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八五:零售巨头在线阅读 - 第120章 是有事情还是送赔偿金?

第120章 是有事情还是送赔偿金?

        第120章    是有事情还是送赔偿金?

        冬天,屋后的地方有些阴冷阴冷的,

        一阵风吹来,面前的老太太甚至打了个寒颤,

        但是赵立文却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他此刻只觉得自己心里火热,

        真相就在这张照片上了。

        拿起老太太所指的那张照片之后,赵立文仔细的将其端详了一番。

        打量着照片上的那个人,赵立文很快就发现了他和另一个的最大区别。

        只看一寸的照片,两个人脸型都是国字脸,看不太出来什么东西,

        但是老太太指的这个人明显的更胖一点,整个人在照片里显得也略微发福。

        最为明显的便是那特意做好的发型,可以说这个发型绝对会让大部分人过目不忘。

        “我说奶奶,你还记不记得他有什么特征了。”

        虽然赵立文看出了这些区别,但他还是打算好好求证一番,以防奶奶认错人。

        “我就记得他那小子长得白白胖胖的,不像是个出力气活的。”

        “其他最为明显的应该就是他那个标志性的大背头,除了他之外十里八乡里,我可没见过第二个人留这种发型的。”

        戴着老花镜又打量了一遍这两张照片后,老太太相当肯定的指着高小民的照片。

        再找张纸把老太太所说的这些特征全部都给写下来以后,赵立文反而多留了一个心眼,既然死者家属拿到赔偿之后,立刻卖了房走人,如果要是能找到死者家属,那这些事将会变得更加容易解决。

        “奶奶,你知不知道这家人卖了房子之后去了哪里,咱们这十里八乡可很少有外嫁进来的,他这卖的房十有八九该是要回娘家。”

        听到赵立文的询问,老太太也不疑有他。

        “如果我要没记错的话,当时他娶媳妇儿,娶的是五里堡的,对,没错,就是五里堡的,他家离咱们这儿大概有七八里远,至于究竟有没有回娘家,那我就不知道了,毕竟那天一大早我就看她收拾好行李离开了。”

        “如果你要想知道她去了哪里,那你就去五里堡她娘家去问问吧。”

        从老太太嘴里得到这些消息之后,赵立文点了点头,

        一个老太太,估计也就能知道这些东西了,在问了几个问题之后,老太太也说不出别的什么有用的信息。

        把两块钱和粉皮一股脑塞到老太太手里之后,赵立文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看着手里的钱,老太太脸上的皱纹似乎都笑得舒展了开来。

        赵立文在从老太太嘴里得知五里堡这个地名之后,心里面有了些想法。

        既然知道了那个女的家里是五里堡的人,那么对方跑都跑不掉。

        不过赵立文并没有直接去五里堡找女的娘家人,去询问这些事情,以免打草惊蛇。

        而是带着自己的货物边走边卖,一路卖到了五里堡。

        五里堡不少人在见到粉皮以后,都一窝蜂地涌了过来。

        “你们竟然能把货卖过来,可真是太好了。”

        原来,五里堡的人早就已经知道了,粉皮这样东西。

        然而他们却因距离集市太远,只能隔三差五去集市上采买一些。

        见身旁围了一大帮人,赵立文在卖货的同时也开始打探起了自己所想要的情报。

        “听说你们村有个远嫁出去的闺女丈夫死了?”

        听到赵立文询问,周围人一片哗然。

        “无意冒犯,我只是想给我一个远房亲戚做个媒,大家都知道五里堡的妹子可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漂亮。”

        听到赵立文这番话,周围人顿时和他变得熟络了起来,几个胆子比较大的甚至敢,搂住他的肩膀。

        “那你可真的找对人了,这家最近好像正在给他物色新的夫婿呢。”

        “真是羡慕他们家,平白无故拿了一大笔赔偿金,又卖了人家的院子,赚了一大笔钱,他们家这下可一跃成为了我们五里堡有名的大户。”

        听到有人提及这些事情,边上那本在观望的一些村民也都混了进来。

        每个人的八卦之心都在熊熊燃烧。

        “你别说了,人家这些日子早就已经往家里带过男人了,估计早就已经物色好了新的对象,就是可惜了,他那个死去的老公这还没多久,他老婆就已经想着改嫁了。”

        “你小子最好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按他家这种情况怕是早就物色好了人选,你想把你亲戚介绍过来太难了。”

        既然周围村民你一言我一语,把这些事都说得明白,赵立文在心里暗暗的把这些事情记了下来。

        见周围人探讨这些事的热度逐渐下滑,赵立文猛然想到自己,似乎可以抛砖引玉,看能不能再调出来一些更加劲爆的消息。

        “我在来的路上,路过了他丈夫家所在的那个庄,他们那庄里对这件事情也都议论纷纷。”

