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 恐怖灵异 - 一周目救世勇者,二周目穿越魔王在线阅读 - 第五章魔王之威

第五章魔王之威

        什,什么——!?

        不光是艾琳娜,在场的其他所有使徒们,也都怀疑自己的耳朵。

        他们的新魔王不是要换对象?

        而是...要刀魔和大恶魔两位使徒,一起与他战斗?

        智魔莱昂这里微微皱了下眉头。

        术魔达达亚把总算把注意力从手中的卷轴书籍力移开,乌鸦面具下的他,首次向廖宇投去了感兴趣的目光。

        育魔乌拉拉兴奋地挥舞着触手,像是在给廖宇这位口出狂言的新魔王加油,腐魔爱丽丝拍打着肚皮上的烂肉,咧嘴笑着,仿佛期待着厮杀能惨烈些。

        影魔希尔倒是没多大变化,隐藏在斗篷的阴影下一言不发。

        反应最大的,还是魅魔艾琳娜。

        “王,不可!”艾琳娜焦急地直接喊了出来。

        之后的魅魔像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稍微平复了些,但口中非常急切的劝阻仍没停下。

        “您刚降临,身体还没有适应,不宜进行过于激烈的战斗,艾琳娜恳请王能收回前言,与阿帕德一魔交手,便足以向所有魔族展示您的力量!”

        艾琳娜给了廖宇一个台阶。

        之后的她,还不忘朝着刀魔和大恶魔的方向,狠狠瞪了一眼。

        意思就是让他们俩也表示下。

        赫尔克里有点犹豫。

        阿帕德倒是很快上前一步,随着魅魔后面,也朝着台上的廖宇道:

        “王,我认为艾琳娜说的没错,您的身体比任何都重要。”

        “我理解您想要鼓舞激励大家的心情,所以...王,我提议,由我先与王交手,若王之后仍有余力,那么再由赫尔克里上台。”

        阿帕德这个提议算是比较中肯的了。

        魅魔听完连忙附和。

        先由比较懂分寸的刀魔,上去试探一下王,如果王应付吃力,那么便就此收场,假若王真有那么碾压的力量,再让赫尔克里上场也不迟。

        艾琳娜可以接受这个提议。

        但廖宇...

        廖宇完全不能接受!

        自己能狐假虎威下的最大底气就是赫尔克里,你让大恶魔先下场,那他还玩什么!

        刀魔阿帕德也有领域技能。

        可刀魔的【亡者之河】是根据双方在过去曾有过的“杀戮数量”来计算的。

        廖宇虽然在游戏里也刷过不知多少怪,但这在面板中没有明确数值显示,所以廖宇不太敢赌,这项数值有没有继承过来。

        而且就算继承了,刀魔是攻击特化,领域给加的数值,不像是赫尔克里那样是三维全面提升,阿帕德只会增加暴击爆伤,还有攻击力,至于体质,生命值,防御力什么的,统统没有。

        因此,廖宇对刀魔的提议视而不见。

        他也没开口否决。

        说的话越少,破绽就越少。

        廖宇不做任何言语。

        就这么静静继续站在台上。

        他相信台下的使徒们,自然能翻译过来。

        确实。

        刀魔和魅魔对视一眼,虽然魔王沉默,但这就是最好的表态了,显然王拒绝了他们,甚至强势到,都不愿意跟他们多说一句。

        此刻的无声沉默,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极大的压迫感。

        王在催促着他们赶紧上台。

        “阿帕德!赫尔克里!怎么?难道王的意思还不够吗!你们还要让我们尊敬的王,让下面百万的魔族同胞们,等你们多久!?”

        被廖宇之前呛了一顿的邪魔古洛丹,这时候开口了。

        看似是变成廖宇这边的了,在替廖宇说话,可实际从魅魔艾琳娜愤怒的眼神就能看出,古洛丹完全就是在拱火,在火上浇油。

        邪魔厉声质问后,赫尔克里最先动的,他不再犹豫,一个大跨步就走上台去。

        好!

        很好!

        廖宇冲着面前比自己高了好几倍的大恶魔,满意点头。

        之后的他,再把视线放到刀魔身上后,阿帕德见状也只能对魅魔投去抱歉眼神,接着也一个翻越,来到了祭坛之上,和大恶魔肩并肩,正对着廖宇。

        “你...你们!”

        “但凡魔王出了任何意外,我绝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个!!”

        艾琳娜见事态已经无法阻止,只能发出这样撕心揭底的威胁警告。

        瞧魅魔对自己关切的样子。

        和其他八位使徒形成鲜明对比。

        廖宇心底说不感动那肯定是假的。

        她真的。

        我哭死!

