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 网游竞技 - 大唐:我为天下先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惧怕死亡

第十九章 惧怕死亡

        陆辰跟着方启与孟济来到队将面前,所谓队将就相当于后世的一个排长,只不过现代的一个排大约三十到五十人,在这时的队将则是负责五十到八十人。

        队将见到方启跟孟济陪同着一个装扮怪异的人来到近前,喊停了操练,转身向方启二人施礼,只不过眼神始终警惕的看着陆辰。

        “这位是军师,还不跟军师见礼?”孟济眼睛一瞪,呼喝了队将一句。

        “小人张有,见过军师大人!”队将张有直接单膝跪地,给陆辰见礼。

        “快快请起,张队将不必多礼!”陆辰双手向搀,将张有扶了起来,“想必这些就是那五十位壮士了吧?”陆辰看向站立在一侧的偷眼观瞧自己的那些精壮汉子。

        “是的!”虽然同为队将,张有的盔甲明显要好于其他同样在校场训练的队将。

        “这位张队将,乃是大帅近卫军中的队将,大帅为了军师可是把左前卫军的精锐给调了出来。”方启笑着给陆辰介绍。

        要知道李秀宁可是被李渊赐予了同东宫六率一样的配置,东宫太子有东宫六率,李世民有天策军与玄甲军,而李秀宁有自己的娘子军与近卫军,这张有就是左前卫军中屡立战功的一位队将,张有在操练的这五十人就是他带的队伍。

        “那在下真得多谢大帅的抬爱了!”陆辰说着冲着李秀宁宅邸方向拱手施礼。

        陆辰三人跟着张有来到那些精壮汉子面前,每个人身上都有一道道的疤痕,刀伤、枪伤、箭伤等等,没有一个人的正面皮肤是光滑的。

        陆辰围着这个五十人组成的队伍转了一圈,其余三人都不知道陆辰要干嘛,站在原地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陆辰,陆辰转这一圈主要是看看这些汉子的后背,如果后背伤痕过多,只能说明这个士兵在进攻的时候畏缩不前,甚至有可能临阵退缩。

        陆辰观察了一圈,对于这五十个士兵比较满意了,后背的伤痕很少,毕竟集团冲锋的时候,被人误伤后背,或者混战时应接不暇,被伤到后背也是有可能的,后背的伤痕都是寥寥无几,说明这些都是血性汉子,勇于向前的,单是这血性,陆辰就比较满意了,在陆辰的心中,如果一个士兵连血性都没有,那就没有训练的必要了。

        “很好!都是血性汉子!”陆辰转了一圈,重新回到其他三人面前很是满意的说道。

        “那是自然!”听到陆辰的称赞,张有很是得意的说道,“俺老张带出来的兵就没有一个怕死的!”

        “你错了!”正在张有得意的时候,陆辰直接打断了张有的话,而听到陆辰这么说,其他三人都是一愣,打仗不怕死,才敢冲锋,怎么陆辰反而说这样是错的呢?

        “你们怕不怕死?”陆辰没有跟这三人说话,而是直接来到那五十个士兵面前高声问道。

        “不怕!”五十人齐齐的高声回应道。

        “放屁!”陆辰直接不屑的回了一句,“你怕不怕死!说实话!”陆辰直接来到一名壮汉面前,面容严肃的问道。

        “......”士兵沉吟了一下,这才有些发虚的说:“怕!”

        “这就对了嘛!”陆辰伸手拍了拍这名士兵的肩膀,而此时其余三人则是恨恨的瞪着这名士兵,直接看得这名士兵直缩脖子。

        “你们也不用这样瞪着他!”陆辰转身看着孟济、方启以及张有三人,“你们就不怕死么?”陆辰笑着问三人。

        “俺不怕死!”孟济一拍胸脯,脖子一梗说道。

        “你也是放屁!”陆辰直接笑骂了孟济一句,“我用手枪打你簪缨的时候,你不怕死?”陆辰来到孟济面前,捶了孟济一下。

        这次孟济没说话,只是嘿嘿一笑。

        “没有人是不怕死的!”陆辰没有继续调侃孟济,而是转身冲着五十名士兵高声说道,“马上我要带你们去办的事,很可能就让咱们回不来了,所以我也怕死!”

        “其实死亡本身并不可怕,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陆辰看着这些汉子继续说道,“我们真正惧怕的是牵挂,这个世界上有我们牵挂的东西在,有我们未能完成的事情,有我们还未实现的愿望。若是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有诸多的不舍和遗憾,所以我们才会怕死!”

        “怕死并不可耻,因为我们还没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你们还没好好的孝敬父母;还没遇到那个愿意为她付出一切的人;还没给老婆孩子幸福幸福的生活,所以你们要学会怕死,只有怕死,你才会用尽全力的去杀死你的敌人,获得你们的荣光,我将带给你们无上的荣光,你们信我吗?”陆辰声音有些颤抖的高声问道。

        “相信!”听到陆辰一番话,这五十名士兵齐齐的高声回应陆辰,齐齐的攥紧了拳头,原来怕死并不可耻,怕死才是他们前进的动力,他们想到了家乡的老婆孩子,想到了高堂父母,陆辰说可以给他们荣光,给他们博一个未来。

        “俺也信!”就在这时,站在陆辰身后的三人也齐齐的喊了一声,差点给陆辰吓一跳。

        “你们怎么也跟着一惊一乍的!”陆辰笑骂了三人一句。

        “军师你说的太好了!回去我就找人把这段话写下来,日日背诵,然后念给我手下的那些崽子听!”方启这话说的就有些谄媚了。

        “这些个心灵鸡汤你学他干啥,带好你的兵得了!”陆辰瞪了方启一眼。

        “啥鸡汤?军师你要喝鸡汤吗?”方启哪懂得“心灵鸡汤”是啥,以为陆辰想要喝鸡汤,这正检阅士兵呢,怎么突然想要喝鸡汤呢?

        “行了,你也别瞎琢磨了!”陆辰直接冲着方启摆了摆手,“我问你,这些士兵可会骑马?”

        毕竟这里距离刘黑闼所在地可不近,这要是腿着去,说不定等走到那,李建成都回师直接去干刘黑闼了,那自己扯这些鸡汤有啥用?去拉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