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怎么可能有很多娘子!在线阅读 - 第042章 叫声好哥哥

第042章 叫声好哥哥

        “别浪,猥琐发育!”

        “记住,你不是一个人。”

        “千万记住,你还有个绝世好老婆!”

        夜色漆黑浓重,天空繁星点点。

        许舟于子时离开家,刚转过街角,就伸出手使劲拍拍脸颊,一个劲地提醒自己日后做事不要浪,三思而后行。

        不多时,许舟到达平安县衙。

        如今已至深夜,可县衙却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县衙正门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不少人,大老远就能听见女子哭哭啼啼的声音,还有暴躁汉子的争吵声,连附近的住户都忍住困意,大半夜肩头披着衣裳,拖家带口地来吃瓜。

        他们可是听说,昨夜县衙去抓捕贼人,贼人没抓到,自个倒是死了不少人。

        县衙正堂,一具具被白布盖住的尸首,正在等候家人的认领。

        资深吃瓜群众许舟站在人群外围,竖起耳朵听了半晌,才搞清楚闹事的缘由。

        原来是死者家属嫌弃抚恤金发放的太少,所以几家私底下一商量,联合上门去闹。县令吴荣之虽然贪,但现在是紧要关头,他也不会冒着丢到乌纱帽的风险克扣,私吞死者的抚恤金。

        这一次阵亡的捕快,他都是足量发放抚恤金。

        于是,死者家属和县衙互不相让,僵持在一起,已经持续好几个时辰。

        “都是因为钱啊.....”许舟摇摇头轻叹一声,随即离开。

        绕着县衙一个圈,到达后方的监牢,先进去点卯在册子上按手印,算正常上值,与陈无德打了一声招呼后,许舟便出门拐入隔壁的院子。

        门是半虚掩着的,只有两只白灯笼在高处随风摇晃,给院子平添一股阴森之感。

        推门进去,路过漆黑庭院。

        许舟抬腿进入亮灯的停尸房。

        要他说,魏道这上了年纪的仵作还真是敬业。

        这都大半夜,子时时分,狗都睡了,老头子竟然还在加班加点的工作。

        “师.....”

        许舟刚迈进一只脚,话就卡在嗓子眼,下一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

        停尸房里,四周墙壁的油灯昏暗,屋里最里面的一张尸床上点着蜡烛,蜡烛微小的火苗在墙壁上,勾勒出一个曼妙的女子身影。

        女子身穿白衣,背对许舟,披头散发,在她面前则是一具刚开颅的尸体。

        “吸溜吸溜——”

        不可描述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许舟看女子弯腰认真的动作,整个人石化在当场。

        “吸溜吸溜——”

        借着墙壁的背影,许舟的瞳孔骤然瞪大。

        他分明瞧见女子的手从死者头颅中,抓起一串还在往下淌血的.....

        顿时,腹部翻江倒海,心中更是五味杂陈。

        许舟屏住呼吸,踮起脚尖,转身,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退出停尸房,可没走两步,女子突然转过一张脸...

        .....

        许舟动作一僵,喉咙发苦,发出颤音:“您慢用,我,我只是路过.....”

        说完,许舟撒丫子就往外跑,有多快跑多快。

        姜红豆侧起耳朵,听见来人想要逃走,于是身形一动,瞬间在院子里截停许舟。

        面前突然出现一张惨白,披头散发的脸,许舟一个急刹,一屁股坐在地上。

        姜红豆听见人坐在地上,下意识地就要上前去搀扶。

        哪知在许舟的视角里,他只瞧见一双满是血迹,还带着白沫的手朝自己抓来。

        许舟不作任何考虑,右手五指成拳,一记勾拳就朝对方面门轰了过去。

        不管了。

        不管是食尸鬼,还是女鬼?

        打一拳再说。

        骨节分明的拳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带着刚烈的拳风,连周围的空气都在朝两侧避让,足以见得这一拳的威力有多大。

        咔嚓——

        一声清脆的声响,好像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距离女子面前还有一寸的距离,拳头停下。

        拳头打在了一层坚硬的白芒屏障上。

        姜红豆站在原地,微微前倾的身子纹丝不动。

        好硬!

        不是女鬼,因为有实体。

        “你打我干嘛?”姜红豆慢慢收回自己的手,蹙起眉头不解道:“你不认识我了吗?”

        “不熟不熟.....我不是故意的,我什么也没看见,您回去继续用餐吧,我一点不好吃……”许舟屁股犁地,手脚并用往后退去,裤子都磨出两个洞来。

        姜红豆双眉微微一挑,小脸疑惑道:“你不是昨晚那个一个打十个的少侠吗?”

        许舟一愣,不知道这女人在说什么。

        “我不会认错的,你的声音很有特色,很好听。”姜红豆站在原地,确定道。

        自练功双眼失明后,姜红豆前所未有地相信自己的双耳,她不会听错,更不会认错某人的声音。

        许舟站在远处,试着仔细瞅了瞅女子的面容。

        黑夜里,视线昏暗,看的不是很真切。

        这女子穿的又是一身白衣,手上又有血,看着很吓人。

        “你是昨晚那个,眼睛看不见的?”许舟试着问道。

        姜红豆听罢,猛地点点头,如小鸡啄米。

        她把双手背在身后,藏起来,她现在反应过来,方才是自己的模样吓坏了少侠。

        许舟壮着胆子,捡起地上的一根树枝,一把捋掉上面多余的叶子,挑开姜红豆脸颊两侧垂下的头发,再仔细瞅了瞅。

        看清楚姜红豆的容貌,以及她眼睛上蒙的白绫,许舟才放下一颗吊在嗓子眼的心。

        话说,深更半夜,停尸房,白衣女子,脑组织....

        这场面,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吓一哆嗦。

        “吸溜吸溜——”

        一只黑猫迈着颓丧的步子从停尸房走出,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凑近一看,这只猫的鼻头冒着泡。

        “呼。”

        许舟抚抚胸口,吐出一口浊气,奇怪的声音也有了源头。

        这该死的猫,差点让他误伤一位青春少女。

        “要不,咱们先把手洗一洗?”良久,许舟建议道。

        “嗯。”姜红豆点点头。

        许舟念女子眼睛看不见,就去井边提上一桶水,随便找来一个盆,端着一盆清水放在女子脚边。

        “谢谢。”

        姜红豆微微颔首示意,慢慢蹲下身子,双腿并拢,将手放在盆里。

        之后,许舟又给女子换了几盆水,手足足洗了四五遍才完全干净。

        姜红豆站在院子里,双手举在身前,指尖还在往下滴水:“擦一下。”

        许舟一个错愕,瞪大眼睛,伸手指了指自己。

        姜红豆没有说话,只是手举着,在月亮的清辉下,好似一对完美的白瓷。

        见许舟没有反应,姜红豆撅起嘴巴:“以前都是有人给我擦的.....”

        许舟捏着下巴,打量面前的姜红豆。

        第一次见面,这姑娘带着口音,言行举止十分蠢萌,不过一招退敌,算是深藏不露的大高手。

        这第二次见面,装鬼吓人,举手投足之间好似把自己当成她的仆人。

        许舟很不爽,心说……你不要仗着自己长的好看,就能在本少侠面前为所欲为。

        “叫声好哥哥,我就给你擦。”许舟嘿嘿一笑

        “好哥哥。”姜红豆脱口而出,十分爽快。

        许舟:“(☉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