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怎么可能有很多娘子!在线阅读 - 第024章 没钱,爱咋咋地

第024章 没钱,爱咋咋地

        许舟扶住腰间的刀,手掌轻搭在刀柄上。

        在老掌柜和伙计们诧异的眼神中。

        一步一步地登上二楼,来到天字一号包厢门前。

        他先是捏捏嗓子,然后抬手敲门。

        “咚咚咚。”

        包厢里随即传来走路的声响。

        “咯吱”一声,包厢的门被打开。

        许舟瞧见不久前那个可爱的“人贩子”。

        青雀赌气似的站在门口,小圆脸气的鼓鼓的,像只斗志昂扬的小公.....母鸡。

        她上下打量许舟一眼,言语冷淡:“进来吧。”

        进入包厢,许舟自觉挺直胸膛。

        巡视片刻,目光便落在窗边榻上,一位气质很哇塞的年轻姑娘身上。

        从这个角度看,只能瞧见她那光滑的侧脸轮廓,以及高挺的小巧琼鼻。

        “来了。”

        声音清冷,不带一丝感情,似是在询问。

        徐白芷微微转身,抬手轻撩衣袖,看向门口的许舟。

        “倒是比想象的更加年轻。”徐白芷评价道。

        “嗯?”许舟摸摸自己的脸,轻声疑惑。

        二人相互对视一眼。

        如果说陆芸是小巧黏人的风韵小妇人,那么眼前这位就是高冷的邻家大姐姐形象。

        只见那一袭青衫女子闲坐在榻上,两条圆润的大长腿在衣裙下若隐若现,一头柔顺乌发并未盘起,而是用青色发带绑住,束在腰间。

        玉臂支在小案上,单手托香腮,落落大方,又不失大家闺秀的秀雅。

        脸蛋玉润光泽,面部如水墨勾勒,一双薄唇,眸子中却显着一丝疲态。

        “青雀,给客人看座。”徐白芷抬手,大气端庄。

        青雀连忙搬来一张板凳,距离徐白芷十万八千里,就差对许舟明说一句:你不能离我家小姐太近。

        可许舟偏不,他瞥一眼板凳没坐,而是径直走上前,取下腰间的刀“铿锵”一声放在榻上的案子上。

        案子为之一震。

        然后,他心安理得地在徐白芷对面坐下。

        二人相隔不足米数,中间只隔了一张梨花方案。

        许舟笑吟吟地打量对面的女子,在她不解的注视下,从袖口中掏出请柬慢慢推过去,道:“明人不说暗话,既然姑娘已经知道广顺街徐福记的事,想来是兴师问罪的。”

        许舟不知道面前的女子是谁,但几天前在广顺街徐福记铺子前远远见过一面。

        当时瞧见的不是很真切,因为徐白芷躲在油纸伞下面。

        今日她差人过来送请柬,许舟本不想来,可看清请柬上面的内容,许舟蚌埠了。

        原以为天衣无缝的报复计划,没想到早被人识破。

        好聪明一个未来老婆!

        “你是?”许舟需要先确定对方的身份。

        徐白芷拾起案子上的茶杯,抬袖遮面小呷了一口,润润红润的薄唇才道:“徐家,徐白芷。”

        许舟饶有意味地点点头。

        徐白芷,徐福记的大掌柜,徐府长女,许舟略有耳闻,没想到今天见着个活的。

        刚想开口介绍自己,可一想对方都已经知道自己报复钱大钟的事情,想必提前将自己祖宗十八辈都查的一清二楚。

        自己在她面前算是透明人,没穿衣服。

        介绍自己,没这个必要了。

        徐白芷望向对面小自己几岁的年轻人,鼻翼微吸,察觉到一股难以言明的气味。

        家里有个药罐子,徐白芷对气味很是敏感,平日里对空气的需求也很苛刻。

        “我是狱卒,牢里的腐臭味,见谅。”许舟抱拳。

        “不是。”徐白芷摇摇头,这不是牢里的腐臭味。

        许舟一怔,又道:“死人味。最近我和几具尸首待在一起,开膛破肚,身上难免染上一些。”

        闻言,徐白芷身子微微一颤,表情倒是没多大变化。

        可屋中的青雀反应极大,小脸紧绷,瞳孔瞪大。

        连忙将临街的几扇窗户全部都打开。

        屋内,气氛一时间变得尴尬起来。

        许舟在寻思,对方找自己来做什么?

        难道真的是为一个老酒保寻仇?

        冷静片刻,许舟试着开口:“不知徐姑娘找我来,有何贵干?”

        “你知道的。”徐白芷淡淡道,所言不明不白。

        许舟瞄了徐白芷一眼……搁这儿跟哥哥打哑谜呢。

        他抬手捋平袖口上的褶皱,然后手指无意间落在小案上的刀鞘上面,轻轻地敲打。

        这般动作自然落到徐白芷眼里,心里呵呵一声:吓唬我吗?

        许舟确实在吓唬对方。

        官商有别!

