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怎么可能有很多娘子!在线阅读 - 第068章 这种感觉很特别

第068章 这种感觉很特别

        终于的终于,在三人不厌其烦的互相推辞中,这顿午饭还是顺利吃下,就是有点噎人,无味。

        趁白鹞鹰吃饱,在院子乱逛消食,许舟瞅准时机,一个滑铲溜进厨房。

        厨房里,陆芸的袖子高高挽起,露出两条白玉无瑕的藕臂正在洗碗,瞧见自家夫君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进屋,顿觉好笑,眉眼笑的一颤一颤的

        她扬起唇角,回过头轻笑一声:“夫君,你这是在做什么?练功夫吗?”

        许舟摆摆手,示意陆芸小声点,同时朝外张望,看见白鹞鹰没注意才放下心来,像做贼似的压低声音,小声问道:“芸娘,你这姓白的表妹什么来头?我看她手中那把剑好像是真家伙。”

        陆芸顿了顿,眨眨眼,有些结巴:“表妹……就是,就是普通的江湖女剑客啊……说起来,我娘家亲戚多,都是一些怪人,表妹她……反正,哎呀我也说不清楚。”

        “那咱们还是快点把她送走吧,咱们家小门小户,可惹不起这尊大佛。”许舟建议道。

        陆芸擦擦手:“为何要送走?表妹人很好的,性子外冷内热,别看她平时不苟言笑,怪凶的,相处久了,你会喜欢她的。”

        许舟赶紧摆手,表明自己的立场:“我只喜欢芸娘。”

        说着,便要凑上来,抱住陆芸往人家白嫩的脸蛋“啵”一口。

        吓得陆芸赶紧躲开,又道:“表妹一个姑娘家,这几年在外闯荡江湖不容易,好不容易到咱们家,咱们岂有赶她走的道理?得多留几日,好好招待才是……”

        “留几日啊?好让我心里有个准备。”

        陆芸食指放在唇上,想了想道:“小时候表妹和我关系最好,多留些时日吧,等我从娘家回来后,咱们再想办法送她走。”

        “啊……芸娘你不在,我一个人怎么和表妹相处……”

        许舟的脸顿时变成猪肝色,院子里那个提剑的女人一看就是狠角色,不好惹,别等芸娘回娘家探亲的时候,自己一句话没说好,这女人反手一剑,把自己结果了。

        那可就太亏了。

        自己还没处说理去。

        陆芸只是笑笑,上前扶住许舟的肩膀:“夫君,我相信你行的。”

        说这些,陆芸有着自己的考量。

        从皇城司诏狱救出夙王后,离朝是待不下去了,魔教长老团早就打算好,准备在南蜀立足,举旗造反。

        她这个教主得在南蜀主持大局,三年五载,甚至一辈子都回不来,但她把自己最信任的人留在这里,算是变相的陪伴吧。

        当然,她还有个小心思……既然自己过不了普通人的生活,那便让白鹞鹰替自己,这个姑娘也很可怜呀……江湖?去他娘的江湖,有平静的生活,有家人好友陪伴,谁愿意跑江湖呀,有了上顿没下顿的。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那便是向许舟坦白自己魔教教主的身份,问他愿不愿意跟随自己去南蜀……但这个想法一冒出就被陆芸自己掐灭。

        他这辈子应该平平安安,一辈子都待在长安县,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小狱卒,就算天下大乱,也殃及不到他,自己又凭什么把他带上一条不归路?

        即使他愿意,自己也不愿意,总之心里过意不去。

        “那你快去快回……要不,我陪芸娘一起回吧?”许舟突然改变主意。

        只要自己和陆芸一起回娘家,就不用单独面对表妹。

        陆芸扶额叹了一口气,继而捧着许舟的脸颊:“听话,我去去就回,很快的。”

        “好吧……”许舟耷拉下脑袋,像个霜打的茄子。

        看着许舟这般可怜模样,陆芸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只见她稍微踮起脚尖,抿抿自己红润的嘴唇,在许舟的唇角轻轻碰了一下,蜻蜓点水。

        然后马上转身回去,当作无事发生,继续洗碗。

        许舟摸摸自己被亲的嘴唇,笑的嘴巴咧到耳后根。

        他猴急地从后面抱住陆芸的细腰,将人揽在自己怀里,下巴垫在陆芸的肩膀上,鼻翼微吸。

        鼻间随即传来一股淡淡的幽香,很上头。

        “芸娘,我还想要……mua!”

        陆芸脸蛋滴血滚烫,不敢抬头,使劲摇了摇头,拒绝许舟的请求。

        许舟不乐意,撩拨完还想走?

        门都没有。

        他往陆芸耳边轻吹了一口气,怀里的小妇人身子顿时一颤,双腿一软,隐隐有些站不稳的态势。

        许舟心神荡漾,把陆芸逼在墙角位置,锁住她的双手按在墙上,像个调戏姑娘的恶霸似的,嘟起嘴唇亲了上去。

        “别,还有人呢……”陆芸睁着圆溜溜的眼睛,嘴上说不要,但身体却一点也不反抗。

        许舟置若罔闻,亲了上去,甜甜的凉凉的……很润。

        陆芸背靠在墙上,刚开始还有些扭捏,腰肢乱扭。

        但很快沉沦下来,一动不动,只是抬起下巴,闭上眼晴……

        ……

        “芸娘,我去上值了。”

        “早去早回,路上慢点。”

        夫妻二人在院门口招手送别,等人消失在街口,陆芸身边的白鹞鹰阴阳怪气地轻哼了一声:“臭男人!”

        陆芸抬手轻打了白鹞鹰一下,嗔怪道:“以后不许这么说夫君……还有,今日误打误撞,日后你便以白家表妹的身份留在夫君身边,倒也不会引起太大的怀疑。”

        一想起自己就要离开教主,留在京城,白鹞鹰心中就闷闷不乐,试着问了一句:“教主,他有什么好的?”

        陆芸背着手,脸上洋溢怎么也止不住的笑容,看着街上时不时经过的行人,感叹道:“没什么好的呀……”

        “那教主还?”白鹞鹰急了。

        陆芸抬手将额间的碎发勾到耳后,转身回到院子,边走边说:“说了你也不懂,大概只有亲身体会过,才明白这份男女之间的感情吧。”

        “可教主当初选中这间院子,伪造身份住进来后,并未打算和许舟连理……属下没记错的话,教主与许舟……也就在这一个多月才好上的吧。”

        陆芸点点头:“可能……以前教主当太长时间,别人都怕我,臣服在我脚下,我永远高高在上……但是在家里,若是出事,我可以躲在夫君身后。”

        陆芸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夜,已经半年未归的许舟突然回家,一改常态,说话凶凶的……她有些迷恋当个小女人的滋味。

        这种感觉很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