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 玄幻奇幻 - 山海梨花风在线阅读 - 第三章小男孩天落毙黑鸦 姬雁云聚众议良策

第三章小男孩天落毙黑鸦 姬雁云聚众议良策

        黑衣人手举弯刀,欲取灭虎性命,黑幽幽的夜空中,悄然出现一个耀眼的白色芒光,其小如桃核,越聚越大,又好似星云罗布,千变万化,周边伴有氤氲五彩祥云,白色芒光亮度瞬息骤增,似如朝阳般光芒万丈,将岗上照得亮如白昼。

        黑衣人从未见此奇观异象,大惊,以手遮眼,正抬头仰望,霎时,一个孩童自白光里高高落下,宛如一颗划坠天际的流星,不偏不斜,正好砸中其脑门,黑衣人登时倒地,脑浆崩裂而亡,有道是: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片晌,远处点点灯火闪烁,蹄声震震,虎霸岗上来了另一队人马,为首一人,身长约八尺,生得面白如冠玉,朱唇若涂脂,双眉浓愈,目如朗星,皎如玉树临风流,若比莲花花亦羞,俊美非凡。来者,正是慕念君的夫君,轩辕国国主姬雁云。

        原来,今日慕念君回娘家白民国,约定日落前归,然姬雁云在峒霄宫等至夜幕降临,仍未见夫人归来,不免忧心忡忡,心急如焚,带着剩下的三大金刚护法(二护法哱罗叶,三护法沙驼,四护法囚柯),打上火把,沿着山路一路寻来。

        四人恰行至虎霸岗下,忽闻岗上杀声四起,便循声找来。

        慕念君见到姬雁云,心中悲喜交加,一双杏眼饱含泪水,紧紧依偎在其胸膛前,回想适才发生之事,浑身瑟瑟颤抖,忍不住轻声抽泣。

        姬雁云瞧见夫人遭此横难,心中甚痛,紧紧搂抱怀中,细语温存,替她包扎,又怒不可喝,脸上条条肌肉抖动,问道是何人如此大胆,竟敢在轩辕国的地盘里,袭击带有“姬”字的马车,真是吃了豹子胆!

        慕念君抹了抹眼泪,顾不得自己,忙道:“夫君!先别管我,快救灭虎,他……他身中剧毒!”姬雁云安慰道:“夫人不必担心,灭虎已服下了灵花露丸,料无大碍。”

        二护法哱罗叶从地上捡起几支飞镖,来至跟前,姬雁云手捏一支镖,端量片刻,此镖不过两寸有余,镖身修长光滑,镖头锋薄锐利,两头尖尖,中间扁宽,形如一片柳叶。

        姬雁云道:“此乃柳叶镖,整个盘古大陆,唯有北狄国小次山产的赤铜,加上北方玄武城无肠国虢山的黑铁,经反复煅烧锤打,方能打制出如此精致的柳叶飞镖。”

        “这柳叶镖小巧轻盈,打出时不易被发现,很适合内功修炼根基不深的强盗,拦路抢劫所用。”

        “国主!定是北狄国和无肠国的强盗,觊觎咱们轩辕国的富庶,联合对夫人下的毒手!”哱罗叶闻言,怒火中烧。

        姬雁云摇了摇头,道:“现在得此结论,还为时尚早……”

        “国主!这有一具死尸!”

        姬雁云循声望去,发现了不远处倒在地上,已断了气的黑衣人。仰面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身体早已冰凉,双头回旋弯刀甩落在一旁,豆腐花似的脑浆混着暗红的血,红的白的搅合在一起,溅得满地皆是,死状何其凄惨。

        此人又是谁?扯掉其黑面罩,姬雁云大吃一惊。黑面罩下,是一张猥琐丑陋的扭曲脸庞,貌似獐头,眼小如鼠,八字形小胡须,嘴里吐露着数颗黑黄牙,原来是北狄国国君淳于丑的六义子之一,排行老六,绰号“黑鸦”。

        北狄国国君淳于丑无子嗣,便收养了六个义子,取名为黄豹、红狐、赤狼、青狸、蓝蛛、黑鸦。这六义子平日专门替淳于丑干那些见不得人的事,窥探其他诸国秘密,早已是臭名昭著,姬雁云对此也略有耳闻,只是没想到,今日竟敢窥探到轩辕国头上。

        原来再过几日,是淳于丑四十九岁的生日,黑鸦想劫取轩辕国的《长寿经》,作为贺礼敬献给自己义父,不曾想却在此毙命。

        “当真是北狄国干的!”哱罗叶咬牙切齿道。

        三护法沙驼,狠踢尸体数脚,唾骂道:“呸!如此死法,真是便宜了这王八蛋!”

