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怎么可能有很多娘子!在线阅读 - 第115章 呔!

第115章 呔!

        今晨有雾,轻薄如纱。

        范氏医坊位于平安县临河坊,雨花街四十七号。医坊占地面积不大,却是附近几条街道唯一能瞧病的地方。

        一大清早,太阳还未升起,医坊里便坐满了头痛脑热的普通老百姓。

        坐诊大夫是一个儒雅,平和的鳏夫,    街坊四邻都习惯地称呼他一声“范大夫”。

        随着一位穿着草鞋,露出脚趾的老艄公进入医坊。

        那高大的身影瞬间吸引医坊里所有人的注意,一大早前来看病的百姓们齐刷刷地扭头,皆是好奇地打量着他。

        踏踏——

        范大夫掀开帘子,露出半个身形,朝外瞅了一眼。

        “韦艄公,您好些日子没来了,今儿是哪里痛?”

        “脑痛。”

        “那进来吧,    我给你按一按。”

        范大夫微笑着请艄公进入诊疗室,    向外面正在排队,等待看病的街坊四邻们示以歉意。

        随着二人进入那道帘子后,医坊大堂内开始窃窃私语。

        “这艄公谁呀?”

        “好像是范大夫的好友,姓韦,隔三差五就来送鱼。”

        “哦,朋友啊,怪不得。”

        “也不知今天能不能轮到我瞧病。”

        “等着吧……反正不要钱。”

        姓韦的艄公跟在范大夫身后进入诊疗室,随手取下头上的斗笠和腰间的鱼篓,放在桌上。

        “人在后院。”

        “嗯。”

        韦艄公点点头,随即进入医坊后院。

        ……

        医坊后院,几乎没有可以下脚的地方,满院各种药材堆晒,一股浓浓的中药味。

        韦艄公进来后,蹲在台阶上的马猴下意识地站起身。

        只瞧他左拳放在胸口位置,右手负在背后,弯腰行了一个怪异的礼节:“香主!”

        许舟心思一动,这位就是韦香主?

        根据皇城司周通的说法,尚在京城平安县活动的魔教余孽,    皆是由这位姓韦的香主管理,他便是魔教小头头。

        魔教内部有三王七使十二护法之说,其中“七使”由金木水火木五行,再加上风雷二使组成。其中京城区域由烈火堂负责,烈火堂设堂主一名,下设三个舵主,舵主下面则是好几个香主,香主再下来便是马猴,王贵这等小喽啰。

        许舟能不能顺利进入魔教卧底,成为其中一员,全靠这位韦香主看不看得上自己。

        “他是谁?”

        韦艄公一眼就注意到院子里,坐在墙角位置,被绑住手脚的许舟。马猴走到近前,如实道:“随手抓来的人质,昨夜若是没他,属下脱不了身。”

        韦艄公听罢,稍微琢磨了下,    点了点头:“昨夜的事情我听范大大说了,来这里的路上,    也发现不少皇城司伪装成的暗桩在路口盯梢,    你这几日就躲在这里,等风声过去。”

        马猴眉头一皱,他自己的意思是,出城避避风头,可是香主既然让他躲在范大夫这里,他不好公然违抗命令,只能点头说是。

        “随我进来,将昨夜的事情,详细与我重复一遍。”韦艄公率先撩起帘子走进屋子,朝马猴招招手。

        待二人进去,院子里便只剩下许舟和范氏父女。

        范大夫在自己女儿耳边小声嘀咕两句,而后便起身,重新回到医坊,想来是去履行大夫职责去了。

        小姑娘名叫范圆圆,她等父亲走后,随手抄起靠在墙边,平时用来翻晒药材用的木制药耙子,对准许舟,像看管犯人似的。

        许舟被绳子绑住手脚,坐在墙角位置,一动也不动,只是笑吟吟地看着小姑娘。

        被盯着时间久了,小姑娘慢慢皱起眉头,小嘴也撅起来。

        “你为什么总是盯着我?”

        许舟耸耸肩:“因为你也在盯着我呀。”

        小姑娘想了想,是这个道理,随即闭上嘴巴,用心做好父亲交代给她的任务:看管好这个小偷,只要小偷有挣脱绳子的动作,立马大呼小叫。

        “你为什么要偷别人东西?”

        许舟一愣:“我没偷呀。”

        “骗子,那马猴叔叔为什么把你抓过来?”

        “可能,可能.....好吧,我就是小偷。”

        许舟思来想去,自己犯不上和一个小姑娘在这解释。他该想的事情,应该是一会儿那个韦香主了解完事情经过后,自己要怎样表现,让韦香主看上自己,吸纳自己成为魔教烈火堂的教众。

        虽然周通事先打过包票,说事先潜伏进来的内应会说服韦香主,把自己留在这里,自己完全不用担忧。

        但是,许舟还是不得不担忧。

        眼下,在这个院子的只有范氏父女,马猴和韦香主。

        那个先行潜伏进来的内应,许舟一时还看不出到底是谁,周通也没明说。

        马猴?

        这个人一看就不是,原因很简单,脑子不大聪明的样子。

        范氏父女?

        这个范大夫有点可能,但看着也不太像。

        小姑娘更不是,估计都不知道内应两个字怎么写。

        韦香主?

        这个第一个就被排除,这个若是皇城司内应的话,自己还费这么大劲干嘛。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也是最为不妙的一种情况。

        那就是内应现如今不在这个院子里,被韦香主派出做别的事情了,若是如此,自己八成要嗝屁。

        到底是谁呢?

        戳戳——

        许舟正在忧愁,想事情的时候,范圆圆壮着胆子,拿着药耙子上前戳了戳许舟的肚皮。

        小姑娘一脸认真,眼睛睁地大大的。

        “说,你为什么要偷别人东西?”

        许舟想捂脸哀叹一声,但手被绑住,心有余而力不足。

        “你先给我解开,我就告诉你。”许舟努努身上的绳子,骗小孩。

        范圆圆眼珠子一转,“呔”地一声,用药耙子打在许舟脑袋上。

        我焯!

        许舟觉得自己要毁容了,这小屁孩欺人太甚。

        见小毛贼不安生,范圆圆立马撒腿跑回医坊,把他爹喊了出来。范大夫先是摸摸女儿的头,说她做的真棒,顺便把小姑娘手中的药耙子夺过去,怕伤着自己的女儿。

        “别动,安生点。”

        范大夫来到许舟身边,紧紧他身上的绳子,又瞄了屋内一眼,小声说了一句:“一会儿见机行事。”

        许舟瞳孔一怔,看了面前的大夫一眼。

        随后轻轻点了点头,嘴角也情不自禁扬了起来,皇城司办事就是靠谱。

        “圆圆做的非常好,但是不许再拿药耙子了打人了,小偷也是人,也会疼的。”

        “知道了,爹爹。”

        说完,范大夫饶有意味地看了许舟一眼,重新回到医坊,应付今日上门的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