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怎么可能有很多娘子!在线阅读 - 第064章 冲动的白鹞鹰

第064章 冲动的白鹞鹰

        清水大街,许家酒肆。

        一大清早,就有客人上门。

        第一位来的客人是位身穿黑衣劲装,束青色腰带的江湖女剑客。

        她叫白鹞鹰,身份乃是魔教刺客,杀手,以及魔教教主“陆仙子”的贴身侍女,为人雷厉风行,杀伐果断,唯一在意的人便是外出捡到她,给她活下去希望的陆仙子。

        半年前,她随陆仙子抵达京城,并未听从魔教长老团的建议,立即开展“黎明计划”,而是故意放出自己一行人的行踪,引皇城司在桃花坞围剿自己一方。

        其目的有二。

        第一,借助皇城司的力量,制造乱战,故意失踪。从而摆脱长老团多年的监视。

        第二,教主说她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哪怕只有几天也好,教主说自己很累,做了二十多年的魔教教主,一心为复国而战,她早就厌倦了杀伐和东躲西藏的日子.....白鹞鹰听罢,没说什么,点点头应了。

        半年前,京城以北二十里桃花坞一战,皇城司倾巢出动,势必要把魔教一网打尽,魔教众人被冲散,她按照事先的计划,帮助教主摆脱眼线,潜入京城生活。

        但是在一个月前,魔教的眼线还是发现了藏身在清水街的教主,不得已,“黎明计划”再次提上日程。

        计划到现在执行的都很顺利,白鹞鹰虽然很想教主一直像这半年里一样,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生活,但大势不可逆,等待教主的命似乎也只有复国吧。

        她原以为自己可以一直陪着教主,永远都不分开,就像十二岁那年被教主捡回家一样。十二岁到现在,她从未离开教主身边半步,整整十年,三千多个日日夜夜,她早就习惯了身边有教主。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二人会分离,更没想到,分离的命令竟然是教主亲自下达的。

        教主要她留下京城,保护一个普通人。

        她不想待在这里,她想陪着教主......是复国成功也好,是失败被砍头也罢,她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怨言。

        可她也知道,教主是信任自己,才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

        她不懂情爱,更不懂男人是什么玩意.....但她知道,教主心里在意的人从此又加了一位。

        随着接过教主亲自敬的酒,白鹞鹰知道,日后很长一段时间自己都不会适应,或许永远都不会适应。

        白鹞鹰坐在酒肆不起眼的角落里,从不离手的佩剑斜靠在桌边,单手端起酒碗,小口小口地抿着,神情低落......

        不久,第二位客人上门。

        来人一袭白衣儒衫,脸上戴着面具,看不清容貌,听声音像是一位中年人,大概三十多岁,不到四十。

        进门后,他上下打量一眼酒肆里的环境,蹙眉微微不满。

        似是有些没想到,这么重要的事情要约到这里来商谈。

        但最终中年面具人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朝柜台后的陆芸拱拱手,寻了一个位置坐下。

        陆芸照例,奉上一碗酒,微微颔首。

        半刻钟后,酒肆里迎来最后一位客人。

        这人身穿宽大灰袍,戴着兜帽,将全身上下裹的严严实实,与方才进来的中年人戴面具是一个道理。

        二人都不想让人看穿自己的真实身份。

        人已到齐。

        陆芸慢慢从柜台后走出,将酒肆门上打烊的牌子挂起,然后大白天关上酒肆的门,顺便把一扇朝向街道的窗户也关上。

        屋子里顿时陷入黑暗,只有几束亮光顺着门缝,窗缝斜射进来。

        “此事重大,贵教选在这里商议,是不是有些不妥?”中年面具人坐在桌后,第一个开口讲话,表达自己的不满情绪。

        话音刚落,黑暗中“蹭”地一声。

        长剑出鞘,寒光一闪。

        中年人冷眼一瞥,二指曲射,一道真气急射过去。

        轰——

        剑刃轰鸣,白鹞鹰被强悍急射的无名真气逼退一步,后腰撞在桌上才停下,她还想出手但被陆芸呵斥。

        “退下!”

        陆芸面容紧绷,怒视冲动出手的白鹞鹰。

        她知道白鹞鹰为何出手,白鹞鹰是在生气自己把她留在京城。

        以往自己这位侍女心情烦闷时,也总喜欢找人打架,不死不休的那种。

        白鹞鹰收剑回鞘,深吸一口气,朝陆芸拱拱手,似一阵风似的径直打开门出去,不知去了哪里。

        “乡下人,不懂规矩,阁下勿怪!”陆芸微微颔首,向中年人赔礼道歉。

        中年人这才收回手,放在膝盖上慢慢搓捻,面具下的脸挤出一抹笑容:“无妨,可以理解。”

        “啪啪……啪啪——”

        断断续续的掌声随即在酒肆里响起,一直不曾开口说话的灰袍人是个不嫌事大的。

        只见他坐在位置上鼓掌,而后声音沙哑地笑道:“方才姑娘那一剑着实惊艳,比之清河范氏的君子剑也不遑多让,精彩,精彩....倒是你,家学渊源颇深,何苦蹚这趟浑水?”

        中年人面向灰袍人,知道老者仅凭方才的一招,就看穿自己的真实身份,随即拱拱手:“前辈是高手,晚辈佩服.....还望前辈给晚辈留点面子,不要戳穿。”

        灰袍人撩起衣袖,扫扫衣襟,随口说道:“这个自然。”

        中年人点点头,随即看向陆芸:“贵教人才辈出,陆仙子手下这位女子剑客更是惊才艳艳,不应当是籍籍无名之辈,方才我若不是仗着阅历和年龄,身上怕是要挂彩了。”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当今江湖,以快剑著名的当属清河范氏。

        范氏的君子剑声名在外,听说出剑时,一瞬尽出十三招。招招不同,速度如影,防不胜防,如今君子剑还未尝一败,当代老家主更有剑圣之名。

        方才白鹞鹰出的那一剑,与君子剑有异曲同工之妙,速度极快,攻势凌厉,但与君子剑又有不同,继续修习下去,假以时日,当可与君子剑媲美。

        如此精妙的剑招,也值得中年人夸奖两句。

        “阁下谬赞了,说正事!”陆芸将两人的思绪拉回正轨。

        今日请两人前来,可不是叫他们议论白鹞鹰的剑术如何,而是要商议几日后的“黎明计划”最后一环,此事若成,复国有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