        黑鸦尸体之旁,有一七八岁小男孩,模样生得十分俊俏,皮肤白净,五官玲珑,让人看了不胜喜爱。男孩静静躺在地上,呼吸均匀,脉搏平稳,看来并未受伤,只是如同睡着了一般,怎么都唤不醒。

        姬雁云问慕念君,此子从何而来?

        慕念君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说是从天而降,便把适才夜空突现白色芒光,小男孩从天上掉落,把黑鸦砸死的事情,仔仔细细和姬雁云叙说了一遍。

        姬雁云震惊之余,又深感惑疑,抬头瞅天,夜空黑蒙,除了天边几颗晦暗的零星,并未看到所谓的白色芒光,天上能下雨、下雪、下雹冰,可从未听说天上还能下人的?

        虽觉此事万分蹊跷,姬雁云却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心想:不管来自何方,此子毕竟救了夫人和灭虎一命,不如暂且把他带回峒霄宫,等其苏醒过来,再问之不迟,那时,一切疑团自然就迎刃而解。

        众人四下又察检一番,那几个护卫的家奴都被柳叶镖打中心脏,早断了气,唯独车夫林木,还有微弱呼吸,但其失血过多,面色苍白,已是气若游丝。

        “此地不宜久留,得速速离开!”

        姬雁云等人挖了个土坑,将那几个死去的家奴就地草草埋葬,随后带着慕念君、灭虎、小男孩,以及黑鸦的尸体,匆匆回到了峒霄宫……

        轩辕国国都峒霄宫,坐落于嶓冢山之巅,这里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东、西、北三面皆是高万仞的百丈悬崖,崖壁布满毒刺铁蒺藜,人不能攀,唯有南面护城河,可凭一架吊桥出入。

        守城者,乃姬雁云手下第一亲信大将南宫华,奉命率领铁甲军日夜坚守巡视,以防他国不良之人窥探。

        金铭殿,峒霄宫正殿,是姬雁云与众人商议国家大事的地方。殿中金碧辉煌,八根金丝楠木盘龙柱支撑着殿顶,数盏九叶莲花铜灯跳烁着朵朵火焰花,如赤月朝阳,将整座大殿照得灯火通明。

        殿正中靠北,有一尊虎皮王座,姬雁云端坐于王座之上,下面分两排坐立,靠前是几位德高望重的鹤发长老,中间是哱罗叶、沙驼、囚柯三位护法,末位则是国内诸多贵戚望族,殿中虽大有人在,却默静无声。

        殿门突然敞开,几位年轻貌美的侍女走了进来,轻轻奉上几盏香茶,随后双目低垂,急匆匆退却出去,大殿,再次归于沉寂。

        姬雁云端起茶盏,轻呷一口,见众人都默不作声,便率先打破了沉默。

        “诸位,北狄国欲劫取我《长寿经》的事,想必大家都已知晓,今天把大伙儿请来,就是想听听各位的意见,有什么话,但请直言!”

        二护法哱罗叶性子最急,开口道:“是可忍孰不可忍!北狄国自恃兵强,向来不把咱们轩辕国放在眼里,不如以此事为借口,派大军征讨,最好一鼓作气,彻底灭之!”

        “国主,万万不可!”一白发红脸长老闻言,连忙制止。

        “淳于丑多行不义,早晚当死,但城主姜兵嵘早有言在先,未经他许可,白虎城下诸国有擅自发兵者,视同为谋逆!”

        “不错!不如将此事告知城主,相信定会秉公处理。”另一长老随声附和。

        三护法沙驼坐不住了,起身道:“尔等老儒,只会耍嘴皮,若是惧死,我和二哥亲自领兵前去,我倒要瞧瞧,淳于丑那厮有几分能耐!”

        “国主,不如由我等三人率军前去会会北狄国,一来替夫人讨回公道,二来为大哥报仇雪恨。”两位哥哥既已发话,四护法囚柯自然不甘落后。

        这四位护法虽姓氏各异,但关系铁深,且追随姬雁云多年,早已是情同手足,如今大哥灭虎惨遭暗算,险些命丧虎霸岗,其他三人必然对北狄国恨之入骨。

        姬雁云沉吟不语,心里甚是明白,三位护法忠耿颇许,但勇武有余,智谋不足,且胡长老(红脸长老)说的也有道理,要想瞒着城主姜兵嵘而发兵,恐非易事。

        一贵族起身,道:“国主、诸位长老,在下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贾先生,殿中无外人,有话但说无妨。”

        这位姓贾的贵族,原本乃轩辕国一富商,生意遍布整个盘古大陆,因其乐善好施,多次慷慨解囊,普救无数落难灾民,故而在轩辕国声誉颇佳,姬雁云赐其贵族身份,让他参与国中大事。

        贾贵族说道:“黑鸦趁夜色欲劫取《长寿经》,是受淳于丑指使,还是他个人所为,目前尚不得知,冒然起兵征伐,势必兵连祸结,依小人之见,夫人既已平安归来,不如以和为贵,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将那孩童交由北狄国处置,自可平息淳于丑心中怒火。”

        此言一出,殿内哗然纷云。

        “国主,此计断不可行!堂堂轩辕国,竟指着一孩子以换得苟安,此事要是传扬出去,我等还有何脸面立于天地之间?”

