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 玄幻奇幻 -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 第九章 轻身术,倒也不难嘛!

第九章 轻身术,倒也不难嘛!

        “小兄弟,老夫孙熬。”

        白发老者上来就想来一个热情的拥抱。

        宁言连忙后退:“孙老先生,我对您的尊重已经在心里边了,拥抱大可不必。”

        “呃,好。”

        孙熬看了眼孙欢,不太明白孙欢到底跟宁言说了什么,导致对方如此警惕。

        他想了想,道:“小兄弟有意向吗?”

        “原先有,现在没了。”

        宁言冷笑道,“孙兄之前说你们有周围采药地图和炼丹术?”

        “炼丹术确实有,不过是一些基础的炼丹知识,能炼出效果不如药铺的药散,想炼出成品丹药不现实。”

        孙熬如实说道。

        药散?

        宁言有些吃惊。

        这么说他们还真有炼丹术,只是技术比起药庐落后很多。

        他看向孙欢。

        “你之前想对我用的药粉是什么名堂?”

        “凝神散,我们自己琢磨出来的,能让人、凶兽比较无力,但一般被中药者实力越强效果越差。”

        孙欢如实道。

        “小兄弟,你可能不知道,炼丹术是宗门、大乾朝廷严格管控的,我们底层的就只能炼药散,不然要进去的。”

        孙熬低声解释。

        “那四风庐呢?”

        “人是官家的。”

        “……”

        好家伙!

        那个大汉是官家的?

        那他去黑市干嘛!

        宁言最初很奇怪,但想到前世大灾时有些奸商的操作,他顿时明白了。

        老实卖药能挣几个钱?

        挣来也是官家的。

        若一种药很畅销,他可以在店里说卖没了,但到黑市药就又有了,且价格翻了一两倍,超出原本价钱的收益全自己的。

        对方肯定知道药帮,所以才提醒自己小心。

        至于为何卖书……

        药帮有药帮的利益,药庐有药庐的利益。

        两者既合作又竞争。

        以对方实力,无需给药帮什么面子。

        宁言了然。

        “你们药帮除了这些还有什么好处?第五重以上的武功秘籍有没有?”

        “这真没有。”

        孙熬无奈地说道,“不过我们有获得一些五重武者留下的感悟笔录,另外还有一些腿上的功夫,你若贡献足够同样可以学。”

        腿上功夫?

        宁言心动了。

        他现在会的武功,养生拳基本就锻炼身体用,打人全靠身体素质。

        中平枪不好直接用。

        沧浪诀也是如此。

        若能学一门腿上功夫,非但可弥补自身不足,还能加强实力。

        而且。

        他们还有一些五重的感悟。

        感悟结合绢布上的五重沧浪诀,指不准可以更快入门,练成沧浪诀第五重的功夫。

        宁言想到这边,其实已经有了决定。

        不过。

        其余一些也得考虑,比如任务难度、采药收益等等。

        “如果我担任保护职责,一次出行收益怎么算?”

        “一般去摘二品药材才需肉身四重随行,一株二品药材起码值两个大乾币,除一枚大乾币外,还有卖出收益的一成,你要是杀死凶兽全算你的。”

        孙熬说道。

        一株二品药材值两个大乾币?

        这价值差距好大。

        宁言心中暗惊,同时不禁更加心动。

        出行一次一枚大乾币,再加上些许分成,属于高风险、高回报。

        他又问:“你们药帮现在什么实力?”

        “不瞒你说,我们药帮原有好几位肉身四重,但最近不是去备考就是负伤了……至于三重,算上孙欢有十来个。”

        一番交道下来,孙熬清楚宁言不好惹,而且滑溜得很,不是一般的愣头青。

        骗怕是不好骗,不如心诚一些。

        “采药很危险?”

        “一般的区域不太危险,但想采二品药材则需要四重武者保护。”

        “原来如此。”

        宁言了然地点头。

        按照药材辨识所写,有些特殊的二品药材周围会有凶兽出没。

        原来是真的。

        “你现在加入,我们马上可以把腿上功夫给你,毕竟你实力越强,我们采药的越安全。”

        孙欢在一旁补充道。

        宁言点头。

        “好,我加入。”

        “兄弟,您既然加入,好歹也留个真名,不然秘籍给你人跑了,我们到哪里说理去。”

        “我叫宁言,为人诚信,所以言诚是我小名。”

        “……”

        药帮几人见多了世面,倒也见怪不怪,只是心底吐槽还是难免的——

        见面不讲武德,上来就说假名,暗地里偷偷跟踪。

        诚信?

        呸!

        孙欢面上笑着,道:“我们药帮这门武功叫轻身术,原是我孙家炼丹师先人为采药专门创造的,后头被官家收去了,我们家就只剩部分流传。”

        边上,孙熬取出一本秘籍。

        上边写着“轻身术”。

        宁言翻看了几页,眼睛登时一亮。

        虽然不是武功,但它练得是飞檐走壁、登山攀岩的腿上功夫,说是轻功也不为过。

        “所以你才是帮主。”

        “对,孙老是长老。”

        孙欢颔首,脸色有些微红。

        宁言的眼神很真实。

        他倒也理解。

        自己被人一个照面撂倒,实力确实不咋地,不能怪别人瞧不起。

        “谢了。”

        宁言收起秘籍。

        孙欢急了。

        “兄弟,你什么时候有空?”

        “我先练一阵子,要是练成了,我会提前一天的傍晚到这边通知你。”

        宁言说道。

        孙欢这才点头,高兴地说道:“好,那我们就等你好消息。”

        ……

        药帮。

        这倒是个意外之喜。

        宁言回到家,一边琢磨轻身术,一边观想日历。

        “吝”。

        今天又一次证明了自己的观点。

        运道评级并非单纯运气,还跟事件的威胁性有关。

        若自己没有警惕心,被对方抢先撒了“凝神散”,即便自己能抵抗部分药效,战斗力也要大打折扣。

        以孙欢的肉身三重实力,未必就不能拿下自己。

        不过对方主要目的是招募,最后大概也不会要自己性命,只是想拿到这诸多好处是不可能了。

        过程不顺利为“吝”。

        今天的过程正暗合“吝”字评价。

        “轻身术。”

        他手中得到的是前四重。

        练成后,飞檐走壁、攀山越岭不在话下。

        不过主修此法缺陷极大,想晋升第五重恐怕还不一定又养生拳来得快,练个四重倒也大差不差了。

        “真是意外之喜!”

        宁言感叹着,随后开始在屋内尝试。

        没多久,隔壁传来了戚雅的骂声。

        “干嘛呢?把我吓一跳!”

        “练功。”

        “那你小声点。”

        “……”

        宁言默默地继续锻炼。

        过了片刻。

        “咚咚咚。”

        宁言开门,果然还是戚雅。

        她上下打量着宁言。

        “上蹿下跳的,你上房揭瓦啊?”

        “轻功。”

        “噗,轻功在屋内哪能成,像你这样傻练根本学不会。”

        “练差不多了。”

        宁言说着到外边,脚踩石墙再跳墙头,眨眼功夫便上了边上的屋顶。

        就是过程不太优雅。

        戚雅瞪大眼睛。

        “你学过?”

        “问什么傻话,我刚不就在练么?”

        “不是……”

        戚雅表情呆滞,而后转了转头,嘴硬地说道,“像你这么大声音顶多叫攀山术,根本不能叫轻功,你还差得远。”

        “这门轻功确实是为了爬山创造出来的。”

        “你继续练吧,我不管了!”

        戚雅挥了挥手,回屋去了,表情带有几分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