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 网游竞技 - 大唐:我为天下先在线阅读 - 第二章 真穿越了

第二章 真穿越了

        就在陆辰感到进退维谷之际,突然发现一个致命的问题,就是他竟然没有发现摄像机,如果是拍摄的话,这周围应该会有摄像机才对,要是航拍的话...

        陆辰抬头看了看天上,也没有无人机啊,再说就这么两个半人,策马奔驰一下,就用无人机航拍,那只能说明这个剧组是真的财大气粗,还有一种可能,也是最扯淡的可能,老子穿越了!

        “等一下!”就在士卒拿着绳子来到陆辰面前的时候,陆辰突然大喝一声,直接把拿绳子的士卒给吓了一跳,不光是这个士卒,包括方启在内的其他人也都被陆辰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给惊到了。

        “尔还有何话说?!”不过方启不亏为致果校尉,虽然被陆辰一嗓子惊了一下,但是马上就恢复了镇定,直接催马来到陆辰面前,一摆手中的陌刀直指陆辰。

        “这位将军,敢问现在是何年月?”陆辰无视了方启点指自己的陌刀,直接抱拳拱手问道,既然要配合对方,自然要做戏做全套,没点演技,这特战队长也白干了。

        “是何年月?”被陆辰突然这么一问,方启一时也有点懵,毕竟陆辰这一身迷彩服,加上一双黑色陆战靴,他都没见过,所以陆辰突如其来的一问,让方启也有点懵了一下,“此间为武德五年七月!”不过即便对方是刘黑闼派来的细作,现在已经被自己带手下围困住了,也就不在意的回答了陆辰的话。

        “卧槽!武德五年?!”听到方启的回答,陆辰直接懵逼了,自己最不愿意相信的一件事发生了,老子他么的穿越了,还是唐初武德五年!

        腿伤莫名痊愈的欢喜,顿时间荡然无存,自己本来还想回特战队显摆一下的,这下好了,除非自己能再活个一千多年,不然以后自己队员能看到自己的估计就是一个碑,上面写着“陆辰之墓”几个大字。

        既然来了,也得活下去啊!总不能束手就擒,这个时代可不算后世的法治时代,虽然唐朝也有贞观盛世,可是现在是武德年间啊,还打仗呢!

        还没真正天下太平呢,武德五年,刘黑闼!

        艹!这不是平阳公主李秀宁和秦王李世民合伙干刘黑闼的时间段么?难怪刚才听到刘黑闼的名字这么熟悉,感情自己这他娘穿越到人家战场了。

        有道是宁为太平狗,不为乱世人,现在武德五年正干架呢,人命如草芥,自己还束手就擒?这个年代军纪可管不到自己了!

        这人生地不熟的,总得找个落脚地再做图谋才是,对方已经认定自己是刘黑闼的细作了,这要跟着回去,很大的概率一刀把自己咔嚓了!那多悲催,自己大好年华,穿越过来还没建功立业,直接先立碑了?说出去也不好听啊!好歹也曾经是特战队长啊!

        想到这里,陆辰扫视了一眼围着自己周围的几个兵卒,再看了一眼手持陌刀的方启,然后看了看外围的几匹马,心中有了计划。

        “这位将军...我说我不是细作,你信么?”陆辰冲着方启一笑,一抱拳,就在方启以为陆辰有话又说的一愣神的工夫,陆辰一个窝心肘直接击倒了面前拿绳子的兵卒,跟着一塌腰欺身至离自己最近的兵卒面前,掐腕、夺刀、飞踢一气呵成,兵卒被陆辰一脚踢倒,合围之势顿时露出了空档,陆辰趁此机会冲出了包围圈。

        说起来繁琐,陆辰这一套动作全部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出了包围圈,陆辰回身将手里的钢刀向催马赶来的方启抛去,跟着身子往前一纵,来到一匹马旁边,翻身上马,往马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骑马狂奔而去。

        “尔还说不是刘黑闼的细作!”被陆辰飞刀阻了一下的方启,催马在后面就追,刚才陆辰那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就算方启自己也未必能做的那么流畅,可见陆辰的身手绝对算得上高手了,因此,方启现在已然认定陆辰就是刘黑闼派来的细作无疑,说不得今天也得把陆辰拿下。

        陆辰骑马在前面狂奔,后面是方启,再后面是方启的几个扈从,三拨人一前一后,就开始了追击战。

        可是有一点要知道,方启和他的扈从对这一带熟啊,陆辰初来乍到的,也就知道个方向,哪知道哪是哪啊!要是给他个地图他还能找到地方,现在慌不择路的他知道往哪跑,只能催马往前跑,至于马要带他去哪,他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这一追一跑也就跑出去十五六里地了,陆辰回头看了一眼在身后紧追不舍的方启,这一回头,直接吓得陆辰冷汗直冒,就见方启一面骑马,一面弯弓搭箭。

        “大爷的!这孙子还用暗器!”陆辰抢的是方启扈从的马,这玩意有个马鞍马镫就不错了,哪有弓箭这种武器配备,其实本来也有配备的,不过方启是回关内检查布防的,所以扈从的马匹上就没有配备弓箭,只有两军交战的时候才会配备弓箭、马槊或者长枪、陌刀一类的兵器。

        陆辰一见方启要用弓箭射自己,直接矮身趴在马背上,祈祷这孙子射歪点,可不要射到自己。

        谁知道,方启这一箭根本就不是要射陆辰,而是斜指天空四十五度直接射了出去,带着强烈的哨音。

        “响箭!”听到声音,陆辰也知道方启射出的是响箭了,跟着再抬头,就看到前方出现了一排排兵卒,为首一匹白马,白马之上端坐一人,此人头戴金盔,身披鱼鳞金甲,后缀大红披风,旁边一杆大旗,上面一个“李”字。

        “完了!”一看前面那密密麻麻的兵卒,陆辰就知道自己跑不出去了。

        “我说马儿啊!你这是带着我自投罗网了!”陆辰无奈苦笑着拍了拍坐下马屁的脑袋。

        “既来之,则安之吧!”陆辰见跑不出去了,也就不再催促马匹,一拽缰绳,让马匹速度降了下来,缓步来到对方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