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 网游竞技 - 镇魂妻在线阅读 - 第4章 该离开了

第4章 该离开了

        于是当天,我和翠姑匆匆举行了婚礼,晚上就入了洞房。

        说来也怪,婚礼刚成,本来快死了的二叔竟恢复了正常,活蹦乱跳的。

        我长松了口气,总算保住了二叔的命。

        可看到身旁穿着花衣裳,打扮一新,嘿嘿傻笑着的翠姑,我瞬间沮丧和绝望。

        尽管她洗了澡梳了头,还化了妆,可依旧丑的厉害,我宁可我娶的是一头猪。

        村里人个个为我惋惜,有的甚至当面责怪爷爷,为何让我娶一个傻子,毁了我一辈子?

        爷爷一声不吭,只在入洞房之前叮嘱我:“今晚无论发生何事?你都不要踏出新房一步,记住了吗?”

        我隐隐有些不安。

        爷爷又说道:“你奶奶用她的命换你一纪平安,如今我又让你娶翠姑,挡去一劫,东西定会被激怒,今晚,危险,但有翠姑在,你也不必想太多。”

        新房的门,被关上了。

        翠姑傻笑着朝我扑来,口中喊着小老公,我头皮发麻,一把将她推到一边。

        “滚。”

        实在是倒胃口。

        好在她只是个傻子,也不与我纠缠,只委屈巴巴的爬到床上,猪一样倒头就睡。

        到了半夜,突然电闪雷鸣,轰隆声不绝于耳,一道道雷直往我家院子里劈,让人心惊胆战。

        我悄悄拨开窗帘,透过窗户往外看,竟然看到一个身穿绿衣的女人站在我家院子中央。

        竟然是当年给我手鼓的那个漂亮女人,我永远忘不了她的样子。

        那雷原来是朝她身上劈,可一到了她的身子周围,就突然散开,根本劈不到她。

        这一幕诡异至极。

        而下一秒,那女人嗖的一下,朝着窗户撞来。

        窗玻璃被撞碎,女人如鬼魅一般到了我的床前,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恶狠狠的盯着我。

        一张美艳的脸犹如恶魔。

        “接了镇魂鼓,却不想做镇魂人,那你就得死,死……”

        我瞬间翻了白眼,感觉自己要被掐死。

        “爷,爷……”我想呼救,却根本发不出声音。

        命悬一刻之际,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翠姑突然噌的一下坐了起来。

        正好一道闪电飘过,我看到翠姑的眼睛闪闪发亮,像两颗宝石,死死盯住了那女人。

        “嘿嘿嘿,想让他死?你试试。”翠姑的声音犹如当头一棒。

        那漂亮女人突然啊的一声尖叫,像被踩了尾巴的狼一样,嗖的一下,从窗户里飞了出去,眨眼不见了踪影。

        我喘着粗气,惊魂未定。

        再看翠姑,已然又恢复了又丑又傻的模样,傻笑着来抱我,口中嚷着小老公要抱抱什么的。

        那漂亮女人害怕翠姑?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她是被翠姑吓跑的。

        这傻子救了我的命,太不可思议了,她只是个傻子呀。

        之前她的眼睛闪闪发亮,难道是我看错了?

        第二天,我心有余悸,把昨晚之事如数告诉爷爷。

        爷爷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这一劫,算是又躲过去了,以后,你要跟翠姑寸步不离。”

        爷爷递给我一样东西,竟是一本16开大小的书,封皮有些陈旧,有点像古书。

        我翻开,里面竟是白纸,一个字都没有。

        爷爷说道:“这是无字天书,你和翠姑圆房,成为真正的夫妻之后,你才能看到里面的字。”

        “孩子,虽有翠姑保护,可你自己也要变强,有出息的男人不会永远躲在女人的庇护之下。”

        我一头雾水,无字天书?这种小说里的东西,竟真实的出现在我面前?

        见我面有疑惑,爷爷郑重说道:“里面的东西可让你变强,但前提是你必须和翠姑圆房。”

        我懵懵懂懂,不知这和翠姑圆房有何关系?

        发生的这许多事,已超出我的认知。

        然而一连几天过去,我根本没碰翠姑一下。

        她太丑,我真下不去嘴。

        晚上,我都是等她睡着再打地铺睡下。

        于是,当我打开无字天书,里面依然一个字没有。

        爷爷大发雷霆。

        “时间紧迫,你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完了吗?那东西还会来找你,但她害你之前,在翠姑保护下你必须尽快习得无字天书,强大自己,这才是重中之重。”

        我有苦难言,晚上也曾逼着自己和翠姑那啥,结果根本做不到。

        好白菜都是被猪拱,可我这颗好白菜要去拱一头猪。

        我苦啊。

        第十天晚上,翠姑突然又哭又闹,力气大的惊人,先把我扑到床上,又狠命撕扯我的衣服。

        “滚开,傻东西,你要强暴老子不成?恶心。”

        最后,我力气竟然不敌,被她死死按倒在床上,让我气恼而羞愧。

        我以为真要被她霸王硬上弓,没想到这傻子竟头一歪趴在我身上睡着了。

        第二天,我翻开那无字天书,发现第一页上竟显出一行字来。

        “南阿无量佛……”

        就这几个字,奇怪,难道是因为昨晚翠姑死趴在我身上睡觉,虽没圆房,却也有了肢体接触,所以,这书中就显出一行字来?

        神奇的一逼。

        爷爷终于没再逼迫我,可能也知道这件事急不来,他把我和翠姑叫到跟前。

        “十天了,你们俩该离开了。”

        我一愣。

        “离开?去哪儿?”

        “金陵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