        商贾再厉害也只是商贾,遇见带刀的官差,还是要绕道走路。

        被人拿捏住把柄,许舟自然不能坐以待毙。

        他想试着吓吓对方,说不定就有奇效。

        二人暗中的较量如火如荼,侍女青雀在旁看的揪心。

        若是她,她会直接言明今日之目的,不会像自家小姐一眼跟许舟打哑谜,看的好生令人揪心,头痛。

        “来这儿的路上,我遇见了一桩趣事。”许舟故意岔开话题。

        “哦?不妨说来听听。”徐白芷眨着美眸,拾起茶杯放在唇边。

        许舟想了想,道:“方才我在街上瞧见,一衙门小吏和酒楼大掌柜起了冲突,二人大打出手,打的头破血流,还惊动街上的捕快,双双被缉拿回县衙。”

        “为何?”徐白芷问道。

        许舟微微一笑:“当时我也十分奇怪,就四处打听了一下。原来是那小吏是为了给家中发妻讨回公道,不得已跟酒楼大掌柜起正面冲突。”

        “小吏家庭和睦,家中有位性子软的发妻,发妻平日里做点小买卖为生,酒楼大掌柜是个色鬼,时常上门叨扰,调戏。小吏得知后,气不打一处来,故上门讨要说法,可能是言语过激,行动过激,导致双方大打出手。”

        故事讲完了。

        许舟希望徐白芷能理解自己的苦心。

        他不是有意跟徐福记过不去,而是事发有因,只是为了给芸娘出头。

        芸娘性子软,害怕钱大钟,害怕徐福记,可他不怕。

        徐白芷听罢,轻声道:“这个故事可不怎么好。”

        “我觉得挺好。”

        “好在何处?”

        “那小吏是个人,也是个丈夫!”

        若被人欺负上门,忍一时倒也无妨。

        可若家中的女眷被欺负,想来是个丈夫都不会忍耐。

        “你都说了,言语过激,行动过激,最终小吏还是有他错的地方,错了就该道歉或者补偿才对。”

        “什么补偿?”许舟顺口就问。

        “不肯道歉?”徐白芷看向对方,反问一句。

        许舟点点头。

        这事不能道歉,他也绝不会道歉。

        徐白芷明白了,伸出三根手指,嗓音清澈道:“第一,因小吏的过错给酒楼造成的负面影响,小吏应当尽力消除影响。”

        “第二,给酒楼造成的财产损失,小吏应当原价或双倍偿还。”

        “第三,小吏若是执意不肯道歉,应当供酒楼差遣使唤几日。”

        徐白芷条理清晰,不愧是当家女主人的料子。

        这就是她要求许舟应当做的三件事。

        徐福记因为他报复钱大钟的行为,而被朝廷记恨,近日又被查封铺面。

        许舟是罪魁祸首。

        “听清楚了吗?”

        许舟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

        在徐白芷的注视下,许舟往后一仰,躺在榻上,像条生无可恋的咸鱼。

        他望着天花板,喃喃道:“这样吧,徐大小姐把我扛到人牙子那里发卖,看值不值那个价。”

        “钱,我是没有滴,爱咋咋地!”许舟撒泼打滚,十分无赖。

        “发卖衙差,掉脑袋的买卖,我自然是不敢的,不过这事总得有个说法。”

        徐白芷是个聪明人,虽然心里十分感谢许舟报复钱大钟造成徐福记落选皇商一事,但她骨子里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生意人,许舟若是她委派,完成这件事也就罢了,她不会追责,甚至还有重赏。

        可现在的问题是,许舟做这件事时,没跟徐福记提前通气,是他自作主张,虽然结果对徐白芷来说是好的,但关了几个铺面是真。

        许舟要赔!

        许舟冤枉啊!

        他若是知道徐白芷内心的想法,肯定要骂娘:

        ‘格老子滴,我帮你,你还让老子还钱,给你当牛做马?'

        这就是徐白芷的精明之处。

        商人都是很鸡贼的。

        许舟躺在榻上,不想还钱,也没钱。

        “我不管,我不管……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把我卖了吧,看值不值那个价?”许舟撒泼打滚,无赖至极。

        徐白芷想笑,但忍住了。

        她望了街外天色一眼,时辰不早,不能再耽搁下去,还得回去收拾烂摊子。

        “不想还钱也成,日后听我差遣,随叫随到。”

        徐白芷打听过许舟的家庭情况,就算砸锅卖铁也还不上几个铺面关门的钱。

        许舟重新坐起来,指着自己,吃惊道:“我,正宗平安县衙小狱卒,你,一介商贾,我听你差遣?开什么玩笑。”

        徐白芷撇撇眉,略微不喜:“商贾怎么了?”

        “商贾不怎么……”

        商贾?

        商贾!

        许舟脑海中重复这两个字。

        突然,他眼前一亮,直起身子,似是想起什么好主意。

        他目光灼热地盯着对面的徐白芷,问道:“我有办法了。”

        徐白芷略微错愕,吃惊道:“就你?家里一间不入流的酒肆,一栋老宅?”

        许舟的全部身家,小酒肆和宅子全部都卖了,也不够一间徐福记分铺。

        这些徐白芷都提前调查过。

        她想要的只不过是许舟聪明的小脑袋瓜为她所用。

        钱财倒还是在其次。

        “等着,我马上就回来!等着啊.....”许舟一溜烟跑出包厢,不知去往何处。

        ps:这章三千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