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怎么可能有很多娘子!在线阅读 - 第062章 游街,如梦

第062章 游街,如梦

        “师姐,还没玩够啊?再不回去,我们就要在内城留宿,我带的钱可都花完了,咱们没钱~要睡大街的。”

        翌日傍晚。

        许舟有些后悔昨日答应姜红豆带她来夫子庙游玩逛街。

        今日一大早,许舟找来遮面的帷帽给姜红豆戴上,掩盖身份,师姐弟二人这才锁上院门,一路直奔内城夫子庙地段。

        夫子庙地段是京城最繁华的区域,这里不似北方,倒有点像南方水乡韵味,白墙灰瓦,泼墨画卷,高高翘起的建筑檐角下挂着一串串的红灯笼,随着晚风轻轻摇曳,散发着橘红色的灯光。

        青石长街上,酒肆,胭脂铺,茶楼,饭庄……应有尽有,一条蜿蜒小河静静地流淌,隔不多远,就有青石小桥横在河上,穿儒衫,束冠的书生和穿清凉裙子的少女站在桥上互表心意,你侬我侬,河面上撑船的老艄公在桥下经过,偶尔唱起让人听不懂的小调。

        这里是京城最繁华的商业街,不管白天还是黑夜,街上从来都不缺少行人,黑夜甚至比白天的人还要多,由于独特的水乡韵味,久而久之,这里成为青年男女约会的好地方,当然,街上多如牛毛的客栈,也随身欢迎情到深处的少男少女光顾,撒下生命的种子。

        “不要,我还要去玩,师弟,咱们走!”

        身穿云纹白裙,头上戴着帷帽的姜红豆拽住许舟手腕,把他硬拖了回来,力气之大,让许舟一个趔趄,完全没有反抗的机会。

        二人随即又没入汹涌的人潮中。

        由于姜红豆眼睛看不见,许舟一路上嘴巴就没停过,像挺机关枪似的,持续输出,用并不华丽的言语为少女描绘街上的景色,还有近年来市面上才出现的新奇玩意,比如会动的蛋,还有毛茸茸的狐狸尾巴,狐狸尾巴还有一个圆锥形的塞子,不知道干什么用的……许舟观察许久,发现来买的女人还不少。

        少女在街上走马观花得逛着,唇角扬起,梨涡浅笑.....

        她小时候时常来这里游玩,曾看见过光着膀子的大汉嘴里吐火,金发碧眼的异邦人玩蛇,还有穷酸文人在街边组团炫技……每一样都很有趣,怎么也看不够,但是眼睛看不见后,她就没来过,耳边也从未像今天一样如此喧闹过。

        今天好不容易出来,她要玩上三天三夜,尽兴后才归。

        “师弟,那里是什么?”姜红豆停下脚步,随手指了一个方向。许舟现在看上去生不如死,确实,陪一个女人逛街,一般的男人真不行。

        “中午说过的,那是一间茶楼,有三层高,牌匾很长,雕栏画栋…”

        “哦…”姜红豆听罢,点点头,又指了一个方向:“那里呢,很热闹的样子。”

        许舟看过去,那是一个大汉表演胸口碎大石的戏码,正在邀请观众上台抡大锤。

        “胸口碎大石……汉子胸肌有些大……”

        ……

        华灯如梦,星火朦胧。

        “糖葫芦嘞——”

        “我要!”

        前者是卖糖葫芦的小贩在吆喝,后者是姜红豆拉着许舟的袖子,要求师弟给她买的。

        二人站在卖糖葫芦的小摊贩面前,许舟下意识地摸向自己瘪瘪的荷包,面带苦色:“师姐,我没钱了。”

        他的钱包早就被姜红豆榨干。

        还有,内城的物价忒贵,正午买的两杯冷饮酸梅浆子,放在平安县都能买两大桶了。

        身上带的钱本来就不多,这一天吃吃喝喝,到处都要花钱,现在身上一文钱也拿不出来,许舟还在为今晚睡在哪里发愁呢。

        卖糖葫芦的小贩看二人穿的人模狗样,一听二人没钱,那张脸立马拉下,转身就要走。

        “没钱凑什么热闹,真是……”

        “这个够吗?”

        小贩前脚刚踏出,姜红豆后脚便从腰间的鹿皮小包里,摸出一颗珍珠递了过去。

        摊贩一看,眼放精光,就差把“贪婪”二字刻在脑门上。

        “够够够……”

        摊贩接过珍珠,仔细看了看,一连说了三个够。

        到最后干脆把自己插满糖葫芦的稻草把儿,一并给了姜红豆。许舟还没来得及阻拦,得了便宜的摊贩撒丫子就跑远了,生怕二人反悔。

        人走后,许舟无奈的看着出手阔绰的姜红豆,不满道:“师姐,你这么有钱你不早说?”

        姜红豆一只手拿着一串糖葫芦,轻轻摇了摇,小脸带笑,眉眼弯弯:“你没问我呀。”

        许舟掩额,无可奈何。

        知道自己吃了个闷亏,转而将目光投向姜红豆从不离身的鹿皮小包上,里面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

        “还逛吗?”

        “逛!”

        许舟“啪”地一声,给了自己嘴巴一下,自己多这个嘴干啥,贱!

        二人继续投入人海。

        许舟扛着稻草把儿招摇撞市,一只手紧紧握住姜红豆的手腕,像领小孩子一样,生怕她跟丢了。期间,几个贪吃的孩子围上来,给出铜板,心满意足地买到一串糖葫芦,这一来二去,许舟的钱袋又逐渐充盈起来,这一天,也不算白跑一趟。

        街上晚风徐徐,天空繁星点点。

        身后跟着的少女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时不时张开小嘴,咬下一颗酸酸甜甜的山楂果子,然后叽叽喳喳地让许舟给她讲述街上的场景。

        这一刻,她仿佛回到了小时候,那段最快活的日子。

        ……

        无名巷子中。

        卖糖葫芦的小贩被几个“强人”围堵,小贩缩在墙角,刚想大声呼叫,哪知余光瞥见强人已经拔出刀,顿时心里咯噔一声,把话硬生生咽了回去。

        “你们是谁?这里可是京城,天子脚下,街上可是有巡逻的官差……”小贩强装镇定。

        几个强人丝毫不惧,为首的那一个大汉面容冷峻,一看就是练家子,他伸出手掌,命令道:

        “东西拿来!”

        小贩下意识地攥紧手中珍珠,摇摇头:“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闻言,几个大汉再上前半步,发狠道:“方才,那姑娘给你的珍珠,拿来!”

        几人也不多说废话,按住小贩的双手,扳开他的五根手指头,从里面取出珍珠。

        “你们这是抢……唔~”

        汉子取出珍珠,用手帕包裹,而后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堵上小贩的嘴。

        “再喊,舌头给你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