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 恐怖灵异 - 一周目救世勇者,二周目穿越魔王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王,在下有正确解读您的旨意吗?

第十三章王,在下有正确解读您的旨意吗?

        【距离魔族降临,还剩...

        ——7小时27分18秒】

        赫尔克里的大块头挺拔无比,认真的脸上没有半分玩笑意思。

        他和其他使徒不一样。

        大恶魔崇尚武力,被廖宇用绝对力量征服后,赫尔克里就愿意相信廖宇的一切,哪怕是再荒谬的想法。

        毕竟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赫尔克里相信,新魔王那摧枯拉朽的恐怖实力,能为他们扫清任何障碍。

        大恶魔投出的这一票赞成,不仅让艾琳娜气得不行,把邪魔古洛丹也气得够呛,觉得赫尔克里抢了他的角色。

        而第二个对廖宇如此“荒谬”决定也投出赞成票的,是腐魔爱丽丝。

        “战争...嘻嘻...马上...开始战争...”

        “这样就会...有尸体...爱丽丝最喜欢的尸体...很多很多的尸体...用不完的...尸体...”

        “喜欢...好喜欢...爱丽丝喜欢王...爱丽丝...也...迫不及待了...嘻嘻...”

        座位上的腐魔,挥动着手中染血屠刀。

        应该是以此表达对廖宇的欢喜。

        她那由烂肉和尸块堆积成的大肚子,跟着爱丽丝亢奋的动作也一颤一颤。

        她那被缝缝补补,像是由各种肉块拼接成的脸,对廖宇咧嘴“嘻嘻”笑着,瞧那天真烂漫的可爱样子,好似一个被父母告知,今晚就要出发去游乐园的高兴小女孩。

        一个几百公斤重的小女孩。

        “爱丽丝,闭嘴!这不是你任性的地方!”艾琳娜当即斥责下方的腐魔。

        魅魔应该算是在雌性使徒中的头儿。

        尤其是在魔王降临后,

        艾琳娜的地位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因此被包含在”雌性使徒”中的腐魔,不禁缩了缩头,嘴里委屈嘟囔道:“艾琳娜...凶凶...好...可怕怕...”

        不过也仅限嘟囔几句后,就老老实实不再说话了。

        “王,就算我们有了足够的虚空通道,可这些新通道,尚未被达达亚进行加固,贸然穿梭的风险很大,里面的空间乱流,会对我军造成极高的损失率,这些损失完全是可以避免的!您,您要体谅下乌拉拉!育魔繁衍出这些军队,十分不容易!”

        见都有三张赞成票了,艾琳娜更加着急。

        她和邪魔古洛丹不一样。

        邪魔为了自保,为了讨好,是无脑在拍廖宇马屁,可魅魔是真心对廖宇好,是在为整个魔族考虑,所以该劝阻的时候一定还是要劝阻。

        “王,艾琳娜说的有道理。”术魔达达亚开口了,他给了廖宇进一步的详细数据。

        “我预估这些原生通道的穿梭损失率,在15%上下浮动,若今晚就让军队通行,我们尚未与人类交锋,便会先损失十几万军队。”

        “这个数量换成时间,是乌拉拉的产房,要几十年才能再产出来的魔族数量。”

        术魔话后,同作为“雌性使徒”成员之一的乌拉拉,在魅魔艾琳娜的暗示下,也立马挥动触手,向廖宇发出“乌拉...”,“乌拉乌拉...”的悲鸣声来表态。

        育魔,魔族的产房,是生产类型的兵种。

        所以对于乌拉拉来说,即便是低阶魔族也跟她的孩子一般,一下白白失去十几万孩子,乌拉拉非常心疼和不舍。

        不过这时候,一直没找到机会开口的邪魔,古洛丹终于有精神了。

        “王,我们邪魔一族愿意牺牲自己,换来辅助术魔,大大加快坚固通道的速度!”

        邪魔的提议产生了新转机。

        达达亚一向就事论事。

        他在古洛丹话后,略微沉思,像是在计算,很快点了点头肯定道:

        “如果用邪魔的精魄作为辅助...嗯,应该确实能在今晚内就完成加固,将军队的穿梭损失率,降低在3%以下,只不过...”

        精魄是邪魔死后才能产出的,并且产率很低。

        古洛丹清楚术魔的意思,他一咬牙高声道:“能为王的计划铺路,是我们邪魔一族的荣幸!”

