现在最不好的就是,有地方还是一直隐隐作痛。

        刚徐植好像说起有个好兄弟是很有名的男科医生,真是瞌睡来了枕头。

        徐植还说他平时比较忙,要见他可不容易,我赶紧拿出手机,找到“梁泽”的联系方式,打过去。

        不得不说这真是好哥们,推了手上的大客户给同事,自己就赶过来看我了。

        “之前忙到飞起,一直没机会来看你,没想到你又受伤了。”梁泽一见面就说。

        深框眼镜,黑裤白衬衫,面如冠玉。

        没想到徐植这种纨绔子弟有个这么儒雅的好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