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怎么可能有很多娘子!在线阅读 - 第057章 二十年前的旧事

第057章 二十年前的旧事

        “你,到底是谁?”

        方平体内生机正在一点点流逝,瞳孔中的色彩也在一点点消散,他的人生走到了尽头,不可逆转。

        从白衣剑客出第一招,杀第一人的时候,方平就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这个白衣剑客手中过一招,一招也不行。

        二人间的实力差距就如同一道天堑,不可逾越。

        看着自己的小孙子在自己面前人头落地,方平连最后的反抗也不曾有了,辛辛苦苦一辈子,好不容易子孙满堂,尔来不过才十几年的好日子,到今天全毁了。可他还是想知道仇家到底是谁?他不记得自己得罪过白衣剑客,亦或是白衣剑客背后的主家.....到底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以至于白衣剑客要屠戮自己全家,绝户!一人不留!

        “魔教,花公子!”白衣剑客自报身份。

        五个大字如雷贯耳,方平耳膜震荡,心神久久不能平静,同时听闻对方身份,老者的眼中闪过一丝迷茫。

        魔教?

        可自己并不是跑江湖的....没得罪过....

        方平阖眼,生机断绝。

        最终死时,这位布衣老汉也搞不清楚花公子为何要杀他全家。

        “唰——”

        剑锋如翼,雨水冲刷剑上鲜血,花公子反握住剑柄,将滴血长剑一掷,深深地扎进脚下的泥土中,继而转身看向远处的墙头。

        在那里,刚刚来了一群恶茬。

        玄黑皮甲,牛皮长靴,金边的腰带,做工精致的黑色斗笠,腰悬四尺二的长刀,这是皇城司外出执行任务时的标准穿搭。

        大雨如注,自天幕垂下。

        站在墙头上的皇城司众人看清院内一家人的惨状,皆瞪圆眼睛,怒由心生,恶狠狠地瞪住院子里的花公子。

        方家因他惨遭灭门,即使连小娃娃都不曾放过。

        好狠的心.....

        噌——

        数十把长刀同一时间出鞘,刀刃与刀鞘相互摩擦,发出悦耳般的金属长鸣声。

        敌众我寡,花公子没有要逃的意思,而是笔直地站在院子里,站在满地的尸首中央,站在血海之中,他掷伞的手腕轻轻一拧,上扬起伞檐,露出伞下一张极为俊俏的脸庞。

        世人传言,花公子俊俏非凡,风流无双,修采阴补阳之术,喜采寡妇,未出阁的大家闺秀,离朝大江南北,到处都是他留下的生命种子...与他发生关系的女子,一半是被他深夜潜入闺房,另一半则是被他的容貌所迷惑,自愿的。

        如今看来,传言非虚。

        花公子模样生的确实俊俏,比之京城那些俊美书生,才子们也不遑多让。

        “咯吱——”

        不合时宜,虚掩的小院院门从外被人推开,映入眼帘的是个打伞的黑裙小姑娘,小姑娘个头不高,气场却十分强大,她面容冷峻,星眸中闪过审视之意。

        这是邱萤出关,晋升二品后的第一架。

        这位皇城司的青龙使并不打算叫下属围攻,而是决定亲自出手,活捉花公子。

        虽然对手的实力有些弱,胜之不武,但眼下也顾不了许多。

        “花公子?”邱萤问道,询问对方身份。

        花公子下意识地点点头,凝眉打量刚进院子的小姑娘,他并不认得邱萤,或者说不认识现在的邱萤。

        “人是你杀的?”邱萤又道。

        花公子右臂一甩,从袖口中掉落一把折扇,刚好掉进手里。

        他的本命武器是扇子,不是剑,方才用剑只是迫不得已,当然也可以说,他只是不想弄脏自己的扇子罢了。

        轻轻摇扇,花公子答了一声“是”。

        花公子还是没想起来小姑娘到底是谁,总不能是邻家过来看热闹的小妹妹,这人定是皇城司的人,看地位还不低,实力....目前还看不透。

        “为何要杀?”

        花公子摇头,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邱萤也不恼怒,而是左右踱了两步,自言自语:“把你捉回去,你当想清楚皇城司的诏狱是什么地方,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不如现在就说出来,我赏你个痛快。”

        不知为何,花公子听见这番话从一个小姑娘嘴里说出来,感觉特别扭,就好似一个成名已久的江湖剑客面对一个拿着树枝的稚童,稚童叫嚣着三招之内打败老剑客。

        十分之可笑!

        可常年跑江湖的警觉,又让花公子不得不重视邱萤的话。

        难道小姑娘是一个高手?

        “为何要杀方平?与二十年前的旧事有关?”

        闻言,花公子还是不动声色,但邱萤却从花公子眼中的一丝微弱变化,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哗啦啦的大雨泼洒进小院,油纸伞也快不堪重负,伞面被压弯,形成一个极其夸张的弧度。

        花公子一抖扇面,从扇中急射出十余枚银针,银针爆射而出.....

        “砰”“砰”。

        两声过后,花公子已经倒地不起,手中折扇被毁,只剩扇骨。

        “抬走,送进诏狱!”

        ......

        ......

        日暮时分,雨终于停歇。

        雨后天晴,空气别样清新,远处天空挂起一道五彩斑斓的彩虹,好似院内的灭门惨案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方家庄的村民陆续出门,很快,他们就被村西停靠的一辆马车和几匹高头大马所吸引,他们站的远远的,不敢靠前。

        穿黑甲的皇城司众人从老方家抬出尸首,摆在门前,用白布盖上,一共有九具。

        这个时候,村民终于意识到老方家出了事。

        “这是咋了?”无知妇女三两围在一起,对方家的事指指点点。

        “看样子,好像是死了人哩。”

        “不是好像,就是死了人,全死了!”村里的青年泼皮爬上路边的大树,眺望方家院子里的情况,一时间被院中红色的泥水,吓了一激灵,差点没抓稳,从树上掉下来。

        “全死了?”几个妇女张大嘴巴,不敢相信。

        青年泼皮失神地从树上下来,诉说自己眼睛看见的方家院子,众人一听,又都退后几步。

        “好人不长命.....”

        “老方也没得罪过谁呀....”

        “可惜老方家里那个小娃娃了,今年才三岁,长的虎头虎脑,前些天还到我家去玩....”

        “你们说,老方这是得罪谁了?对方下这么狠的手。”

        “那还有用说,定是老方年轻时的仇人....他可是当过兵的,还当过官。”

        “.....城门副尉.....”

        众人想起老方当年的神气,他是方家庄最有出息的人,还说只要是方家庄的人进城,尽可以找他,不用盘查,直接进城....临老,老方回到方家庄,在村西盖院子,娶媳妇生儿子....如今,一家人整整齐齐,连个根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