        这下连最后的问题也解决了。

        今夜之后,百万魔军就会降临世界,从被放逐的混沌裂隙中重返大陆,似乎已成定局。

        刀魔阿帕德见状,也不再沉默,起身表态道:

        “王,如若您决心已定,请允许由我带队,将刀魔一族最后的七位高阶刀魔,一同作为吾族先锋,提前刺杀人类中的强者,政要,军官,以此可大大规避吾族战损,为王与吾族的胜利,奠定基础。”

        刀魔小队。

        廖宇十分熟悉。

        在游戏的一周目里,刀魔一族的战功赫赫,有不知道多少个人类指挥官,天之骄子,乃至到一国之君,最终都丧命在了刀魔的锋刃下。

        廖宇没想到千年过去了,刀魔一族居然还剩下七位高阶刀魔。

        要知道,一位高阶刀魔就相当于人类中,至少是点亮了“五塑”以上的命轨,七十级左右的强者了,大概相当于一派宗师,学院院长,一只军团级部队的高阶指挥官。

        这还没完。

        刀魔话后赫尔克里摇了摇头。

        大恶魔魁梧身躯站起,向廖宇发出雄厚声音。

        “王,先锋军的职责还是交给吾族吧,大恶魔军团虽只剩三位高阶恶魔,但吾族仍保留了超过五十余位的中阶恶魔。”

        “在突袭之下,大恶魔军团能助吾族,以最快速度在人类回神过来前,为王拿下最多的城池战果。”

        廖宇很清楚,赫尔克里这些话,完全没有丝毫吹嘘的成分在。

        如果说上面的刀魔小队,是所有人类高层的噩梦。

        那现在的大恶魔军团就是所有人类士兵们的噩梦。

        大恶魔是魔族所有种族里,单体战斗力,毋庸置疑的第一。

        哪怕是最低阶的大恶魔,也有50级。

        作为对比。

        人类中的“万夫战士长”大约是40级左右。

        光辉圣教的“大主教“是55级左右。

        而就算双方都是同级之下,除非是人类中的绝代天骄,否则大恶魔通常都要比人类高出1.5-2倍区间的属性值,尤其是体质方面。

        可以说,大恶魔是纯粹的战争机器。

        就好像在农耕社会的现代坦克一样。

        三位高阶,五十余位中阶,相比一周目全胜时期的大恶魔一族,确实缩水了不少。

        但再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这仍是可以横扫任何一个人类中小国度的恐怖力量。

        没错。

        赫尔克里这里还说保守了。

        哪里是为廖宇多占下几个人类城池。

        应该说是,多占下几个国家了才对。

        负责军方的阿帕德和赫尔克里,已经在商讨出战的兵种顺序,准备清点部队去了。

        之后,不甘示弱的腐魔爱丽丝,在会议上还同样向廖宇展示了她制造的瘟疫,术魔达达亚则拿出了许多个专门对人类有极大杀伤力的魔法卷轴。

        王位上,廖宇并未说话,也并未阻止这些使徒们,只是默默听着,以此正好来快速了解,千年后魔族还剩下的实力。

        越是了解,廖宇就越心沉。

        无论是百万魔军。

        是阿帕德提出的刺杀政要的刀魔小组,还是赫尔克里准备暴力突破的大恶魔先锋军...

        是腐魔拿出的,能兵不见血刃就摧毁数座坚固堡垒的尸毒瘟疫,还是术魔那经过千年钻研后,更加恐怖精湛的对人类特攻魔法...

        魔族千年后的实力,和他之前想象中的有很大出入,虽然是落魄,可完全没到日薄西山的地步,仍有一战之力。

        自己确实必须要离开混沌裂隙,而且越快越好,因为这样才能有发育的机会。

        可廖宇不希望魔族大军也跟着他离开,在自己没有成长起来前,这样风险极大的魔族力量,还是继续留在混沌裂缝里才好。

        这可不简单。

        廖宇虽然心底想好了该如何说服这些使徒们,但这个头不能由他来起,需要换个人...不,魔。

        换个...

        能“领悟”自己的魔族使徒,

        廖宇最终把视线放在了智魔身上,也是下方在热议着反攻的使徒们中,唯一一直没开口说话,保持沉默的使徒。

        感受到廖宇视线,莱昂这才仿佛确认了什么。

        只见他对着廖宇点了点头。

        仿佛他们之间,虽并未言语,但早已心有灵犀。

        之后的智魔从座位上起身,莱昂朗声打破了议会的商讨。

        “诸位,停下吧。”

        “在错误的方向上商讨再多,也只是白白浪费精力的无用功,我想…你们都误解了王。”

