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这个网游策划果然有问题林瑶在线阅读 - 14、烂人,都是烂人

14、烂人,都是烂人

        牧婉清不是一个患得患失的人。

        在决定要挣扎一下,免于丢掉工作的情况下,她也不找工作了,直接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幻想ol》的新版本开发中。

        第二天。

        她就找来了外包公司的负责人,然后带着林瑶和对方见面,接着林瑶找来钟修以及竹念巧开始和对方沟通。

        整个过程持续了一整天。

        价格、费用、开发流程和验收标准。

        外包方面的负责人听到一个月,看到那干货满满的策划书,脸和眼睛都绿了。

        最后经过不断的评估拉扯,大概三天多,才搞定诸如需求说明,开发方案,设计方案,进度计划等一堆麻烦事。

        而后面还有美术部分。

        外包形式相对于自有团队确实要繁琐得多。

        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林瑶和两个程序员将版本在功能和表现层面上给外包方描述出来,同时开始按照策划书以及外包方的意见制定项目开发进程单,之后林瑶这边会按照项目进程单的情况来验收,精准到每个小功能的实现。

        其实说实话,实现难度并不高,只是时间太紧了。

        因为外包方本来就全程参与过《幻想ol》的开发,这次更新无论是增加还是修改,其实都是在原有游戏的基础上更改,没有太过于理想,十分务实。

        这或许也是外包方愿意在时间这么紧张的情况下接下这份工作的原因吧。

        至于价格问题,牧婉清倒是没有多纠结,按照外包方团队所在地标准,考虑到工期和基本人工,花多少钱她闭着眼基本都能算个八九不离十。

        没什么好说的。

        很快合同就拟好了,双方签署了合同。

        现在就剩下一个问题了。

        一个不是技术问题的问题。

        付首付。

        要给钱。

        而这需要那位提桶总监签字。

        牧婉清没有将这件事告知林瑶,直接拿着合同离开,前往了上一层。

        提桶总监还在公司,去开发部的上头部门产品部暂避风头了。

        但开发二部还属于他分管。

        虽然预算在账上,但想要从财务那里掏钱,必须要他签名。

        至于为什么没有和林瑶说,其实也很简单。

        既然决定要挣扎,那她就打算撕破脸了,她有信心让那位提桶总监签字。

        搭乘电梯来到上一层。

        牧婉清径直走到了一个办公室前,深吸口气后,没敲门,直接推开玻璃门便走了进去。

        办公室内。

        一个看起来非常年轻白净,三十岁都没有的男人正坐在电脑后面,紧盯着屏幕。

        看起来是在工作。

        但……

        “碰!胡了!”

        妩媚机械的提示声,从屏幕两侧的音响传出。

        牧婉清微微蹙眉,脸上的厌恶不加掩饰。

        既针对这位陈诺总监,也针对麻将。

        而屏幕后面的开发二部总监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来,看到牧婉清,表情略微一怔后,笑道:“怎么了?牧经理?”

        他笑起来还挺帅的,阳光又自信。

        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那种会带着人跑路,然后把责任推给部下的人。

        但牧婉清很了解眼前这个人,木着脸将合同递给他:“总监,我打算为《幻想ol》进行一次大版本更新,这是外包合同,麻烦你签个字。”

        “……”

        名叫陈诺的总监抬头看了眼木着脸的牧婉清,笑容依旧,但没有伸手去接合同:“更新?这件事我都没听说啊,怎么就签合同了。”

        牧婉清面无表情道:“这是我自作主张的,跟你没关系,无论最后结果如何,我都愿意承担所有责任。”

        “自作主张啊。”

        陈诺弹了弹西装领子上的灰尘,移动椅子,看着办公室角落的盆栽,侧对着牧婉清:“这可不好办啊,虽然你说跟我没关系,但我毕竟是总监,要为整个开发二部负责,我不能因为你的一句愿意承担所有责任就签字,最后追责下来我怎么也逃脱不掉的,你说对吧?”

        陈诺视线从盆栽移开,重新看向牧婉清,这次略微带上了点侵略性,特地在牧婉清那双裹着柔顺黑丝的浑圆玉腿上多停留了一会,接着继续道:“比如说这款《幻想ol》,你自作主张找了外包方,导致了整个项目的失败,其他人怨言可是很大啊。你当时也说承担所有责任,还不让我帮你。”

        “现在游戏的情况都这样了,你还要折腾,你说我该怎么相信你?我很难相信你啊,口头承诺谁不会?”

