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八五:零售巨头在线阅读 - 第118章 新目标调查开始

第118章 新目标调查开始

        第118章    新目标调查开始

        已经过了小雪了,天气越来越冷,

        哈出的气,都能升腾起一阵白雾,

        林丰就这样看着嘴巴一张一合的往外冒白色雾气的江陵,

        等江陵闭嘴之后,林丰才开口,

        “你现在这样先入为主可不行,这件事情是关重大,你可不能偏袒任何一方。”

        “既然他们两个眉梢的痣十分相像,那么他们两个人都要好好调查一番,”

        “现在你单单只查一个刘石头,肯定很容易就会陷入到一个死局当中,完全找不到任何的突破口,更何况你现在一直只调查刘石头,很容易误导其他人,这件事情就是刘石头做的,万一到最后查出来这些事情和他无关,那周围其他人该怎样去看他。”

        “而且法律上都讲疑罪从无,这件事情你先不要妄下定论,如今在没有任何确切证据之前,你不要去给他们任何一个人定罪。”

        听到林丰这番话,江陵张了张嘴想辩解两句,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说,只能低下了头。

        他如今也可谓是病急乱投医,有些乱了阵脚。

        看到江陵现在这幅的模样,林丰明白自己已经不需要再过多的去解释这些事情,江陵已经弄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

        “既然你那么着急,这件事情我给你说个最简单的办法,死者家周围住着的邻居,见过那个人的模样,你去把刘石头和高小民的照片都给我拿过来一份,拿给邻居去辨别,这样这件事情自然就能很快水落石出。”

        听到林丰这番建议,江陵立刻点头,答应了下来。

        林丰所提出来的这个方案确实是接下来在最短时间内能够破除这些事情的办法。

        “而且你回去之后,你不要再像现在这样,把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怪罪在刘石头身上,没事的时候你也去观察观察高小民,我感觉他和这件事绝对脱不开关系。”

        江陵临走的时候,林丰不放心的叮嘱道。

        其实经历过前世的权利倾轧,林丰反而觉得高小民的嫌疑最大。

        从林丰这里离开之后,江陵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方案,不过此刻他还不敢直接开始行动。

        回到厂里之后,江陵已要给所有新人建立档案为由,把他们全部都召集在了一起,给拍了一张照。

        被拍照的众人此刻看着站在那里忙碌的江陵心里都很是感动。

        要知道江陵作为厂长的大公子,还能为了他们在这里不断忙碌,已经超出了他们很多人的想象。

        然而在给刘石头和高小民两个人分别拍完照片之后,江陵却把摄影师拉到了一旁。

        “这照片现在能洗出来吗?”

        看着一旁无比关切的江陵,摄影师摇了摇头。

        “最快你也要等到明天才能来店里面拿这些照片。”

        得知这件事情之后,江陵有些不甘心的离开了这里。

        “一天就一天吧,正好趁着这个时间多做一些了解。”

        这一天的时间已经足够让他好好去调查一番高小民所有的底细。

        看着还围在那里静静等待情况的一帮人,江陵第一时间便回到了大院里,找到了自己和高小民之间的童年玩伴。

        看到江陵来找自己,发小们很是高兴。

        “我还以为你小子把我们这帮人都给忘了,这么长日子你一出去便一直没了其他的行踪,搞得我们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在和这些伙伴们寒暄过后,江陵便单刀直入,把事情引到了自己回来的目的之上。

        “你们最近有没有感觉高小民有点反常,我感觉高小民有点不太对劲,可我又不说不上哪儿出了问题。”

        “你们有知道他是怎么回事的吗?

        我怕突然问他,让他不开心,”

        “所以想着回来先问问你们。”

        听到江陵的询问,他们并没有过多的怀疑,毕竟江陵从小到大,便是他们这些人当中的主心骨。

        在所有人都不断回忆这件事情的时候,其中一个像是猛然想起了什么一样。

        “高小民这些日子好像是发了笔横财出手,明显比原来阔绰多了。”

        在有人提了这么一句之后,其他几人也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

        “我就说吧,他这些日子绝对是在外面挣到钱了,前些日子他一回来便说要请我们出去吃饭,我们当时有事走不开身,便只有虎子和二狗跟他一起去了。”

        “当时他请虎子和二狗去了国营大饭店,当时他们两个回来还冲我们炫耀来着,我好后悔当时没有答应他一同过去,那可是国营大饭店,吃顿饭要花好多钱。”

        看着周围几人那异常懊恼的神色,江陵心里所想的事情却并没有那么简单。

        “当时你不在实在是太可惜了,我记得他还说回头找到机会要单独请你,这可真的让我们羡慕坏了。”