        如果说魅魔是雌性使徒中的头儿。

        那智魔应该就是所有使徒中,话语权最重的了。

        莱昂一开口,其他的使徒们都纷纷自觉安静下来,用疑惑不解地神情,等着智魔接下来的话。

        “首先,我也赞成王今晚就离开混沌裂隙的决定。”

        智魔先表态。

        可紧接着,他再继续道:“不过我认为,王这里的离开,并非是指要大张旗鼓地与人类正式开战。”

        “相反,我们的离开,要做到销声匿迹,要低调,要把我们从混沌裂隙带出的动静,尽可能压低到最小。”

        莱昂话后第一个反驳的是赫尔克里。

        作为军队统领的大恶魔直言道:“莱昂,吾不理解,不是所有魔族都能如刀魔和影魔那般隐匿,汝的想法太过困难,根本不可能实现。”

        “确实。”

        “所以我们今晚的行动,不会带上任何一只魔族军队。”莱昂没反驳,而是点了点头,就势说出了重点。

        此话一出,不少使徒们都眉头紧皱,一副难以理解的样子。

        对于魔族来说,他们已经习惯了一路平推,这种从先祖就传承下来的进攻方式。

        不带军队...

        那还叫什么反攻?还反攻了个什么?

        唯有智魔,将目光重新投向了王座上的廖宇。

        廖宇虽然内心高兴。

        智魔果然没让他失望。

        但明面上,还是得维持下高冷的魔王形象,这样也方便执行他的策略,言多必失,自己尽量少说话,让下属多发言。

        “继续说。”

        简单三个字。

        廖宇只是略微点头示意。

        但这对于莱昂来讲,就已经是来自魔王的最好鼓励和肯定了。

        接下来的智魔,声音都更自信和沉着了几分。

        “诸位,自从千年前的失败后,我就一直在反思,尝试从我们的失败中总结教训,最终我得出了一个结论。”

        “自大,我们魔族太自大了。”

        “我们认为自己可以摧枯拉朽的毁灭一切,认为区区人类的抵抗,不过就是挠痒痒而已,在我们的魔族大军前,任何的把戏都是无用功。”

        “然而事实证明,我们错了,也正因为我们一直以来的成功,才让我们失去了最重要的,让我们失去了策略的能力。”

        智魔露出悔过和叹息之色。

        “试想一下,假若千年前的我们,能在进攻前,提前抓几个人类给腐魔研究,提前有了现在的瘟疫,那当初那些,令我们头痛的人类堡垒,是否就不攻自破了?”

        “假若我们能在进攻前,先暗中抓一批人类法师给术魔,那令我们损伤惨重的人类魔法,是否也迎刃而解了?”

        “甚至,假若我们在入侵前,能掌握那位天命之子的讯息,在其尚未成长起来前,便派出影魔和刀魔将其扼杀,那失去了救世主的人类,还有任何与我们抗衡的资本吗?还会威胁到先王吗?”

        智魔的一句句都尖锐无比。

        说得让许多使徒都低下了头。

        尤其是最后关于天命之子。

        艾琳娜的反应最大,抿住嘴唇,双手死死攥拳。

        见大家都沉默了,莱昂才最终深吸一口气,缓缓总结道:

        “诸位,如今的我们早已不复往日的辉煌,我们需要承认魔族的没落,也正因如此,我们才更加不能鲁莽,不能莽撞,不能再一味地沿用传统的方式了。”

        “我们需要情报,需要先摸清楚,在那场战争后,历经了千年的人类,如今已经恢复和发展到了怎样的地步?“

        “有哪些国家,哪些强者需要我们注意?会不会再出现一个当初的天命之子?”

        “在没有弄清楚这些之前,我不赞成任何形式的进攻,我们身处暗处,人类不知道,甚至是遗忘了我们的存在,才是我们最大的优势,而过早的进攻,只会将其白白浪费。”

        智魔的这一番话,让王座上的廖宇听得都心里不停点头。

        换他来,也会从这个角度切入。

        莱昂的发言来到尾声。

        智魔最后向其他使徒们,说明总结道:“所以我认为,王的旨意是...在今晚,只由我等一众使徒们穿梭通道,前往人类大陆。”

        “这是一项长期的潜伏计划,我们需要在人类国度里扎根下来,全力渗透进人类社会,搜集人类情报,等我们真正掌控了人类的全部后,再发动正式进攻,以雷霆之势,一举碾压人类,这才是真正的弥补千年之恨,重现吾族辉煌之法!”

        越说到结尾的莱昂,声音越坚定和确凿。

        作为证明。

        最后的智魔转身,恭敬朝上方王位的廖宇道:“王,请问在下....有正确解读您的旨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