        他身体前倾,双手托着下巴,目光带着些许压迫性。

        牧婉清呼吸变得急促。

        虽然知道这个人无耻。

        但当面听到对方的无耻言论,她还是有些受不了了。

        “别生气,我们慢慢聊,你先说说看你这次想要更新什么,我评估一下,坐吧。”

        陈诺看到牧婉清胸脯微微起伏着,放下托着下巴的手,脸色表情忽然变得热切了起来,示意牧婉清先坐。

        一副要和牧婉清好好谈谈新版本更新的模样。

        动作神态都挑不出一丝毛病。

        但牧婉清就是犯恶心。

        她深吸口气,忽然道:

        “我就不坐了,坐在你对面脏眼睛。”

        陈诺看着他,表情依旧未变,只是笑容似乎僵硬了点。

        “陈诺总监,你说是我自作主张找了《幻想ol》的外包方导致项目失败?其他人怨言很大?是妨碍你们捞钱,所以怨言很大吗?”

        牧婉清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导致项目失败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你和我都心知肚明——那就是你以及和你一起跑路的所有人,特别是你,能力不行!就是这么简单!”

        “整个开发部都知道,你是个废物,还说什么想要帮我,你想要潜规则我,你有这个资格吗?”

        陈诺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了。

        毕竟再怎么会装,被人当面骂废物也受不了。

        他再也保持不了贴心上司的风度,阴沉道:“滚出去,你以后别想在鹏城找到工作了,我敢保证,稍微有点规模的游戏公司都不会用你,滚!”

        “你把字给我签了。”

        牧婉清当然不可能直接灰溜溜的离开,她拿起合同书,再次递到了他面前。

        陈诺转过头重新看向屏幕,嗤笑道:“真以为自己是谁了?还想要钱。”

        “是吗?我劝你签了。”

        牧婉清撩了撩鬓角的发丝,突然露出笑容:“你还记得那个被你逼走的财务吧?那个有个儿子的梅姐,她把你和她说的话录下来了,而我手头上还有你们分钱的证据。

        你说……陈诺总监,如果爆出来你每次都挪动预算中饱私囊,内控那边还能压住吗?”

        “……”

        陈诺慢慢抬起头,咬合肌鼓动着,眼光如欲吃人。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以为每个月往我账上打钱就能拉我下水吗?”

        牧婉清脸上笑容越发灿烂:“那你也太小看我了,我现在明摆着告诉你吧,要么签字,要么我就和你同归于尽,我直接爆出来,挪用资金罪,你拉我下水,那我们就一起去坐牢好了。”

        “现在,陈诺总监,你想要怎么办?”

        牧婉清看着陈诺,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但同时浮现出来的还有狰狞以及不顾一切的疯狂。

        陈诺:“……”

        “签!立刻!马上!”

        牧婉清将合同狠狠摔在他的桌面上。

        陈诺看了眼桌上的合同,低头沉默许久后,慢慢拿起了笔筒里的圆珠笔。

        但他签字的同时,不忘嗤笑道:“还更新游戏,开发二部剩下的那些垃圾和你能做什么?还想垂死挣扎,真当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玩意了吗?”

        牧婉清看他签上名字,根本懒得再说什么,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拿起合同转身就走。

        跟这种烂人没什么好说的了。

        牧婉清将门关上,走出去没两步。

        身后就传来了什么东西被狠狠摔在地上的声音。

        引得办公室外面正在工作的人疯狂探头探脑。

        看来那位陈诺总监签完合同后,自认为平静的嗤笑嘲讽了两句明显没能平复内心的怒火,这会正在摔东西表达愤怒呢。

        牧婉清听到了,但根本没回头,只是勾了勾嘴角。

        烂人!

        跟自己的父亲一样,全部男人都是烂人!

        还不如楼下的小女孩。

        没必要去浪费时间。

        牧婉清抱着合同,轻轻推了推小巧鼻梁上的眼镜,在众人的注目中,走出了产品部,搭乘电梯重新回到了开发二部。

        刚进门。

        她就看到林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修长白皙的十指交叉,放在线条柔和的雪白下巴处,看着视线前方,托腮沉思。

        一副在想什么的模样。

        牧婉清笑了笑。

        你看。

        确实是比那些烂人要来得可爱靠谱吧。

        “你在干什么?”

        牧婉清来到林瑶身前,温柔的笑了笑。

        “哦……没什么,刚送走外包方的负责人随便找个位置休息会,顺便想想中午吃什么,这是你的位置吗?”

        林瑶站起身来,接着露出些许担心的表情:“这我坐你的位置不会被穿小鞋吧?我不是故意的啊……话说你这破椅子真硬。”

        牧婉清有些无奈:“你这到底是在认错还是在抱怨?”

        林瑶露出可爱的笑容,摆了摆手:“都有,不说了,我回去自己的位置想想策划书还有什么要完善的……”

        “等等。”

        牧婉清拉住她的手腕,无奈道:“马尾,怎么又扎成这副模样了,先坐下吧,我给你重新扎。”

        “啊?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