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怎么可能有很多娘子!在线阅读 - 第145章 不会的打起来的?啪!

第145章 不会的打起来的?啪!

        杏花庄。

        庄子前的集市上。

        天地会一行五人,停在一处卖山货野味的摊子前。

        摊子简陋,就是地上铺着一块床单,上面摆满这几天刚刚打来,还新鲜的各种山货,野兔子,杂色野鸡居多,多的便是几条蛇,还有一头长着獠牙的黑毛野猪。

        “老板,咋卖的?”马猴蹲下来,指了指野猪。

        摊贩是附近的乡民,看打扮是一个猎户,浑身疙瘩肉,古铜肤色,他伸出五根手指:“不多不多,这个数。”

        “五两,你咋不去抢呢?”马猴当即站起来,怒骂猎户是个黑心商人。

        马猴没加入魔教前,也是贫苦人家出身。

        小时候跟随庄里的叔叔伯伯进山打野味,像这么大一头野猪,顶天半吊子钱,猎户倒好,一开口就是五两。

        “切,没钱就别买,走走走,别耽误我做生意。”

        几人见马猴还想上去理论两句,连忙拉走他,众人来到一处僻静处,商量对策。

        “你们说,那猎户是不是个黑心肝的?”

        马猴气急败坏,整张脸都涨红。

        其他人纷纷点头,附和马猴这位天地会会长,只许舟摇摇头,公然唱反调。

        许舟道:“其实也不算黑,此处在杏花庄,来游玩的都是达官贵人,买山货的也是他们。这些人在城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花钱向来大手大脚。五两对于他们而言不过是一壶酒的价钱。”

        “一头野猪,五两真不贵。”

        这么一解释,众人又都点点头,典型的墙头草两边倒。

        方才,众人思考如何混进杏花庄厨房下泻药,最后打定的主意便是伪装成卖山货的,上门推销自己的山货野味。

        “时间不等人,咱们大家凑一下钱。”许舟建议道。

        许舟率先掏出自己的钱袋,把里面仅剩不多的铜板拿了出来。

        其他人虽然肉疼,但是为了大业,都是拿出钱财支援。

        其中漕帮打手王大剑出资二两,圆脸富家公子田有财出资一两一钱,钓鱼老翁吴其礼出资十二文,许舟出资七文,加起来一共三两一钱十九文。

        众人把家底掏出来后,一起看向还未出资的马猴。

        马猴命令众人都背过身去,众人不明白所以然,但还是乖乖照做。

        男人嘛,藏钱的地方稀奇古怪,方才吴其礼的钱还是从鞋里拿出来的,臭烘烘的。

        “刺啦”一声,好像是裤子崩裂的声响。

        大家都没忍住,纷纷扭头看向马猴,只见他已经把外裤脱掉,正在撕扯自己的裤衩,裤衩上面缝了一个小兜。

        “会长不愧是会长,连藏钱的地方都与众不同,在下佩服!”不知是谁,悠悠叹了一声。

        马猴老脸一红,把自己的老婆本都拿了出来。

        最后众人凑得五两银子,前去买下野猪,准备去杏花庄后厨推销。

        “这样,我与陈近南,吴大剑进去,你们两个在外把风。”

        “好。”

        许舟和王大剑抬着一头百十来斤重的黑毛野猪,在马猴的带领下,一路打听,终于来到厨房院落前。

        小院里,早已经开始为午食忙碌,杏花庄每日都会准备堂食,不过需要游客拿钱购买,价钱也不便宜。三人探头看进去,发现里面的帮工还不少,光是摘菜洗菜的老妈子都有十几个。

        正张望期间,从身后走来几人。

        为首的像是杏花庄的厨房管事,他背着手,一副趾高气扬的姿态,走起路来一摇一摆。

        在管事身后还跟着一个精瘦汉子,这汉子许舟认得,只觉面熟得很,凝眉一想,许舟想起来了,这人好像是余平的手下。

        不过许舟并未戳穿此人身份。

        若是没有皇城司的人做内应,单凭自己几人扛着一头野猪,还想进杏花庄的厨房下泻药?

        简直是白日做梦!

        果然,还未等马猴说明来意,那精瘦汉子便主动走上前几步,叫几人把野猪放在地上,装模做样的打量了几眼,问道:“这头野猪卖吗?”

        马猴几人互相对视一眼:这?老天开眼了?想什么来什么。

        “卖,当然卖!”马猴赶忙说道,生怕对方反悔。

        可原本的厨房管事却一时犯难,伸手拦住,抱拳面向精瘦汉子:“大人,咱们杏花庄的厨房有野味,比这大的,小的,肥的瘦的,都有,不需要额外从外面买了。”

        精瘦汉子瞪了厨房管事一眼,厨房管事立马放行:“小的多嘴,掌嘴掌嘴。”

        就这样,许舟几人抬着一头野猪顺利进入厨房,开始偷偷下泻药之旅。

        ——

        “黄大人,您倒是说话呀?我们可是信您的,您可是提前都跟我们打过包票的,怎么临时变了卦?这七三恕我等实在接受不了。”

        “嗯?”黄利荣坐在位置上,揣着明白装糊涂:“何时说好的?本官可没说过,你不要血口喷人。”

        徐白芷已经坐回原位,自有其他脾气爆的商贾出来跟黄利荣扯皮,反正这段时间看下来,黄利荣就是不松口,坚持文书上的七三分成,想让大家伙都赶快签了,若是不签者便以剥夺皇商名额作为要挟。

        这事若是放在前一段时间,大家说不定就被黄利荣给唬住了,但是相处这么多日,大家也都知道黄利荣就是一个中间的代办人,手上半点权利没有。

        皇商名额也不是他想给谁就给谁,他想剥夺就剥夺。

        那边争吵的激烈,徐白芷和徐二叔则是小声交谈,说一些悄悄话。

        徐二叔面色发青,显然是没经历过这种大场面,一时被唬住,说话含糊不清:“白芷,咱们该怎么办呀?”

        他已经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办,下意识地把徐白芷当成主心骨。

        徐白芷只是抿了一口茶,脸上表情十分轻松:“二叔放宽心,今日还有的闹,卖布的苏氏布行和卖米的乌氏米行两位当家掌柜,可都不是省油的灯,放心,有他们两家闹,咱们只管安心看戏就好。”

        徐二叔听罢,松了一口气。

        但额上的汗珠还是越聚越多,顺着鬓角往下流,担忧道:“一会儿若是打起来,该如何是好?”

        “不会的。”徐白芷无比确定道。

        话音刚落,热闹成一锅粥的湖心亭中央,突然爆发出一声清脆响声。

        “啪!”

        黄利荣站起来扬起手臂,往苏氏布行的当家掌柜脸上狠狠甩了一巴掌:“今日,你不签也得签!本官说的!”

        徐二叔看着身侧微微失神的徐白芷:“白芷,你不是说不会打起来吗?”

        徐白芷挠挠额头,一时抿住唇。

        只觉这巴掌是打在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

        这前脚刚说完不会动手,眼下这?

        看来此次,姓黄的是狠了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