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 网游竞技 - 镇魂妻在线阅读 - 第1章 一面手鼓

第1章 一面手鼓

        一切的厄运都是从那个漂亮女人开始的。

        那年我六岁,一个漂亮女人拦住我,给了我一样东西。

        她笑的是那样甜,长得是那样美,柔弱无骨的手,摸过我的脸颊,酥麻酥麻的。

        声音更是柔的能滴出水来。

        她说:“小弟弟,你真乖,姐姐送给你一样东西,你把它拿回家,以后你就是镇魂人了。”

        我像着了魔似的听她的话,把那样东西带回了家,爷爷奶奶一见,却脸色大变。

        一向疼我的奶奶,竟反手给了我一个耳刮子,恨铁不成钢的骂道:“说了多少次了,不能要别人给的东西,更不能带回家,你……你……”

        爷爷整个人像被抽干了精气神儿,露出一副天要塌了的绝望表情,摇头叹息道:“这一劫,终究还是躲不过呀。”

        我隐隐觉得自己闯了大祸,可我不明白,只是一个长得像天仙一样的漂亮姐姐,给了我一面手鼓而已。

        那面鼓,碗口般大小,跟现在小孩玩的手摇鼓差不多,只不过鼓面上刻着狐狸刺猬老鼠等一些动物,谷底还刻着许多手捧金鱼的大头娃娃。

        我当时只觉得是一个好玩的玩具,没想到爷爷奶奶竟大发雷霆。

        而更不可思议的还在后面。

        当晚,爷爷就把我的三个姑姑,两个叔叔,包括我爸妈等一大家子人都叫了过来。

        房间里的气氛非常肃穆,我爷爷坐在那里抽着旱烟,脸色凝重。

        我二叔凑过去,嬉皮笑脸的问道:“爹,整这么大阵仗干啥?您老莫不是要立遗嘱?”

        我爷爷一脚踹在他屁股上。

        “你他娘的天天盼着老子死是不是?”

        “现在不是老子要死,而是你们要死。”

        爷爷狠狠的抽了一口烟,拿出了那一面手鼓。

        “你们过来。”

        爷爷让他们排着队,一个一个去敲那面鼓。

        奇怪的是,无论他们怎么敲,那鼓一点声音都没有。

        最后轮到了我。

        谁知我的手指刚一敲到鼓面上,竟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像点了一个大雷子炮,在场的人差点被震趴下。

        我也吓得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连附近的村民都听到了这声响,他们惊慌失措的竖起耳朵。

        “什么声音?打雷了吗?”

        “不对,好像是从老李家传出来的,发生什么事儿了?”

        我二叔和几个姑姑更是吓得脸色惨白。

        “爹,咋回事啊?这鼓我们敲没音儿,我小侄子一敲,咋这么大声呢?”

        所有人都看向了我。

        我妈将我紧紧搂在怀里,不知所措。

        爷爷面如死灰,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完了,这劫要应在我孙子身上,这是要让我断子绝孙呢。”

        奶奶笑了,笑着笑着却又哭了。

        “为什么是我孙子呀?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李家呢?”

        不等众人发问,爷爷就将他们遣散,只留下我一个人。

        爷爷一直盯着那面手鼓,过了许久之后,他看向我。

        “给你鼓的那女人长啥样?”

        我战战兢兢的说道:“长得可漂亮了,跟天上的仙女一样,她还夸我乖。”

        “越漂亮的越会骗人,她这是在害你。”

        但很快爷爷又用手摸了摸我的头:“爷爷不会让你死的,爷爷会保护你,别怕啊。”

        奶奶把我抱到里屋床上,我压根睡不着,夜渐渐的深了,我隐约听到爷爷奶奶的对话从客厅传来。

        “老婆子,我算过了,用我这条命,能换我孙子一纪平安,一纪是十二年,十二年后我孙子十八岁,成人了,以后的事儿也就好办了。”是我爷爷的声音。

        “老头子,还是用我的命换吧,你不能死,孙子往后的路还得你给把着。”是奶奶的声音。

        “我欠你们李家的,也到了还的时候了。”

        过了许久之后又听奶奶说道:“我死得越惨,为我孙子赢得的时间就越长,免得夜长梦多。”

        悄悄下床,我透过门缝往外看。

        客厅里,奶奶已经惨死,她倒卧在那儿,嘴角带着血迹,眼睛大睁着。

        我直接被吓晕过去。

        第二天我醒来,看到一口大红棺材摆在客厅。

        几个姑姑和叔叔,还有我爸妈都来了,我二叔红着眼睛冲我爷爷大吼:“我娘怎么突然死了?昨晚她还好好的,你说,她是怎么死的?”

        我爷爷抽着旱烟,一声不吭。

        我二叔发疯般的冲向棺材,他不能接受奶奶突然离去的事实,他要看看棺材里的那个是不是我奶奶?

        我爷爷突然抡起凳子,砰的一声砸在我二叔身上,凳子碎了一地。

        “谁都不许看。”爷爷像头发怒的野兽般嘶吼道:“封棺,下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