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 恐怖灵异 - 一周目救世勇者,二周目穿越魔王在线阅读 - 第六章下次还填非常简单

第六章下次还填非常简单

        大恶魔赫尔克里被击飞出去。

        祭坛台上只剩下了刀魔阿帕德一个。

        当廖宇望过来时,阿帕德倒也干净利索,直接举起双手刀刃,做出投降动作。

        “我认输。”

        不是单纯的认输。

        阿帕德很快还为他的放弃战斗,而向廖宇,更是也向周围的其他使徒们做出解释。

        “连我的刀刃都无法破开王的防御,那再打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刀魔是魔族的刺客。

        而令刺客最绝望的就是硬壳,是坚如磐石的防御。

        刚刚廖宇给阿帕德的感觉就是如此。

        刀魔的视线,放到了廖宇的腰部位置。

        那是他从背后进行了一次成功偷袭的地方。

        可那里,除了从破裂开的衣襟,能说明确实有遭受攻击外,并没出现任何血迹。

        也不能说任何吧,其实是有个血痕的,但这相比那些,正常来讲,刀魔出手,不说让敌人开肠破肚,至少也得血如泉涌的伤口,简直微不足道。

        更别提,阿帕德再看向廖宇刚刚弹灰尘的手,那可是直接握住了自己的刀刃。

        连以体质强度著称的大恶魔赫尔克里,都不敢说用空手去攥他的利刃,可魔王做到了。

        而且...

        双手毫发无损。

        这足以证明,魔王不单单有能证明硬碰硬,然后击飞赫尔克里的强大力量,更还有极为恐怖的体质和防御。

        这场战斗,的确没有再打下去的必要了。

        阿帕德的话还没说完。

        因为王在战斗前还特意强调过,要让他们全力以赴。

        阿帕德作为使徒之一,自然也是有领域技能的。

        不过刀魔作为刺客,其领域的展开,肯定不像是大恶魔赫尔克里那样张扬和显眼,阿帕德的领域非常隐秘,只有他一人知晓。

        “在王击退赫尔克里后,我第一时间也对王展开了领域。”

        “可我在王背后看到的...”

        阿帕德说到这里停顿了下。

        紧接着,这是在场的其他使徒们,第一次从刀魔的眼神中,看到了名为畏惧的神色。

        “在王背后的亡魂数量...我前所未见。”

        “那是一片,冥海。”

        阿帕德努力回忆着,当他对廖宇尝试使用领域时,那刹那间所展露出的虚影。

        他的规则之力,是根据双方杀戮数量,来提升攻击力。

        作为刀魔的他不知有多少刀下亡魂。

        其中更不乏一些强者之魂。

        这些亡者之魂,被领域的规则之力凝聚起来,组成一条又一条的灵魂之溪,最终汇集成了在阿帕德背后,一条浩浩荡荡的湍流冥河。

        这些是其他几位使徒也都知道的。

        他们彼此之间,像领域技能这样重要的能力,还是各自了解的。

        正因如此。

        当他们听到了,阿帕德向廖宇施展领域后,竟然用“冥海”一词来形容,才惊异无比。

        在他们新魔王的身上,到底是得有多少亡魂性命,才能连“河”都远远承载不起,必须要用“海”这个更高量级来形容。

        不...

        他们早应该能猜到的。

        从大恶魔赫尔克里的领域释放后,新魔王背后的那片恶之花海,就该能想到了!

        说实话。

        对面的廖宇听完阿帕德的话后,自己都有点惊讶。

        原来刀魔也展开领域了。

        不过阿帕德看样子,就是试探下自己便立刻戛然而止,给收回去了。

        所以...

        看起来,虽然面板上没有显示,但自己在游戏中为了练等级,挂机疯狂刷怪的那些记录数据,应该是也被继承过来了。

        甚至廖宇心中还有一个大胆猜测。

        有没有一种可能,刀魔看到的自己背后的亡者之海,那么多的亡魂,不单单是他在《坠魔》这一款游戏上刷的怪。

        而是自己...作为“廖宇”的整个人,整个游戏生涯呢?

        那这就更能解释,为什么会达到“海”这个夸张量级了。

        要知道《坠魔》是一款rpg养成游戏,所以真论刷怪的话,跟廖宇曾玩过的那些,动不动就是指挥几百万,乃至一个星球的军队去征战的某策略游戏来说,简直不值一提。

        至于论不当人的作恶,那更是不值一...呃,咳咳!

        廖宇现在突然也有点理解,自己上亿的这样跟开了修改器一样的罪恶值,是怎么来的了。

        不管怎么说。

        自己的二周目开局,按游戏里来讲,算是”序章“吧?应该是尘埃落定了。

        这一拳打出去的。

        非常漂亮。

        “第六使徒,邪魔古洛丹,向王献上忠诚,愿意为王,为魔族的复兴,竭尽全力!任由差遣!”