        “分明是北狄国欺人太甚,为何要我们主动去讲和?”

        “就是!这姓贾的分明就是怕战事一起,影响他的生意,国主,咱绝不能咽下这口恶气!”

        “对!就算不是受淳于丑指使,恐怕与他也脱不了干系。”

        ……

        ……

        是战,是忍,是和?众人争论不休,哱罗叶等三位护法,听闻要交出孩童,三人气得牙根生疼,眼眸喷怒火,恶狠狠直盯着贾姓贵族。这位贾姓贵族始料未及,自己的一席话竟惹起众怒,脸色时红时白,很是难看,唯唯诺诺退回原座,不再多言。

        兹事体大,倘若处置不当,两国之间恐将兵戎相见,届时,盘古大陆持续了近百年的太平,最终将断送在自己手上,姬雁云未言,看向右排首座长老,此人须发皆白,但面红色润,两眼明烁,一直不曾开口,只是静然听之众人意见,适才嘴角微微一笑,心中似已有了万般主意。

        “白长老,您有何高见?”

        这位白姓长老轻咳一声,捻了捻胡须,侃然道:“兵者,国之大事,生死存亡之道,不可不慎。依老夫愚见,不如先投石问路,修书一封与淳于丑,将事情的经过详细告知,倘若两国能坐下相谈,可免动干戈,不然,再派大军前去讨伐,名正而言顺,亦可堵众人悠悠之口,就算城主得知,也无理可挑。”

        众人闻言,无不心喜神欢,窃窃私语。

        “瞧瞧人家白长老,不愧是三朝元老,考虑问题目光就是长远,不像有些人,只知以和为贵。”

        “那是自然,不然人家能坐上首席长老的位置……”

        这位白长老,姓白名石,是轩辕国三朝老臣,早年跟随姬文(轩辕国开国之君)披荆斩棘,开疆扩土,在轩辕国地位尊贵,因其为人谦和礼让,从不居功自傲,深受姬家三代君王信任,后又以首席长老的身份,辅佐姬雁云。国中逢遇大事,姬雁云都会先向其请教,再做定夺。

        “诸位的意见,孤已知晓,都请回吧,至于是战是和?明日自有定论。”姬雁云起身离去,众人遂散讫。

        离开金铭殿,姬雁云径直奔向灭虎的房间。

        灭虎静静地躺于床榻上,全身涂满一种黑色的药膏,以白布裹之,伤情略有好转,身上皮肤已不再溃烂,脸上的黑色毒素也退去大半,只是几个时辰过去了,呼吸微弱,脉象浅搏,昏迷未醒。

        灭虎左侧,另有一张床榻,上面躺着的是林木,林木的房间紧挨着灭虎,为了便于照料,姬雁云便让仆人将其抬了过来,他的情况比灭虎要好很多,虽然也身中柳叶镖,但镖身无毒,只是失血过多,身体虚弱罢了。

        姬雁云已为其服下补血益气丹,只要静心调养几日,自可痊愈。

        前脚刚踏出灭虎房门,耳边极速刮过一阵怪风,姬雁云抬头仰看,就见天边异况突起,狂啸的凌风卷席着黑云,遮天蔽月,正朝着峒霄宫滚滚而来,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不祥之感,瞬间袭上心头。

        要变天了!

        可此时姬雁云顾不得这些,他心里最想知道的,是那个孩童到底是谁?他怎会突现于虎霸岗?若男孩能苏醒过来,真相便会大白,届时,轩辕国和北狄国之间,或许就可化干戈为玉帛。

        想到此处,姬雁云脚步加急,来到他和慕念君的寝居,流花阁。

        阁内,古香静雅,纹木桌案上的金兽香炉装满了薰草,淡淡的花草清香烟丝,正从金兽上面的细孔里缕缕冒出,弥漫着花阁的每一处角落,一张装饰精美的香榻靠着东阁墙,榻上牙床帐中躺着的,正是那个男孩。

        慕念君侧身坐在香榻边,细心喂着汤药,姬雁云轻步走上前,低声问道:“可否醒来?”慕念君轻声一叹,无奈摇了摇头,随即起身,来到纹木桌案前,回头问道:“夫君,众人商议的如何?”