        “庄里几个和他家住的比较近的,都说她已经直接卷款跑了,远走高飞,这辈子不可能再回咱们这穷地方了,毕竟兜里有了钱,谁愿意在这个村子里呆着。”

        听到赵立文提及这件事,周围村民都哈哈大笑起来。

        “落叶终究还要归根,就算是她再怎么想跑,她总也要回家呆上几天吧,更何况前些日子我们已经看到她回了村里,从那之后便深居简出很少出来。”

        “不过俺哥几个平常闲逛时,听到她家院子里的动静,这人绝对没走,还在家里呆着呢。”

        听到这些消息,赵立文连忙在自己的本子上记了下来。

        一旁的人以为赵立文是在记账,也没过多的上心。

        “我记得那婆娘带回来的小伙可是相当白嫩,当时村里不少还未婚娶的小姑娘,见到对方都春心暗动。”

        “不仅如此,那小伙还穿着蓝色的工人装,看来是厂里有稳定工作,这可是绝佳的婚配对象啊。”

        “我可是听说,那小子那身衣服是酒厂的……”

        听到有人无意提及这件事,赵立文赶忙拿笔给记了下来。

        这将会是相当关键的一个证据。

        “你说这家人才前脚喝酒喝死,后脚就和酒厂的人勾搭在了一起,这件事情该不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吧。”

        突然当一个村民在联想到这种事情后,都不由得开始怀疑了起来。

        然而他的这个话题还没说下去,便被人直接给打断了。

        “别瞎说,可能那个酒厂的人是过来向他们赔礼道歉给赔偿金的,你就不要在这里瞎猜了,人家年纪轻轻成了寡妇,你在这样在背后造谣生事,你怕是要被人戳脊梁骨。”

        还在这些村民议论的时候,赵立文依旧在笔记本上不知在写着些什么东西。

        这一趟五里堡之行,将这之前一直缺失的证据,全部都一次性补上。

        如今在和老太太之前所说的那些事情互相映照上之后,赵立文心里对这些事已经明白了大半。

        在五里堡把货物卖的差不多以后,赵立文才总算踏上了归程。

        看着手里本子上记着的那些各路情报,赵立文心里满是激动。

        这么长时间,他一直都不知该如何报答林丰的恩情。

        在林丰面前他就弱小的像个孩子一般。

        如今能够帮到林丰,这让赵立文整个人都很是兴奋。

        回到粮站的时候,林丰正躺在院子里,悠闲的晒着太阳。

        “林丰,我把你要的情报都给打探回来了,甚至还知道了些比较重磅的消息。”

        推开门见到林丰的那一刻,赵立文直接丢下了身上的货物,火急火燎跑到了林丰身旁。

        再把自己做好笔记的小本子掏出来以后,赵立文便对着上面的东西念了起来。

        “在死者死后,那个人还去找过死者家属,随后死者家属就回到了他娘家,而且好像还带那个小白脸儿,去过他娘家,见过亲戚,而且钱好像都在那个女的手上。”

        说着说着两张照片从本子上掉了下来。

        看到掉落在地上的照片,赵立文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瓜,就好像在懊悔什么事情一般。

        “我就说我忘了个最关键的事情,那个老太太记得去找过死者家属那个人的具体长相,我把照片再给他看过以后,他便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人。”

        拂去照片上的灰尘之后,赵立文连忙把标记的照片递到了林丰面前。

        看着手里有个标记的照片,林丰不断回忆着之前江陵所形容的刘石头的形象。

        然而这个人的形象却怎样都对照不上。

        见此情形,林丰把另一张照片也拿了过来,看着另一张照片上那皮肤黝黑,面色有些沧桑的样子    ,

        林丰意识到,现在这件事情的凶手已经可以慢慢锁定了。

        “老太太说那小子长得很是白嫩,就不像是个干体力活的人,而且他最大的特点就是留了个大背头。”

        还在赵立文对林丰复述那个人具体长相的时候,林丰盯着两张照片发呆,心底不知在想些什么。

        在不知道这两张照片都是谁的情况下,林丰也不敢妄下定论。

        为难了一会儿过后,林丰从躺椅上站了起来。

        “这样,你现在就去找江陵,把江陵给我叫过来,让江陵好好过来辨别一下,这两个人究竟哪个是哪个,咱们就不要随便妄下定论这件事,可是人命关天,不小心做出错误判断,那可是个大麻烦。”

        听到林丰的指示,赵立文赶忙把笔记本给收回了自己的怀里,扭头就向着外面走去。

        可才刚刚推开门,正好看到刚骑自行车过来的江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