        听到这么一句话。

        江陵心底那一缕不安,可谓是越来越严重。

        就算江陵还在思考该怎样继续去问些事情出来的时候,这几个小伙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手表,立刻飞奔着向着家里跑去。

        “回头有空再和你聊,我们几个该去上班了,再不去上班,家里老爷子怕是要打断我们的腿。”

        在几人离开的时候,江陵心里却一直在思考高小民这突如其来的高消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回去的路上,江陵心底依旧还在不断回响的这些事情。

        就在江陵心里,已经慢慢把凶手和高小民互相联系在一起的时候。

        突然之间,江陵想起前些日子正是工厂发薪水的时候。

        既然发了工资,高小民有能力摆阔,倒也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

        哪怕说国营大饭店消费再怎么高,他们厂里的工资也不是很低。

        在如此状况之下,高小民有能力请其他人去国营大饭店,好好搓上一顿,似乎也并不是多么大的问题。

        还在江陵不断去想这些事情的时候,自己已经回到了酒厂的门口。

        确认厂里已经没有其他事情后,所有人都大摇大摆的从厂里走了出来。

        高小民此刻更是哼着小曲从厂里走了出来。

        好巧不巧的是,他在工厂门口正好和江陵打了个照面。

        见到江陵的那一刻,高小民立刻就迎了上来。

        “刚刚想和你说,等会儿下了班出来一起吃个饭,可没曾想我才出来就已经找不到你了。”

        “现在正好刚好你也在,咱们两个去外面好好搓一顿,这么长时间没在一起聚会,我怕咱们的感情都稀疏了。”

        虽然江陵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可是想到林丰之前说的那些事情他还是得答应了下来。

        “今天说好吃饭的事,我做东,你可千万不要和我抢着买单。”

        听到高小民这番话,江陵脸色不由得一僵。

        当二人来到国营大饭店的时候,让江陵没有想到的是,这里的老板似乎和高小民相当熟络。

        走进包间之后,高小民直接大手一挥。

        “老板,菜什么的还按之前的上,我不差钱。”

        见高小民还像之前那样一如既往的大方,老板的眼睛都笑的看不着影子了。

        在老板离开没多久,几道热菜很快就被端了上来。

        看着上来便是几道硬菜,江陵胡疑的看了高小民一眼。

        虽然江陵相当好吃,但是他每次去小店当中也不敢如此大方的去点这几道硬菜。

        这几道菜好虽好,但是它的价格同样也极为感人,完全就不是寻常人所能随意消费得起的。

        “快尝尝国营大饭店这几道菜可是绝对的拿手好菜,每次过来我都必点这道菜。”

        看着高小民这副模样,江陵虽然感觉有点不太对头,但是他也不好说些什么。

        这一次江陵打算好好看看高小民这一顿饭到底能花多少钱。

        随着酒菜全部齐全,老板笑眯眯的退了出去。

        看着桌子上的这些菜,江陵一时之间都感觉有些肉疼,想要如此豪华的吃上一顿,哪怕是他都要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钱包。

        单单凭借自己一个人的工资是绝对没有可能在这里如此奢华的享受一番的。

        正是如此,江陵心里愈发怀疑林丰之前所说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

        现在只要看到高小民这一次的菜单,那么自然就知道高小民这些开支究竟有多大。

        然而此刻的江陵却是被高小民缠在了包间当中,完全无暇脱身。

        迫不得已,江陵只好陪着,高小民坐在包间当中大吃大喝了起来,倘若此刻他们二人的状态要是被人拍了下来,那指不定要出什么乱子。

        随着酒过三巡,高小民也慢慢喝的满脸通红,见高小民已经开始隐约有些喝醉,江陵便开始试图旁敲侧击了起来,如今他最想要去做的就是尽快搞明白高小民在这件事里究竟有没有嫌疑。

        “你工资都这样花掉了,难不成你真不打算攒钱娶媳妇儿了?”

        听到江陵的询问,高小民却像是完全喝醉了一般一直没有动静。

        见此情形,江陵赶忙跑到外面,打算找老板问问这一顿究竟花了多少钱。

        这么多硬菜,价格绝对不会便宜到哪儿去。

        “这次高公子才花了10块多,算不得大钱,您放心,高公子早就已经提前买好单了,您就放心吃就好了,高公子这么阔气的人还是相当少见的。”

        听到这个价格的时候,江陵心里不由得咯噔一跳。

        不过江陵此刻却并没有声张,而是很快就返回到了包间当中,看着高小民现在还是一副喝的迷迷瞪瞪的样子,江陵也没吭声,只是在一旁静静陪着她。

        “看你这副忧心忡忡的样子,难不成是有心事,你放心,这顿饭我请了你就不用太过担心消费的事情,这点钱对我来说什么都不算。”

        高小民的话,在加上老板熟稔的态度,让江陵愈发有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