        当初最先跳出来质疑廖宇的是古洛丹。

        而现在,最先来带头,当第一个宣布给廖宇“献上忠诚”的使徒也是他。

        可以说是很邪魔了。

        古洛丹屈膝半跪在地,将他的头颅朝着廖宇的方向低垂,同时伸出一只手,这是魔族非常传统的效忠表态。

        接下来,作为魔王的廖宇,只需要走过去,接过古洛丹的手,把他拽起来就算是接受效忠。

        廖宇迈开步子,从祭坛上下来。

        他走向古洛丹。

        邪魔听着廖宇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紧张盯着地面的他,心底暗松了口气,只要廖宇愿意接受就好。

        毕竟他怎么说也是使徒,之前的质疑魔王,说到底也是为了魔族好,是保险手段,这不,没他的质疑,魔王也不会来刚才那一出,能在全魔族前拉满威严。

        这么安慰下,古洛丹甚至还安心了起来。

        只可惜。

        他这股安心没能持续太久,便以极快速度,化为了惊慌失措。

        原因很简单。

        廖宇的确是朝着古洛丹走的。

        只不过...

        当廖宇来到邪魔面前时,却没停下脚步,而是径直传过去了,连顿一下都没有。

        廖宇的最终目的地,是被他打飞出去的大恶魔,赫尔克里。

        此时的大恶魔,早已从远处的岩石碎块中,重新回来了,当发现廖宇的目标,不是古洛丹,而是自己时,赫尔克里连忙也屈膝半跪。

        “身体,没大碍吧?”

        面对廖宇的询问关心,赫尔克里顿时受宠若惊。

        大恶魔壮硕的身躯,现在又是恭维又是再低垂头颅几分,好像努力要比廖宇矮一点,倒显得有几分小可爱。

        “王能赐予伤痕,是吾的荣幸!”

        “请王放心,吾随时可以继续征战,伴王左右!为吾王效命!”

        “好!”

        “第七使徒,赫尔克里,我接受你的效忠。”廖宇身处手掌,放在了大恶魔朝自己伸过来的掌心上。

        虽然廖宇的手掌,跟像是个巨人意义的大恶魔比起来,有点太迷你的感觉,可赫尔克里没有丝毫不敬,甚至是宽厚的手掌,在因此颤抖。

        他得到廖宇的接受后,站起身来,向廖宇再发出坚定不移的宣言。

        “必为吾王鞠躬尽瘁!”

        好家伙。

        就差前面再加个臣了。

        廖宇心底吐槽,现在赫尔克里跟游戏里一样,明明是偏西幻的背景,却时不时总能蹦出些经典古句,他当初玩的时候就在吐槽,这游戏里缝合的要素太多了。

        赫尔克里的效忠后,廖宇来到了刀魔阿帕德跟前。

        还是一样的流程。

        不过历届魔王,都没有一个说把手也放到刀魔的手上,毕竟刀魔没有手,全是特化的利刃,可廖宇不同。

        他应该说是第一个,真正用手,再次空手接白刃,把刀魔给半跪的地上给拉起来的。

        这个举动,无疑是让本来就臣服的阿帕德,再次感到了无限的尊重和重视,当即对廖宇,毫无保留地也献上了忠诚。

        刀魔之后,下一个是魅魔。

        随着廖宇的走近,艾琳娜的心砰砰直跳。

        她明面上好像还要装一装,毕竟是这么重要的效忠场合,身为使徒的她得正规点,可实际上从魅魔背后在疯狂摇摆的尾巴,就已经暴露了,艾琳娜此刻沸腾的内心。

        而廖宇对这个自己唯一的死忠粉,从始自重,哪怕他没展露力量,也一直在维护自己的年轻魅魔,廖宇当然也给予了更多的关怀。

        廖宇不仅把手,更加温柔地放到了魅魔手上,在将半跪的艾琳娜拉起来后,甚至还冲魅魔笑了笑,轻声开口道:

        “谢谢你,艾琳娜。”

        魔王的笑对于魅魔来说,就是最好的催化剂。

        本来艾琳娜就对廖宇有特殊滤镜。

        现在就是这短短一句感谢,就差点没让魅魔颅内高潮,直接升天。

        看得出艾琳娜确实非常非常亢奋和激动。

        浑身都在打颤。

        甚至还加紧了些双腿。

        望向廖宇的深情眸子宛若出水。

        “不不不,王,我...我...”艾琳娜在廖宇面前语无伦次,哪里是魅魔,更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

        廖宇一抬手。

        示意魅魔不用多说。

        再次展现出了无比温柔一面,

        至少在艾琳娜眼中是这样的。

        之后的廖宇,下一个走过去的是智魔,莱昂。

        相比前面三者,廖宇没说话,接过莱昂的手,将智魔拉起来后,只是对着莱昂点了点头。

        毕竟莱昂也是参加仪式,召唤自己的四位使徒之一。

        廖宇还是给点应有的态度。

        而至于,接下来的几位嘛...

