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怎么可能有很多娘子!在线阅读 - 第150章 圣使

第150章 圣使

        入夜,漆黑如墨,一轮月牙挂在天空。杏花庄已被“姗姗来迟”的官兵团团围住,无数火把在庄子内移动,尤其是湖心亭那一片,湖水倒映火光,映如白昼。

        朱烈此刻现身庄子内,听户部的人汇报情况。

        时间一长,他便觉得户部的人实在啰嗦,有些不耐烦地摆摆手:

        “好了好了,本司使知道了,都退下吧,本司使会处理的。”

        等人走后,朱烈私底下召见周通。周通把午后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诉说。

        “目前来看,此次行动是圆满的。”

        朱烈点点头,询问周通的伤势如何。

        周通拱手道:“没事,都避开了要害。”

        “对了,他们现在人在何处?”朱烈问道。

        “派人跟着呢,二人现在在月亮崖。”

        周通顿了片刻,又道:“对了,大人,有两个女子目睹了全过程,属下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朱烈皱眉,偏头看了看被自己人拿住的徐府两姐妹,一时犯了难:

        许舟今日做的事情,不能暴露出去啊,要不然前功尽弃。

        要不杀了?

        一了百了。

        朱烈心里想到,死人的嘴向来是最牢靠的。

        周通看见朱烈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一时只觉瘆人的慌。

        ——————

        月亮崖。

        此处赏月是处好地方,崖上光秃秃的,怪石嶙峋,不长树木,距离杏花庄并不远。

        崖下避风处,二人相对而坐,四目相对。

        四周环境十分安静,只有不知名的小虫子时不时叫两声。

        许舟刚欲点起火堆,便被韦艄公出言阻止。

        只是一说话的功夫便咳嗽起来,引发身上伤势:“不要命了……咳咳咳。”

        许舟连忙放低姿态,拱拱手认错。

        韦艄公看了许舟一眼,并未多作责骂。

        今日若不是这小子恰巧出现,怕是自己也要跟着葬送在杏花庄。

        “你立刻回去。”

        许舟不懂什么意思,皱起眉头。

        韦艄公继而解释道:“你的身份不能暴露,官兵很快就会对这一片展开搜查。”

        许舟故作担心道:“那您的伤?属下实在担心。”

        韦艄公现在看起来脸色极为不好,本就黑瘦,现如今嘴唇发紫,还不停地咳嗽,显然是在跟周通的打斗过程中伤及到根脉,若是不及时医治,怕是……

        不过韦艄公却一点都不在意,伸手擦了擦嘴角血迹:“没事,我的伤我自己清楚,还死不了。”

        确实死不了。

        如果死了,就没人知道许舟的功勋。

        韦艄公还要回去,当着大家伙的面,提拔许舟呢。

        所以周通下手时,也是故意收了力,不至于几拳就打死韦艄公。

        “我走了,您怎么办?”

        许舟脸上流露出无比担忧的神色,不得不说,许舟就是吃卧底这碗饭的,已经完全融入魔教小喽啰的角色当中。

        韦艄公摆摆手,对许舟感官颇佳:“没事,我会在乡下养几日,之后再选日子进城……别耽误时间了,你快走,小心行事,千万别暴露了。”

        韦艄公又咳嗽两声,身子不停地颤抖。

        连推带搡地要许舟快点离开,远处已经能看到官兵搜捕的火光,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许舟没有办法,只好站起来对韦艄公拱拱手:“属下告退!”

        而后身形快速隐匿,消失不见。

        韦艄公起身,稍微处理一下这片地方,用树枝扫扫地上遗留的脚印,把许舟寻来的木柴也扔到远处,这才捂住真气翻涌的胸口,朝相反的方向遁去。

        他这种情况是不能进城了,得找个安全地方休养个把月,等伤养好后再做打算,在城外,也有烈火堂的据点,倒是不担心没有地方休养。

        韦艄公沿着月亮崖下的山谷慢慢走着。

        如此走了大约两刻钟,他忽然止住脚步。

        从他的视线往前看去。

        只见谷口的路边有块矗立的大石头,一位身穿夜行衣,束高马尾的江湖女剑客双臂环胸,抱着自己的剑靠在石头上,闭目假寐。

        韦艄公警觉起来,可下一刻又放下戒备心。

        对方若是想杀自己,自己早就没命,不用等到这个时候,自己还活着,说明对方不是敌人。

        韦艄公看着女剑客,稍微拱手:“请问阁下是?何故拦路?”

        总不会是碰巧遇见,定是故意等着自己的。

        白鹞鹰慢慢睁开眼帘,上下打量韦艄公一眼。

        瞧他伤重,下意识地从袖口中掏出一瓶丹药,想要抛过去替他疗伤,但转念一想这丹药过于珍贵,小小的韦艄公还不配享用,便暗自将丹药攥紧在手心。

        白鹞鹰转而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抛给韦艄公。

        韦艄公双手接过,一入眼,他瞳孔猛地一震,下意识地就要跪下来参拜:“属下参见圣使!”

        令牌韦艄公只在图纸上见过,说是遇见执有此令牌的人,便如教主亲临。

        魔教上下,也只有教主身边极为信任的几人才会拥有此令牌。

        白鹞鹰上前取过令牌,语气冷冷道:

        “从今往后,京城烈火一趟由本圣使统领。”

        “谨遵圣令!”

        自京城城门解禁之后,白鹞鹰便遵从教主之令,暗地里贴身保护许舟,不过只两三日的功夫,她便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

        许舟竟是皇城司安排进烈火堂的暗桩!

        事情太大,白鹞鹰一时拿不定主意,已经传信回去给教主,让教主拿主意,不过信件往来需要一点时间,她还没得到最新的指令。

        这几日,她日日躲在暗处,监视许舟,有几次差点被皇城司发现。

        今日也是如此,她也在杏花庄,也出现在湖心亭,和韦艄公打斗的那个人差一点就发现了自己。

        如果事情再这样不受控制继续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圣使?圣使?”

        韦艄公见面前圣使长时间不动,也不说话,只是眉头紧皱,于是壮着胆子喊了两声。

        白鹞鹰回过神来,未发一言,便要转身离去。

        韦艄公赶忙追上去,小心翼翼地问道:“圣使,今后教中之事可有安排?好让我等提前准备一下。”

        白鹞鹰始终冷着一张脸,忽的停住脚步:“一切如常,若是有事,我会再来寻你的。”

        说完,白鹞鹰身形“咻”地一声消失在原地,朝远处极速遁去。

        只见月色下一道黑影,快如闪电。

        韦艄公还有话堵在嗓子眼。

        圣使,您方向是不是搞错了?这边走安全点。

        白鹞鹰可没走错,为了单独见韦艄公一面,她可是跟丢了许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