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官居天子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大坝决堤

第九十章 大坝决堤

        咔嚓!

        轰隆隆!

        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倾盆大雨‘哗哗’地倾泻而下。

        常宁县内,一片风雨交加。

        水是万物之源,可现在的雨水来得却不是时候,因为现在是八月下旬!

        常宁县种植的是晚稻,九月份收获,如今正是秋收前夕,稻田里已经不需要水了。

        不仅如此,这个时候下暴雨,对于稻田来说是个灾难,尤其是这暴雨还下了三天三夜!

        没错,这场暴雨已经持续了三天!

        暴雨在常宁县肆虐,县城的大街上风雨‘哗哗’,在地上淌着深深的积水。

        风雨中,街上空无一人,店铺也都纷纷紧闭,就连私塾都被迫放假了。

        赵禹家的院子里。

        两大三小,一家五人站在堂屋里,静静地望着门外的疾风骤雨。

        赵永卓眉头紧皱,一声叹息:

        “唉......都说今年风调雨顺,可到关键时刻却来这么一场暴雨,看来那些稻田又要减产了!”

        闻言,一旁的云安疑惑,仰着小脑袋看向赵永卓:

        “老爷,不是说稻田有了雨水就能丰收吗?怎么还会减产?我家以前就是因为连年干旱才被迫逃荒的。”

        “你还小,不懂农事!”

        赵永卓瞥了云安一眼,摇头道:

        “稻谷收割前已经不需要水了,如果这个时候下大雨,就容易把水稻打倒,稻粒会被打落,并且倒地的稻穗容易发芽,造成减产!”

        “哦!”

        云安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咧嘴笑道:

        “老爷,我们家现在又没种田,这雨下就下呗,管它减不减产呢!”

        “浑小子,胡说什么!”

        云安话一出口,坐在里边的胡氏顿时起身瞪了他一眼,哼哼教导道:

        “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是农人!这暴雨天虽说对现在的我们没什么影响,但影响到其他百姓也是不好的,我们不能看着乐呵,要有同理心!这样的暴雨天对谁都不好!”

        “是,夫人!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会了!”

        云安立马拉下脑袋,满脸知错。

        被胡氏教训了一顿,云安心中悻悻,可怜巴巴地看向赵禹。

        赵禹却没有理会云安,此时的他正扒在门边,抓耳挠腮地瞅着外面下个不停的大雨。

        见状,云安疑惑,跟胡氏赔笑了一下后,好奇地走到赵禹身后:

        “少爷,您这是怎么了?您也在担心农户家减产么?”

        “我担心得过来么?我这是在担心自己的东西!”

        赵禹白了云安一眼。

        闻言,一旁的织女立马走到赵禹身边,体贴道:

        “少爷,您担心什么?您可以跟奴婢说说。”

        赵永卓和胡氏两人,也是好奇的看向了赵禹。

        赵禹幽怨地看向织女,满脸纠结:

        “我们种在桃花村的辣椒啊,这雨下这么大,下了这么多天,我怕是辣椒树上的花都要被雨水打没了,辣椒也要烂地里了!”

        “呀!辣椒啊!辣椒要烂地里了吗?这可怎么办?”

        织女一声惊呼,辣椒是她亲手种的,也是赵禹喜欢吃的,现在听到要烂了,顿时急得不行。

        而云安,这会儿更是眼睛一瞪,急吼吼地就冲向了门外的大雨中。

        不过赵禹眼疾手快,一把就拉住了云安:

        “你干嘛去?”

        “少爷,我去桃花村啊,我去抢收辣椒,你快放开我!”

        云安扭过头,着急地看向赵禹。

        赵禹无语地翻个了白眼,然后拉住云安的手猛得往后一拉,直接把云安惯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去你个头,这种雨天,怕是你还没到桃花村,人就不知道要被雨水冲哪里去了!”

        没好气地瞪了云安一眼,赵禹没再理会,又看向了门外的大雨。

        不过胡氏看到赵禹又把云安打倒在地,却是一恼:

        “你个臭小子,下手总是没轻没重,我看你是又要讨打了!”

        一把扶起云安,胡氏挥手就要去揍赵禹。

        不过这时,两个小身体猛得一扑,一人一条腿抱住了胡氏:

        “夫人,不能打少爷,您要打就打奴婢吧!”

        “夫人,这不怪少爷,是我自己摔倒的!”

        织女和云安干嚎着,紧紧抱住胡氏,让她打不到赵禹。

        赵永卓在一旁看到,苦笑着摇了摇头。

        而胡氏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两个小东西,每次都这样,我还没碰到那小子呢!”