        廖宇转身,把目光放到了还在屈膝半跪,等着他接受效忠的剩下几使徒。

        根据廖宇对魔族的了解,他先是走到了影魔希尔和育魔乌拉拉跟前。

        这两位不来参加仪式倒情有可原。

        一个是魔族护卫,另一个相当于魔族母巢。

        如今魔族形势落魄,抽不开身,可以理解。

        不过廖宇仍没有像前面四使徒那样,还伸手去拉她们,只是冲她们点了点头。

        接下来是术魔达达亚以及腐魔爱丽丝。

        这两位,廖宇连点头都没有,就是一句平平淡淡的“起来吧”便结束。

        像腐魔这种,全身都是烂肉爬满蛆虫,廖宇不愿意拿手去碰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他做出的一种无声责罚。

        我,不满意你们前面的态度。

        日后怎么样,你们自己看着办。

        廖宇差不多传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至于最后嘛。

        剩下的八位使徒,无论是被廖宇认真对待的,还是被廖宇简略应付的,至少都站起来了。

        在现场的,唯独还屈膝半跪着的,没能得到廖宇接受的,就是邪魔古洛丹了。

        怎么说呢。

        现在的古洛丹内心完全可以用“煎熬”来形容。

        他错估了。

        完全错估他们的这位新魔王了。

        古洛丹虽然低头跪着,可余光还是有在偷偷看廖宇前面的接受使徒,自然也能看出,他们的这位新魔王哪里是不计前嫌,简直是...

        太记前嫌了!

        幸亏古洛丹全身是绷带,不然现在的邪魔,肯定已经是冷汗直冒,汗流浃背了。

        尤其是现在。

        所有使徒都起身了,大家的目光,都跟随着廖宇,集中在了邪魔身上,还有在下方那都在望着仪式的百万魔军们。

        古洛丹现在就是...

        压力山大。

        如果给古洛丹一个穿越到过去的机会,他一定把那个不屑召唤仪式,还挑衅廖宇的自己,给抽筋扒皮了。

        可惜,没有后悔药。

        现在什么都晚了。

        古洛丹一咬牙,当机立断,邪魔有一点好,就是识时务,他立刻发动自身领域技能,在周身升起了一团团绿色邪恶能量。

        不是所有的领域都是增幅,也有领域的规则是削弱,比如古洛丹的。

        邪魔的强项是精神方面,其领域也能有抽离灵魂这样的强大能力,而现在古洛丹的领域作用对象,竟然是自己。

        只见许多凄惨的绿芒从古洛丹的七窍中射出,邪魔发出了一声痛苦哀嚎后,这些从他体内外溢出的绿芒,最终凝聚成了一个翡翠精魄。

        像是大病一场,变得虚弱无比的古洛丹,伸出手,颤颤巍巍将这团绿色精魄,朝着廖宇递去。

        “王...我为我先前的愚蠢行为,深感惶恐,请王...务必收下这枚魂之石,希望能奉献微薄之力,助王的力量,更上一层!”

        啧啧。

        廖宇看到这枚古洛丹献上的精魄,不禁心里咂嘴了下。

        他当然认得这玩意。

        游戏里得杀上百个邪魔,都不一定能掉落的超稀有道具。

        魂之石是为数不多,能大幅提升“精神力”属性的道具。

        不过对于廖宇来说魂之石更大的用处,还是把它当成关键素材,来合成另一样传说级道具——技能复制卷轴。

        看来古洛丹,为了给自己赔礼道歉,确实是下血本了。

        说实话。

        廖宇游戏里时,在九大使徒里,最讨厌的就是这位,他很想能直接在这里把古洛丹给灭了,但毕竟现在他身为新魔王,还有其他八使徒在,这明显不现实。

        收下个魂之石,也算是满足廖宇的预期了吧。

        见廖宇拿走了自己的奉献之物,古洛丹这才彻底松了口气,连忙拖着虚弱的身子也站起来,乖乖回到了使徒列队,站在廖宇的背后。

        就这样。

        九位恐怖的魔族使徒,如今全部效忠臣服,恭敬地摆列于廖宇左右,拥护着他们的新王。

        当廖宇来到祭坛所处的山巅之上,俯视看向下方盆地的百万魔军时,魔族们跟着发出了更加震耳欲聋的咆哮和嘶吼。

        廖宇以一敌二,还是大恶魔和刀魔这样魔族的绝对强者,已经用力量征服了这些下层魔族们,赢得了他们的绝对忠诚和崇敬。

        廖宇仅仅是抬手的一个动作,黑压压一片的躁动魔族大军们,仿佛让地面都能发出颤动。

        原来...

        当王的感觉,是这样啊。

        所以...就这?

        下次还填非常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