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 恐怖灵异 - 顾臻薄浩渊小说在线阅读 - 第3章

第3章

        房间里。

        顾臻便将行李箱放在一边,放下背包,打开拉链。

        背包里装得东西并不多,一台笔记本,一把仿真枪,一箱医药品,几个棒棒糖。

        她有低血糖,所有一直有随身携带棒棒糖的习惯。

        在包里找了半天,终于找到那块手镯。

        这可是她母亲留给她唯一的东西。

        母亲曾告诉过她,这个手镯不能落入到顾重山手里。

        至于为什么,她到现在都不得而知。

        小心放好后,顾臻拿着手机发着信息:“查一下董倩儿的行踪。”

        高铁车上那女人身上的药草味儿,很独特,这世间只有三个人会调制。

        一是她外公,二是她,三就是董倩儿。

        外公一直在灵蒙山隐姓埋名,从未下山,也无人知道她外公的存在。

        董倩儿是三年前外公救下的一女孩,比她小一岁,父母出车祸死了,见她可怜,便一直让她呆在了灵蒙山,会一些简单的中草药配制。

        但她却为了一已私利,半年前不仅仅是将外公的一些普通医学药方售卖,更是偷盗了外公的毕生所学,逃离了灵蒙山。

        外公心善,不想追究。让顾臻得饶人处且饶人,为失踪多年的母亲积德。

        可顾臻却觉得有些人,不能放任。何况,在外公的所学中,也还有一些毒药的配方,稍有差池,便可让人一命呜呼。

        一个月前,轩辕夜私信给顾臻,告诉她,薄家老爷子病倒了,传闻有生命体征,但却一直晕睡不起。请了无数医学教授,可偏偏无济于是。

        这现象与外公当年所调制的千夜醉很是相似。

        今日在高铁上遇见的那个女人身上所散发出的味儿,让顾臻可以断定,董倩儿一定在海城,且与薄家有着牵联。

        此次下山替嫁,她更多的也是为此而来。

        正想着,一条特殊的信息铃声传来,这声音是她特意设定的。

        消息来自于绿影:董倩儿没能找到,不过查到一个与董倩儿有关系的女人,叫李蔓。今晚会在夏威意参加part,老大,你看要不要去查查?

        顾臻:我自己去就行。

        绿影:不用我陪着?

        顾臻:不用。

        绿影:老大,有一个大家族在打听封冥的下落,是不是您的身份被怀疑了。

        绿影:老大,说话呀。

        绿影:老大,听说顾家人来接您回顾家了,你可别答应啊,那个家跟你没关系!

        顾臻把信息看完,没回,滑动了屏幕,将手机关机。

        养下精蓄下锐。

        ......

        爱尔医院,帝国海城市最有名的医院。

        超级贵宾vip病房里,薄翼寒睁开眼,坐了起来。星眸清冷,五官深邃,看着那昨晚流血的手,眼眸凝重。

        这时穿着白大褂的杨九城走了进来,一脸兴致勃勃“薄哥,记得那个为你上药的人长什么样吗?”

        薄翼寒一记眼神杀过来。

        杨九城立马反应过来,给自己一大嘴巴子。

        薄哥都受伤了,不关心他伤口,居然关心起别人来!

        该打!

        打完后,杨九城还特意看了眼薄翼寒的表情。

        还好,不是很生气!小脑袋暂时不分家了。

        薄家家主薄翼寒是帝国四大家族第一家族人掌权人,在海城,薄家无人敢惹。

        杨九城想不明白,家族斗争就斗争吧,干嘛非要扯出那么多不切实际的传闻。

        还不利于行,还卧床不起?如此诅咒自己的人,除了薄翼寒,估计找不到第二个人!

        除了杨九城和薄翼坤,没人知道薄翼寒本是完人。

        薄翼寒沉默了会,开了金口“想拜人为师?”

        这句话还真说对了,这药绝对是稀世珍宝,无论对方是谁,能拥有这种药,那人就绝不简单。

        杨九城对这人好奇到了极点。

        然而薄翼寒却丢下四个字走了“无可奉告。”

        薄家

        薄翼坤战战兢兢地站在哥哥薄翼寒面前,一副大难临头的表情。

        沙发上,薄翼寒面容一如既往的硬冷,如雕塑一般没有多余的表情。

        因为受伤的缘故,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却丝毫没有影响他身上的气势,那上位者的威压让薄翼坤双腿发软汗流浃背,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你一个大一学生,倒是本事了。”薄翼寒沉声说。

        短短几个字就让薄翼坤吓破了胆,噗通一下跪在哥哥脚边,抱着他的腿嗷嗷大哭,“哥,这次是我闯了大祸,外界都传你那个......不行,我只不过是想试探下你,才会出此下策,看在我如此为哥的终生幸福着想,就原谅我这一回吧。”

        头顶上方响起薄翼寒凌冽地声音,“这么说是我的错?”

        “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薄翼坤掐了把大腿,硬挤出几滴眼泪,“哥,看在我是在为薄家后代着想的份上,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他哥的眼神有点诡异,好像下一秒就要捏断他脖子。

        几秒钟后,薄翼寒沉声开口:“只此一次。”

        薄翼坤如临大赦,蹭一下站起来,在他面前上蹿下跳,“一定一定,保证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对了哥,杨九城说帮你上药的那个人很厉害,需不需要去查一下?”

        薄翼寒一记眼神杀来,“少管闲事,去写你的作业。”

        薄翼坤急忙岔开话题,“哥,你真要和顾家那个女人结婚啊,二伯她们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你,说不定还在婚礼上做手脚。”

        薄翼寒若有所思,之后吐出几个字“太晚了,去睡觉。”

        薄翼坤委屈巴巴望着他哥,难怪快三十了还找不到女朋友,一天到晚冷冰冰,谁受得了!

        薄翼坤走后,薄翼寒拿出手机,打给莫离,“去查个人。”

        “薄爷,要查谁?”莫离是薄翼寒的特助。

        薄翼寒,“帮我上药的人。”

        莫离“是,薄爷。”

        挂了电话,薄翼寒看了看自己的手,慢慢闭上了眼睛。

        那晚太黑,虽没看清她的样子,但听得出,是一小姑娘。

        ......

        晚上十点,顾臻下了楼,避开所有的佣人,出了顾家,坐车去了夏威意。

        此时的她戴上鸭舌帽,喝着饮料,悠哉悠哉地哼着歌曲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