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 恐怖灵异 - 顾臻薄浩渊小说在线阅读 - 第5章

第5章

        一路上,顾臻都没说一句话,全程也是蒙着红布的。

        李管家是薄老夫人派来替薄翼寒接亲的。

        当然最主要的,是考查这位少奶奶能否真的如大师所言,对薄爷带来好运。

        薄家虽说在四大家族第一大家族,但毕竟薄爷已经病入膏肓,很多女人就算为了权势,也不愿嫁入南园。

        毕竟薄爷万一不幸去世,冲喜反而是恶运的开始。

        而顾家这位小姐居然愿意嫁过来,在李管家心里,这位顾小姐太过攀龙附凤了。

        顾臻并不知道她已经在李管家心里没了好印象。

        顾臻被带到了薄家老宅。

        “少奶奶,我先带你去见老夫人。”李管家虽一脸鄙夷,面上还是客客气气的。

        顾臻只是点了点头。

        跟着李管家,顾臻来到了二楼。

        掀开了红布,老夫人见她不就是想看看她长什么样吗?

        这冲喜丫头着实让李管家惊艳了一把。

        倾国倾城!

        李管家心里除了这四个字,找不到其它可以形容这个少奶奶的美了。

        薄老夫人坐在长椅上。

        阅人无数!

        这丫头的确长得尤为惊人,身上难掩清冷气质。

        关键是耐看又勾人!

        不知她那孙子的身体今夜能折腾几个来回!

        不行,还是一次就好了!

        想到那孙子不乐观的身体,恐怕压根就无福消受!

        “老夫人,少奶奶在给你行礼!”

        薄老夫人想得太入神,压根没听到顾臻在说话。

        李管家不得已提醒。

        薄老夫人点点头,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手镯,递到顾臻手里“这是薄家的见面礼,你且收着。”

        顾臻接过,“谢过老夫人。”

        老夫人转头看向李管家,“不要耽搁了时辰,送少奶奶去南园。”

        “是,老夫人。”

        顾臻再次将红布盖在头上,一路跟着李管家。

        之前已查过薄家资料,薄家乃帝国第一豪门,能查到的也只是表面。

        薄氏集团,名下的产业数不胜数。

        薄老爷薄松林,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大儿子薄云霆,二儿子薄承炫,女儿薄雪柔。

        孙子孙女倒也不少。

        大孙子薄翼寒,二孙子薄浩渊,三孙子薄翼坤,2个孙女。

        薄翼寒,薄翼坤,薄艺琳是薄云霆所生,薄浩渊和娱乐圈的那个女儿是薄承炫所生。

        一个女儿薄艺琳在娱乐圈,最小的女儿薄希柚还在上大学。

        除了已经成为了自己老公的薄翼寒,另外的两个,一个是做了高级军官,还有一个,

        在念大学。

        这半年时间,薄承炫掌握着薄氏百分之四十股权。

        相传也是薄氏集团未来的掌权人。

        来到南园,什么婚礼行式都没有,直接被带进了新房。

        一进房间,就闻到了刺鼻的消毒水味道。

        还有几股药草味儿!

        帮助睡眠的。

        看来薄翼寒睡眠不好。

        见李管家还未离开。

        “李管家是想留下来看我们洞房花烛?”

        这话让李管家有些不自在了,“少奶奶,今天是大少爷大喜的日子,老夫人吩咐过让我守着大少爷,不能出一点差错。”

        “你回去吧,我既然嫁过来了,你们家大少爷自然就交给我了。”

        “这......”李管家有些为难。

        “有什么事我担着。”

        薄爷虽说是薄家的掌权人,薄爷一旦归西,薄家还不是二爷说了算。

        这女人倒好,刚来就给他下马威。

        要不是老夫人没办法了,就凭她顾家,挤破脑袋都没想踏进薄家的门。

        虽这样想着,但李管家还是退下了。

        料想她一个女人,也不敢拿大少爷怎么样!

        确定李管家离开后,顾臻来到床边,看到床上躺着一个男人。

        这就是传闻中帝国一手遮天的男人,薄翼寒。

        好吧,既然来了,就帮他号号脉吧,顺便看看这个让无数女人跪拜的男人到底长什么样!

        只是,就在她要触摸到男人手腕时,她纤细的手被几根修长的的手指扣住,一个重物压了下来。

        还没来得及细想,一道重力从她腕处传来。

        顾臻一惊,原来所谓的病入膏肓不过是一道幌子。

        豪门果然不是生就是死。

        既然是个健康的人,那就没必要手软了。

        一脚大力向男人某处踢去,被对方巧妙躲过。

        顾臻抬眸,无耻!

        两人虽没做什么,但顾臻雪白的耳朵莫名红了一片。

        这姿势太过暧昧,顾臻用力推开了男人。

        跳跃起身,打开了灯。

        她抬眸,看向男人。

        男人的俊脸如天工雕琢,却一脸的疏淡冷贵。

        顾臻瞳仁一缩。

        这男人。

        是他。

        那个毁她清白的男人!

        他居然是薄翼寒。

        薄翼寒薄唇似笑非笑,“不错,长得还不赖。”

        眼眸里露出的那几分玩味,让顾臻心生厌恶。

        顾臻刚想怼回去,只见原本坐在床边的男人,突然一声哀嚎。

        双腿传来的疼痛让他手上青筋突起,双手也开始朝着双腿抓去。

        像是发病的症状。

        一个男子闯了进来,“薄爷......”立马上前抱住了薄翼寒。

        来人是莫离,按薄爷吩咐躲在暗处,观察着屋里的一切异常。

        见薄爷病发,莫离自然不敢大意,立马现身。

        “你是?”

        男子恭敬回道:“我叫莫离,薄爷的特助。”

        “少奶奶,要不你先离开吧,薄爷发病,不喜别人看。”

        顾臻没回答,抓起薄翼寒的手,在他脉膊处号了号。

        他的手冰得瘆人。

        寒疾。

        至少两年以上。

        莫离催促道:“少奶奶,你快出去吧。”

        顾臻站了起来,眸光看向薄翼寒,“你家薄爷每月发病一次,且在月圆之时,我可有说错?”

        今天正好是月圆。

        莫离微征,何止没错,简直全中。

        薄翼寒疼得额头上已满头大汗,但依旧遮不住他清冷的容颜。

        想要说话,却难开口。

        顾臻眼眸落在薄翼寒英俊的脸上,“寒毒攻心,毒素在你身体最少也有两年,每月毒发会让你毒素传遍全身,严重时会到你五脏六腑。再等半年,你不仅真的双腿不利于行,还能有幸见见阎王。”

        薄翼寒阖上英俊的眼眸已变得猩红,他在忍,忍那份常人所不能忍的痛。

        顾臻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小包东西,打开后取出一根银针,对着薄翼寒头顶一处穴位扎了下去。

        很快,薄翼寒慢慢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