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官居天子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暗格里的宝物

第八十九章 暗格里的宝物

        “少爷!您怎么知道这里会有暗格?”

        云安刚扔掉头套,顿时疑惑地看向赵禹,而织女也是讶异。

        “你之前不是告诉我,开元学馆的陆岩被飞贼盗了一幅字画么?那飞贼的包裹里并没有这东西,那就只能还藏在这里了!”

        看着云安,赵禹目光闪闪。

        赵禹之前一直有个陆岩搞他的阴谋论,只是飞贼身死无法对证,如今找到了飞贼的藏身之地,赵禹倒要印证一下。

        如果找到了那幅字画,那就说明赵禹想多了,如果没找到,那就说明陆岩跟飞贼脱不了干系。

        至于说飞贼会不会把东西藏到其他地方,赵禹是不相信的,因为这里是飞贼的地方,而且飞贼逃跑时也没暴露这里,说明他在保护这里,这里对他很重要!

        如此地方,飞贼要藏东西肯定藏这了!

        “对对对,还有字画,快点找!”

        经赵禹一提醒,云安立马想起了这事,顿时兴奋地招呼织女四处翻找了起来。

        赵禹也没闲着,同样开始寻找。

        顿时,破旧的房间内一片翻乱。

        不过,房间就这么点,东西也就这几样。

        很快,三人便把房间翻了个遍,就连墙壁都敲了一遍。

        “少爷,什么都没有找到!”

        从床底下钻出,云安满脸失望地看向赵禹。

        “没有么......”

        赵禹丢掉敲墙壁的棍子,目光闪烁了起来。

        如果没有找到那幅字画,也就意味着陆岩家被盗说不定是假的了,那陆岩跟飞贼有关系的几率就很大,那他跟陆岩也就要有仇了......

        “少爷,外面还有好多房间呢,东西或许藏在那些房间里,要不我们去那边找找?”

        看到赵禹不说话,云安以为赵禹失望,立马亮起眼睛指着外面。

        听到云安的声音,赵禹回过了神来。

        不过不等赵禹开口,旁边细细打量房间的织女,缓缓道:

        “飞贼应该没在外面那些房间藏东西!刚才进来的时候,奴婢都看仔细了,外面那些房间的门窗都布满了蜘蛛网,那些蜘蛛网上布满了灰尘,显得老旧,应该是往年留下的,这也说明飞贼没去过那些房间,不然门上那些老旧的蜘蛛网就会掉落。”

        闻言,赵禹看向织女,就见织女的一双大眼睛此时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显得很是自信。

        见此,赵禹讶异。

        而在赵禹看向织女时,织女一双扫视房间的眼睛像是发现了什么,顿时俏眉微蹙地朝床榻走去。

        赵禹的目光跟着织女移动,看着织女走到床边,然后蹲在了床前,打量着床前那块薄薄的垫脚石。

        那块垫脚石半米长,二十公分宽,薄薄的,乌漆麻黑,严丝合缝地贴在地上。

        “垫脚石吗?”

        赵禹见状,顿时走了过去,蹲在了织女旁边。

        而原本就站在床边的云安,也是立马蹲下。

        他们之前都盯着房间里的各种柜子物品和四面墙寻找,倒还真忽略了这块垫脚石。

        这个时候,三个小脑袋凑在一起。

        织女指着垫脚石边缘的灰尘,目光闪闪道:

        “你们看,这边上这些灰尘有细细的划痕,说明垫脚石有可能被移动过,你们说东西会不会在这垫脚石下?”

        “看看不就知道了!”

        云安说干就干,抬脚就把垫脚石往旁边踢去。

        只是,一脚下去,看似随意放在地上的垫脚石却岿然不动,让得云安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幸好被赵禹及时拉住。

        “怎么回事?难道是镶嵌在地上的?”

        云安扭了扭疼痛的脚,懊恼地看着垫脚石。

        赵禹却直接撸起了衣袖:

        “撬开它!”

        说着,赵禹伸手就去掀垫脚石,打算先试试垫脚石嵌得有多紧,然后再撬。

        只是这次,赵禹刚一用力,垫脚石就被掀开了。

        却是,垫脚石的面板下,还有个小号的长方形卡槽,像个盖子一样盖在地上,让其左右移动不了,只能掀开。

        而掀开垫脚石后,赵禹三人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却见那垫脚石下,确实盖住了一个长形暗格,里面正放着一个黑色大包裹。

        “还真有!云安,把它拿出来!”

        手上扶住垫脚石,赵禹急忙吩咐云安。

        云安欣喜,一把就拿出了包裹。

        待赵禹把垫脚石放下,云安随即把包裹放在了垫脚石上。

        三人目光炯炯地看着包裹,赵禹直接打开了它。

        却见,包裹内全是古董。

        一幅卷轴,一尊巴掌大的玉佛,一个黑釉小碗,一件青瓷三足笔洗,共四样东西!

        赵禹看着这些东西,眼睛铮亮,虽然他不懂古董,也叫不出这些东西的名字,但不耽误他欣赏啊。

        这些东西,除了那幅卷轴,每个都是精美无比,一看就价值不菲。

        “少爷,有字画!”

        云安不懂其它,看到那幅卷轴,立马拿起递给了赵禹。

        赵禹接过卷轴,打开看了起来,云安和织女也把脑袋凑了过来。

        卷轴是一幅字画,画着梅花,还题有诗。

        “唐寅!唐伯虎的画?”

        看到上面的落款,赵禹眼睛一亮。

        画上的落款和印章,赫然写着‘晋昌唐寅’,正是唐伯虎的话。

        当然,赵禹不识货,不知真假。

        “少爷,你说这是不是陆岩被偷的那幅画?”

        从画上移过目光,云安看向赵禹。

        赵禹白了他一眼:

        “我怎么知道?陆岩又没说他被盗了什么画!”

        说着,赵禹把画重新卷了起来。

        不过赵禹虽然这么说,但心中也稍稍安心,有了这幅画,至少说明陆岩被盗之事大概率为真了,也说明陆岩跟飞贼没关系,他之前想多了。

        卷好画轴,赵禹随即把它放回了包裹里,然后把包裹重新扎好,朝云安吩咐道:

        “把东西放回暗格里藏好!”

        “这......少爷,这些东西一看就老值钱了,不带回去,干嘛还放在这里?”

        云安顿时迟疑,眼巴巴地看着垫脚石上的包裹。

        闻言,不等赵禹开口,织女便指了指云安的脑袋:

        “笨!这些东西可都是飞贼偷来的,我们要是带回去,被别人发现了怎么办?那我们可就成飞贼的同伙了,会被官府抓的,还会连累夫人和老爷!”

        “不错,你小子就不能像织女一样聪明点?”

        赵禹点了点头,敲了敲云安的脑袋。

        “哦!我明白了!”

        云安嘟着嘴,揉了揉被敲疼的脑袋,然后急忙把包裹重新放回垫脚石下面。

        等把东西藏好,赵禹又让云安和织女把房间清理了一下,把属于飞贼的那些东西全部处理掉,甚至外面被云安扔掉的老人头套都没放过。

        直到做完这一切,赵禹才把房间又布置了一番,然后带着云安和织女走出了房间。

        “你们两个记住了,这里的一切都不许告诉我爹娘!”

        站在房间外,赵禹严肃地看着云安和织女。

        “我们记住了,少爷!”

        两人都是赵禹救的,当然是赵禹说什么就是什么,立马重重地点了点头。

        见状,赵禹这才带着两人又翻墙出了宅子,然后消失在了对面的那片竹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