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怎么可能有很多娘子!在线阅读 - 第159章 榨干

第159章 榨干

        青龙堂内有一片神秘区域,叫作“山河苑”,那是青龙使平日经常活动的主要区域,外人不敢随意踏足,那里也是整个皇城司伤亡率最高的地方,主要是青龙使暴躁无常,脾气古怪,动不动就拿底下的人开刀,有时候出手重了,轻轻地一挥衣袖,底下的人就死伤一大片,所以,一般人是不敢靠近山河苑的,也没人愿意去山河苑当仆役。

        去那里,比上战场还可怕,说不定哪一天小命就没了。

        被叶无菱挑中的二人,神色不一。其中一名壮汉脸色发青,愣在当场,双腿像是灌了铅一般。

        白领事催促壮汉快点走,跟随叶无菱去山河苑做事。

        只能说这壮汉运气不佳,被选中了,白领事能做的只有为其深深默哀,祝福他能坚持几个月。

        不过还有一人,出乎白领事的意料....许舟不曾言语,只是自觉从队伍里出列,对着叶无菱作揖,而后便站在叶无菱的身后,他也是被选中的人选之一。

        与壮汉反应不同,许舟过于镇定。

        没别的,他知道叶无菱是来接自己的。

        “算了,那个不要了,就这一个吧。”叶无菱是时候开口,指了指许舟,而后离开。白领事和一干新晋杂役目送二人走远,皆是松了一口气。

        ————

        不多时。

        二人来到山河苑的地盘,叶无菱与许舟并不熟识,所以说起话来一板一眼,她知道眼前这小子是师姐邱萤颇为看重的人,能不能拿到大还丹恢复如初,全靠这小子的能不能成为陆仙子的死士。

        在此之前,许舟需得为魔教立一些功劳才行。

        既然魔教让许舟卧底皇城司,己方也只好将计就计。

        “今后,你便留在此地,日常就是清扫庭院,做着门房传话之类的活计,没有得到允许,不得进入山河苑后院一步,违者重罚。”叶无菱指了指身后的几栋楼,那里是邱萤的生活区,是山河苑禁地。

        “小的知道。”许舟点点头。

        “若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去请教师……门房老黄。”

        叶无菱又指了指院子门口,坐在台阶上,抽着旱烟的老头。

        那老头普通田间庄稼汉打扮,两条裤腿高高挽起,一头白发,脸上皱纹像是斑驳的老树皮,眼窝深凹进去,瞧见两人看过来,还扬起手臂热情打了一个招呼。

        “我还有事,先走了。”

        叶无菱似一阵风似的离开前院,只是路过台阶上的门房老黄时,她停顿片刻,从袖口中掏出一包上好烟叶,用黄纸包裹,像做贼似的递给了门房老黄。

        老黄拿着旱烟枪,往鞋底轻轻地磕了几下,把烟叶渣子磕出来,这才顺手接过,笑眯眯地说道:

        “还是小叶子懂事,不像里面那位。”

        叶无菱没说什么,快步进入院子,顺势把院门反锁。

        这一幕,许舟看在眼里,心里不禁泛起嘀咕:这门房不简单呀!

        老黄的身份绝对不简单,可能是扫地僧的角色.....许舟眼放金光,像是看见了什么宝贝,悄咪咪地靠近。

        老黄坐在台阶上,正在拆烟叶的包装,余光看见许舟一脸不怀好意地上前,便抬眼瞧了这小子一眼。

        “前辈,日后一起共事,多多关照,多多关照。”许舟抱拳套近乎,培养同事之间的感情。

        “好说好说。”老黄拍拍身边的位置,叫许舟过来坐。

        许舟也不拘谨,一屁股坐下,瞧着老黄慢慢拆开烟叶的包装,发出惊叹:“前辈,这东西不便宜啊,好东西。”

        老黄挑起眉头:“你认识?”

        许舟一时语噎。

        他就是顺口一说,他哪里认得烟叶成色的好坏。

        不过烟叶闻起来挺香的,看包装的风格,想来不是便宜地摊货,更何况还是叶无菱出手的货色,能是便宜货吗?

        不过,许舟现在好奇的是,老黄真实身份。

        刚才看叶无菱对老黄的态度,老黄绝对不是一个普通门房,于是旁敲侧击道:“前辈,您来这里多久了?没二十多年也有十几年吧?”

        老黄摇摇头:“不不不,我昨天才来的。”

        许舟:“.......”

        突然有那么一刻。

        许舟觉得自己这几声“前辈”叫亏了。

        特喵的就比自己早来一天!

        “看前辈仙风道骨,定是哪里的得道高人吧?”

        “不是,我是被人撵下山的。”说起这些,老黄突然变得委屈,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不吐不快道:“小兄弟,你知道玉清观吗?”

        许舟摇摇头,并不清楚。

        “不知道没关系,待我慢慢给你道来.....从前有座玉清山,山上有座道观,道观有一个道士.....不不不,英俊潇洒的道士。”

        许舟无力吐槽……老黄就差点名那个英俊潇洒的道士是他自己了。

        老黄不自知,继续道:“一年寒冬腊月,道士在山下路边偶遇一昏迷女子,瞧她可怜便带她上山,米粥喂养,救活了她……谁知这女子是个黑心肝的,醒来后,竟然强占了道士的道观,并开山立派,广纳门徒,这道观便是如今的玉清观。”

        “可怜那年轻道士空有一副好皮囊,却自幼不能习武,打不过那女子,还被那女子关在山上二十多年不能下山,从一个英俊潇洒的道士,变成一个半截入土的老翁,真是可怜,可悲,可叹。”

        老黄眼含热泪,抬头望天。想起自己前半生的遭遇就心有余悸。

        “更可恨的是……”

        老黄抓住许舟的胳膊,结巴了两下又道:“更可恨的是那女子强迫年轻道士,强迫他……哎,不说了……你猜我今年多大?”

        许舟看老黄的年纪,没有七十也有六十。

        “六十?”

        老黄摇摇头:“我今年才四十又三!”

        许舟震惊无比,这也太显老了吧。

        “前辈怎的……”

        “那女子竟然强迫,强迫我成为她的道侣,日日夜夜耕耘,不休不眠……我就成了这幅鬼样子。”

        许舟瞳孔再一次瞪大……好家伙,这是被榨干了呀!

        “前辈又怎的沦落到此地?”

        “来送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