        姬雁云也随之坐到身旁,执其手,反问道:“夫人之意如何?”在白长老等人到来之前,姬雁云心中已然有了主意,但作为轩辕国的贤明国君,还是要广听谏言,以知众人心中所想,正如此时他故意试探夫人一般。

        慕念君沉吟良久,道:“轩辕国开国已历三世,国运兴旺,百姓安康,如此盛世来之不易,倘若两国战事一起,万物消亡,基业尽毁,妾身与子女,恐也将流亡天涯。”

        慕念君的一席话,说到了姬雁云心里,战事不可轻起,倒并非惧怕,轩辕国国力虽不及北狄国强盛,但亦属大国之列,真要死拼,只会两败俱伤,谁也讨不得半点便宜。

        姬雁云轻抚其背,宽慰道:“夫人放心,我定会使两国罢兵言和。”

        慕念君听罢,嫣然一笑,顺势倒在姬雁云怀里,夫妇二人温存许久,慕念君话锋一转:“夫君,灭虎和林木伤势如何?”

        “打中林木的那支飞镖无毒,只要休养几日,即可恢复如初,只是灭虎……”

        “灭虎怎么了?”慕念君神色焦灼问道。

        姬雁云起身走至窗前,望着窗外的滚滚黑云,神色黯然道:“五毒噬心散毒性之强,远超出我的预料,适才在虎霸岗,我搜遍黑鸦的全身,未曾找到解药,灵花露丸也只能使毒素不再扩散,至于能否挺过这一关,全看他的造化了。”

        慕念君也来到窗边,轻轻从后面抱住姬雁云,细腻的脸颊紧贴着他宽实的后背,道:“灭虎是为了救我才遭此大难的,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他!”言罢,难掩伤感之情。

        慕念君乃是大家闺秀出身,知书达理,天生一副菩萨心肠,又多愁善感,今日在虎霸岗,灭虎为保其清白,不顾身中剧毒,与黑鸦以死相拼,此恩此情,慕念君自当感念于心。

        几行清泪缓缓,滑过她那端庄秀美的脸庞。

        姬雁云心生怜悯,轻拭其泪,柔声道:“夫人不必担忧,我已派人持书信前往玄武城聂耳国,向国君卢帆求取天下第一解毒神药耳鼠丸,此药可解世间一切剧毒,卢帆与我大有交情,想必不会吝啬。”

        “如此甚好!”

        慕念君闻言,登时转悲为喜,而姬雁云却陡然愁云布上眉头,似有所思。

        “夫君,你在想甚么?”

        “夫人,今日你回白民国之事,是早上临时商定的,当时屋内只有你我二人,那黑鸦是如何得知的?”

        慕念君点头道:“我也觉得甚是怪异,从当时情形看,黑鸦似乎对我们的行踪了如指掌,早已提前埋伏在虎霸岗,就等我们打那经过。”顿了顿,接着道:“莫非……当时他就藏在屋里?”说着四下张看,面色惶恐。

        姬雁云沉吟未语,以他的内功修为,周围数十步之内的任何风吹早动声,皆逃不过其耳,就算是闭气功,亦能听到心跳微声,断然不是黑鸦躲屋里偷听而得,想必是有人故意泄漏了消息,此人会是谁呢?

        “吱”的一声,房门突然推开,一个五六岁模样的女娃娃,头扎双丫髻,身穿锦花刺绣袄,光着两只小脚丫,蹦蹦跳跳闯了进来,女娃娃嬉笑着一头扎到慕念君怀里,撒娇许久,方才昂起稚嫩的小脸,嗲声道:“娘亲,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让蝉儿好生想念。”

        这个自称蝉儿的女娃娃,全名姬月蝉,年方六岁,是姬雁云和慕念君的独生爱女,生得嘟嘟圆脸,桃腮秀然,一双大眼冰灵水动,煞是可爱,适才早已睡下,听到爹娘谈话,撒丫跑了进来。

        “娘亲不是告诉蝉儿了吗,今日去你外婆家,回来的会晚一些。”

        “咦?那个人是谁呀?他怎么会躺在娘亲的床榻上?”

        望着榻上熟睡中的小男孩,姬月蝉歪斜着小脑袋,清澈的眼眸中装满了种种好奇的童疑,慕念君抱起女儿,嘴里轻声哼着童谣,给她讲起了小男孩的故事……

        咚咚咚!突然传来的一阵急促敲门声,打断了这一家三口片刻的欢宁,一身着甲胄的军士慌张来报:“不好了国主,北……北狄国大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