        感动过后,廖宇收拾情绪,集中全部注意力,放到这场能否扭转局势,改变地狱开局的关键之战上。

        而赫尔克里和阿帕德,面对新魔王,也是压力很大,无比认真,两位魔族中战力分别第一第二的使徒,全都摆好了战斗姿态。

        祭坛上的气氛瞬间就紧张起来。

        大战,一触即发。

        一触即发。

        一触即...

        一触...

        不是啊!

        领域呢?

        赫尔克里你倒是把领域给我打开啊!

        对面的刀魔和大恶魔,因为本来就占据人数优势,所以不好意思再先手了,都等着廖宇行动呢。

        这让廖宇有点绷不住。

        再这样僵持下去就太诡异了。

        廖宇被迫开口。

        “你们,就是这么全力以赴的吗?”

        “拿出你们的全部力量。”

        “我希望此战之后,不会再有使徒,在如今艰苦的环境下,仍还要质疑我,反抗我,违背我。”

        廖宇表达的意思很简单。

        我不满意你们这些使徒的态度。

        我要立威!

        要今后的魔族是作为魔王的我,一言堂!

        而魔族是力量至上。

        是实力至上。

        你们现在表现出越强大的力量,对我来说就越高兴,越有帮助!

        总结一句话。

        动真格,别放水!

        “是吾失敬了。”赫尔克里立马道歉。

        确实,对于武者来说,对于厮杀来说,还等着别人先手袭击,就是一种不敬!

        王说的没错。

        大恶魔不再有所保留,他本就褐红色的皮肤,现在仿佛燃烧起来,膨胀的肌肉里,恶魔之血如同在沸腾。

        以赫尔克里为中心,祭坛周围的环境也跟着受到影响,开始在空气中,不断折射出一些血红影像。

        那是哀嚎的悲者,是受扭曲的苦者。

        那是不甘的亡者,是被践踏的弱者。

        是千千万万,在大恶魔赫尔克里的一生为魔族征战中,所凝聚的恶意,所收集到的他人怨恨。

        而如今,这些负面情绪,化为了赫尔克里的力量,化为了大恶魔的武器。

        化为了在祭坛上,一朵朵血之花。

        领域。

        恶意绽放。

        含苞待放的虚幻血花,覆盖了祭坛。

        覆盖了廖宇和赫尔克里。

        而接下来,领域将开始判定,根据双方身上的恶意,来绽放各自脚下的花朵。

        花朵绽放得越多,就代表恶意越强。

        拥有越多的血之花在领域内,就能得到越强的力量增幅。

        赫尔克里的脚下,足足盛开了十七朵。

        为他带来了近乎一倍的力量增强。

        这让本就恐怖的大恶魔,在狰狞肌肉上,迅速爬满了更多血纹,鼻间吐出的热气,都仿佛有着骇人魔力。

        台下艾琳娜在这幕下,快要被气晕过去了。

        熟悉大恶魔的她,清楚赫尔克里是真的没半点留手。

        这就是对方的最强形态。

        连曾经那位人类的救世主,天命之子都要退避三分的终极恶魔形态。

        开局领域,以示敬意!?

        赫尔克里你个憨*——脑子!

        艾琳娜心里怒喷大恶魔是其次。

        她,以及台下的剩下六位使徒,更包含台上的刀魔和大恶魔,现在视线都集中在了,另一位身上。

        廖宇。

        他们的魔王。

        其实被赫尔克里的领域包裹后,看对方脚下血之花的绽放数量,就差不多能知道战斗结果了。

        二十朵?

        艾琳娜不禁幻想。

        十五朵也行!再,再不济十朵,增幅给王增幅半倍的力量吧!

        然而。

        都不是。

        在场的每个使徒都猜错了。

        现在廖宇脚下的血之花,不能用几朵来形容。

        因为...

        那是一片,花海。

        【廖宇】

        【种族:人类】

        【命轨:魔王】

        【副命轨:无】

        【力量:2657(1+2656】

        【体质:4740(1+4739)】

        【精神力:2442(1+2441)】

        【技巧精湛:780(1+779)】

        【术法威力:500(1+499)】

        【幸运值:1】

        【罪恶值:103692498】

        【当前佩戴称号:十恶不赦】

        【当前状态:罪恶领域】

        (罪恶领域:根据罪恶值获得属性提升)

        在游戏中,力量属性决定攻击力和防御力。

        体质属性决定生命值和生命恢复速度。

        精神力决定魔力水平。

        技巧精湛是与暴击爆伤相关,术法威力相当于魔法强度。

        廖宇清楚记得,自己游戏通关时的角色属性,各项大约平均在1500左右。

        而眼下...

        光是恐怖近五千多体质属性,换算成血量的话,都得上百万了。

        更别提两千多的力量属性,带来了多少的攻击和防御力。

        爽!

        好爽!

        游戏中的廖宇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数值强度党,光是自己这个属性面板摆在这里,就足以让廖宇兴奋不已了。

        虽然现在的他是个白板吧,没有任何技能。

        但...