        “赵禹,你找两个小家伙回来,是特意给自己挡揍是不是?”

        恼怒地瞪了织女两人一眼,胡氏又咆哮地瞪向赵禹。

        不过赵禹这会儿却像是没听到一样,抓起放在门边的斗笠就戴在头上,然后冲出了堂屋,冲进了暴雨里。

        见状,赵永卓脸色一变,而原本怒恼的胡氏也被吓了一跳,连忙急喝:

        “禹儿,你这是要去哪?快回来,不然要被雨淋病了,娘不打你了就是!”

        “娘,不是的!我去隔壁虎爷家看看!”

        暴雨中传来赵禹的清脆声,其身影消失在了院中的‘哗哗’雨幕中。

        闻声,赵永卓和胡氏放下了心来。

        而后,胡氏甩了甩腿,没好气地让两小赶紧起来。

        两小满脸笑嘻嘻,连忙起身,起来时还不忘给胡氏弄皱的衣裙整理好,又惹得胡氏没好气地笑了起来。

        外边。

        赵禹出了自家院子后,两步就冲进了薛虎家院子。

        他之所以冒雨前来,是因为刚才在堂屋门口看到一个身穿蓑衣的身影在院子拱门前晃过,进了薛虎家。

        那个身影虽然被蓑衣遮住,但赵禹隐约看着像李宏弈,所以特地跑了过来。

        也正如此。

        一冲进薛虎家堂屋,赵禹就看到扎着裤腿、一双鞋湿漉漉的李宏弈,正站在屋里跟薛虎说着话。

        两人像是在说什么重要的事情,都是面色严肃,就连赵禹到来,两人也只是看了眼后,便没再理会。

        赵禹放下斗笠,在一旁听着。

        “虎爷,情况就是这样!桃河已经上涨严重,就连附近的稻田都快淹没了,再这么继续下去,淹没稻田是肯定的!而这几天暴雨,稻田里的水稻大半都已经倾倒,甚至好多稻粒都掉到了田里,今年怕是又要减产了!”

        一口气说完,李宏弈看着薛虎满是凝重。

        薛虎却是皱起了眉头,那只独眼露着疑惑:

        “怎么回事?桃河怎么会涨水溢流出来?以前连续下四五天暴雨都没这种情况,这次才下了三天怎么就涨水成这样?”

        “此事我也很疑惑,不仅是桃河,我刚才来的路上,发现宜水和城内的临江河也涨水严重,甚至一些河道较低的地方都已经溢流出来了!”

        李宏弈紧皱着眉头,摇了摇头。

        赵禹闻言,顿时好奇:

        “李伯,天下暴雨,河道涨水不是很正常的事么?”

        闻言,两人看向了赵禹,李宏弈摇头:

        “小少爷有所不知,我们常宁县的河道东高西低,落差大,不容易积水,就算下个四五天大雨都不易形成洪涝,而这次只是下了三天,河道就溢流出来有了洪涝的倾向,属实有些不正常!”

        “这样么......”

        赵禹沉吟,目光闪烁道:“既然这样,出现这种情况就只有两个原因了!一是下游河道不通畅,二是上游突然多了比以往更多的......”

        “天塌了!宜水上游的望江口大坝要决堤了!!!”

        赵禹话未说完,猛然间,外面的暴雨中突然响起一声凄厉狂吼。

        紧随这道声音,更多的狂吼从外面接连响起:

        “望江口大坝冲开了一个大口,大坝正在决堤,要不保了!”

        “大坝下游的两个村子已经被淹了,官府正组织人手筑堤抗洪!”

        “各位老少爷们快出来抗洪,不然县城都要淹了!”

        声声凄厉嚎叫在外面的大街上响起,雨幕中瞬间一片沸腾。

        听到外面的声音,堂屋中的三人脸色骤变。

        薛虎和李宏弈猛得从门外收回目光,瞪向了对方。

        李宏弈双手微微颤抖,急声道: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望江口大坝才刚兴建,是耗费了数万两银子的坚固大坝,怎么就这么轻易决堤了?”

        薛虎没有回答李宏弈,而是一声沉喝: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立马回桃花村,组织人手把洪水挡在村外!”

        “对对对,我现在就回去!”

        李宏弈立马反应了过来,抓起门边的蓑衣就冲出了堂屋。

        薛虎没有犹豫,后脚就跟着李宏弈冲进了雨幕中。

        而后,暴雨中传来薛虎的沉喝声:

        “禹小子,城里要乱了,待在家里别乱跑!”

        “知道了,虎爷!”

        赵禹冲到门前,冲着外面的雨幕一声大吼。

        紧接着,赵禹把斗笠戴在头上,冒雨跑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