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怎么可能有很多娘子!在线阅读 - 第086章 臀儿

第086章 臀儿

        “啪~”

        光线昏暗的小院子中,折了一条胳膊的无良少年许舟抬起一条腿,踩在台阶上,让大腿和膝盖弓起来,另一只手轻松拎起黑裙小姑娘的领子,把她按在自己的腿上,像按砧板上的鱼一样。

        然后“啪~”地一巴掌,不由分说地扇在小姑娘的翘臀儿上。

        声音清脆,悦耳动听……

        虽然事后不知道朱大哥会不会怪自己多管闲事,但许舟管不了那么多,先打一顿再说。

        朱大哥每日忙于公务,肯定疏于对闺女的管教。

        要不然也不会让闺女在皇城司里乱跑。

        小姑娘这么小就无法无天,口不择言。

        长大了那还得了,肯定嫁不出去。

        “还敢不敢了?”

        邱萤被许舟按在腿上,身子悬空,一个劲地胡乱扑腾。

        这一巴掌打在她的臀上,她整个身子为之一颤,如触电一般,从头顶到脚底板都在酥麻。

        身子一动不动,眼睛瞪的圆圆的,嘴巴也张的圆圆的,表情僵在脸上。

        要知道,她可不是一个八九岁的小女童,而是一个心理年龄超过四十岁的道姑,以前,连手都没让男人摸过,这次竟然……

        竟然被一个男子按着打,打的地方还是……

        见小姑娘小脸通红,嘴上却不说话,许舟往手掌哈了几口气,混不吝地又拍了小姑娘臀儿一下。

        “啪~”

        不得不说,小姑娘不愧娇生惯养,细皮嫩肉,臀儿更是q弹。

        “哎呀——我我我……”

        邱萤又羞又气,急的话都说不利索,在许舟腿上张牙舞爪,双腿双手齐用。

        可不管她怎么乱动,就是下不来……她怀念自己武功盖世的日子。

        “别乱动,说!还敢不敢了?”许舟把邱萤扶正趴好,扬起巴掌作势就又要打下去。邱萤紧紧咬着贝齿,小脸蛋憋的通红,耳根也红了,像只粉嫩的剥了皮的蜜桃似的,能掐出水儿来。

        “臭小子,我不会放过你的。”邱萤扭头,恶狠狠地瞪着许舟,心里发誓一定要杀了他。

        “嘿!”许舟撸撸袖子,不信邪,连续又打了几巴掌。

        “啪啪啪……叫你嘴硬,还敢不敢了?”

        “呀——”

        每打一巴掌,邱萤身子都跟着一颤,羞耻极了。

        ……

        ……

        寂静的小院里,时不时传来清脆的巴掌声响。

        穿黑裙的粉嫩小姑娘臀儿火辣辣的疼,最后没有办法只得张大嘴巴,露出尖尖的虎牙,照准许舟的腿咬了下去。

        “嗷呜~”

        许舟吃痛,松开小姑娘,捂着腿大呼小叫,在院子里蹦来蹦去,疼的眼泪都挤出几滴:“你属狗的?下嘴用得着这么狠?”

        邱萤成功得以脱身,抿抿嘴唇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像个小女流氓似的,双手一拍,叉腰道:“老娘虽没了功力,但也不是软柿子,不是任谁都能拿捏的。”

        “咯吱——”

        话音刚落,紧闭房门被打开。

        许舟暂且放弃继续教训邱萤的念头,上前两步,来到门口许寿仁面前,着急问道:“我师姐如何了?”

        看着许舟脸上殷切的神情,许寿仁先是伸手掸掸衣袍上不小心落的灰尘,好像故意在吊许舟胃口。

        “到底怎么样了?”许舟急道。

        恨不得冲进屋子亲自查看。

        “没事。”许寿仁重新背负双手,瞥了一眼许舟,眸中多多少少透露出几丝不喜之意。

        姜红豆毕竟是陛下爱女,又是公主,怎能终日和一个男子共处一个屋檐下?

        “你也有好几日没回家了吧?快些回家去吧。”许寿仁摆摆手,叫院外的王府护卫“送”许舟回家。

        许舟还想进去看一眼姜红豆,但被几位护卫合力“叉”了出去。

        院子里顿时安静下来。

        许寿仁自顾自地在院子的墙角位置坐下。

        加柴,打开瓦罐的盖子,往里加了几种名贵药材,生火扇风。

        一切都很自然,熟练。

        看的邱萤心中不是滋味,她上前几步,指着屋中的姜红豆,质问许寿仁:“你救她,为何不救我?”

        许寿仁没看邱萤,略显沧桑的脸上挤出一抹苦笑,手中蒲扇轻摇不停,只是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淡淡说道:“早就说过,本王救不了你,不是不救。”

        “为何救不了?”邱萤追问道。

        “你的病……不在本王擅长的范围之内。”许寿仁道出实情:“想必你自己也知道,你玉清观的功夫着实古怪。在世间各大修习法门面前,独树一帜,或许只有魏道在这,才能救你。”

        不是许寿仁不救,而是他能力不足。

        玉清观是处道观,就在京城外的玉清山上。原本只是宫中嫔妃出城上香祈福纳福的地方,后来玉清观不知从哪里得到一本秘籍,观中的人才开始修炼。

        只不到一甲子的时间,原本在江湖上籍籍无名的玉清观一跃成为新晋豪门,虽然观中弟子不多,但每一个实力都不俗。

        特别是邱萤,年仅四十便已入二品,乃惊才艳艳之辈。

        只是玉清观的功夫着实古怪。

        功夫越深,连容貌和身体都改了,有入魔的趋势。

        邱萤听罢,沉默不语,站在原地好半晌一句话都不说。

        许寿仁从身边拿来一个小板凳叫邱萤坐,邱萤匆匆瞥了一眼,立马扭过脑袋,感受到来自臀儿上火辣辣的痛感,心中把许舟那个臭小子已经列成死人一类。

        “魏道在哪?”

        许寿仁摇摇头:“不知道。”

        魏道的行踪向来不定,如果不是他自己主动现身,外人一般是寻不到他的,就像这次魔教大举进攻京城,魏道从头到尾都没露个面,实乃高人风范。

        咕噜咕噜——

        药罐子热气腾腾,发出轻微的声响,盖子被蒸汽顶的一上一下。

        “她的伤怎么样了?”邱萤指着屋中的人,多问一嘴。

        许寿仁有些意外,邱萤和姜红豆素来不和,邱萤恨不得姜红豆早日死了,没想到今日竟然会主动关心起姜红豆的伤势,真是稀奇。

        拿来白布裹在药罐把儿上,又取来一只碗,倒了一碗药味很浓的黑褐色药汤,且先凉着。

        许寿仁眨眨眼,才道:“情况不大好,六感中又失一感。”

        邱萤蹙眉一惊。

        据她所知,姜红豆三年前遭到功法反噬,六感中便失去视觉一感,至此眼睛看不见东西,不能视物,变成一个瞎子,如今又失一感。

        难道要变成哑巴或者聋子?

        可真是不幸!

        “其实,你的问题,完全可以去找你师父!”许寿仁起身,要给屋中的姜红豆喂药去了。

        只是临起身前,他告诉邱萤一个办法。

        邱萤的功夫出身玉清观,玉清观肯定有解决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