        又如何?

        吼!

        不远处的赫尔克里大吼一声,即便面对血之花海里的廖宇,大恶魔也没半分畏惧,更不退缩。

        他贯彻了向廖宇要”全力以赴“的承诺,恶魔之躯火力全开,沸腾的血液凝聚在双拳,庞大的身躯转瞬间就化作一道残影,朝着廖宇一拳轰来。

        来的好!

        游戏中面板只是一串数据,可在这里,廖宇实打实的感受到了,身体力量的提升。

        他全身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感,他的感官感知,亦然得到增强,大恶魔赫尔克里冲刺而来的身躯,在廖宇眼中,如同被慢放。

        那么,普通一拳!

        廖宇没有技能,也只是个普通人,不会什么战斗招式,相比赫尔克里那燃烧着恶魔之血,泛着猩红光芒的拳头,廖宇也对着挥出一拳,很朴实无华的一拳。

        刹那间。

        两个拳头撞在一起。

        冲击的气流呼啸朝着场外爆发。

        而结局也不出意外。

        廖宇三倍于大恶魔的属性值,就注定了赫尔克里现在被击退出。

        大恶魔蹬蹬瞪地倒退了三四步才稳住身体。

        还没等廖宇高兴呢,他的感知能力就从背后方向,向他发来危险信号。

        虽然廖宇第一时间就迅速转身了,可这样朴实无华的动作,在魔族之刺的眼中,无疑是跟白给没区别。

        阿帕德借用大恶魔创造的攻击间隙,绕到了廖宇背后,手中的一双锋利刀刃,现在早已逼近到廖宇跟前,朝着廖宇的腰部狠狠划去。

        这里阿帕德其实已经收手了,如果是真正的生死之敌,阿帕德瞄准的就是要害部位,而且是用的“刺”而不是“划”了。

        廖宇没能躲过阿帕德的攻击,属于是脑子跟不上身体动作,身体突然获得强大力量,廖宇确实还不熟练。

        但这并不妨碍,廖宇在下一刻,做出了让阿帕德完全没想到的行为。

        廖宇根本没有任何防守的意思,3000多力量带来的防御力,让廖宇很自信,他不退反进,一把伸手,朝着刀魔最锋利的刀刃猛地抓去。

        刀魔的刃就是他们的四肢,廖宇用手攥住了来不及抽出的刀魔利刃后,稍一用力,阿帕德的身躯就立刻不受控制,被强行拽离了地面。

        之后的廖宇,相当于抡起了刀魔,做出投掷动作,用出五成左右的力量,将阿帕德朝着赫尔克里刚刚站稳身子的位置,狠狠扔去。

        砰!

        不愧是阿帕德,即便是在高速掷飞的空中,仍然能靠着调整平衡,改变自己的落点,擦着赫尔克里的身躯错身而过,几个翻滚把冲击力给卸去大半后,重新稳住了身体。

        祭坛上三位的交手看似很多,可实际就发生在了几息之间。

        甚至因为他们的动作都实在太快,台下的好几位使徒,都没能看清楚几人的身影。

        但过程看不清无所谓。

        结果很清楚。

        赫尔克里的正面攻击,再加上阿帕德的背后偷袭,两面夹击之下,魔王毫发无损,甚至连站着的位置都没动一下!?

        再反观大恶魔和刀魔,虽然也没啥损伤,但这副被击退的狼狈模样,就已经说明了很多。

        “再来!!”

        极度不甘心,上头了的武夫大恶魔,赫尔克里怒吼一声,全身的气势又暴涨了几分。

        他的恶魔之蹄猛踩地面,坚硬的混沌岩都瞬间龟裂,大恶魔这次没用拳头,而是将全身都跃至高空,以恶魔之躯作为这次攻击的全部筹码。

        见这样都赌上了一切的攻击,廖宇也要给予应有的尊重。

        他用上了大约七成力气,还是朴实无华,一拳朝空中袭来的大恶魔挥去。

        廖宇将这招命名为,认真一拳!

        轰!

        高空俯冲直下的大恶魔,掀起了骇人气浪,紧接着双方碰撞的巨响,宛若闷雷一样在祭坛中跟随气浪一同炸开,并在最后...

        赫尔克里怎么来的,现在就又怎么回去了。

        大恶魔庞大的身躯倒飞出去,在他本是宽大的褐色胸膛前,能看到一个拳印的凹陷。

        赫尔克里足足飞出去了几十米远,滚了好几圈才砸进凹陷入了一块巨岩中,可见其刚刚承受的冲击力,有多么恐怖。

        而当众使徒,再把目光放到气浪消散的祭坛上时。

        那位人影...

        不。

        现在没有任何一个使徒再敢用这个词了。

        那位魔影,仍屹立在那,纹丝不动。

        甚至...

        廖宇弹了弹衣服上刚刚被溅到的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