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怎么可能有很多娘子!在线阅读 - 第012章 魏道

第012章 魏道

        上值上值!

        许舟和何宝结伴出门。

        陆芸没出来相送。

        估计还在为刚才许舟当着外人的面,亲她一口的事害羞着呢。

        许舟站在院门口,朝屋子里喊了一声:“芸娘,我去上值了。”

        路上,何宝看许舟一脸沉思模样,未曾上前打扰。

        而许舟在想一个问题,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陆芸都能无意间把辣椒种出来,旁人就不能吗?

        结果是肯定的呀。

        只要他们能拿到种子,辣椒肯定是会被种出来的。

        所以,卖辣椒这个生意不靠谱呀!

        难道把辣椒炒熟了卖?

        许舟异想天开。

        ……

        不多时,两人来到县牢。

        先陪陈无德去路边摊解决肚子。

        今天吃的还是昨天那一家。

        摊主老夫妇两人的态度比之昨日明显改善许多。

        陈无德摸摸后脑勺,十分奇怪。

        “小舟,关捕头那里,我给你办妥了。”

        陈无德喝了一口酒,咂咂嘴。

        许舟笑眯眯地给陈无德端上面:“谢谢叔,来,吃面。”

        “你小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能不能透露一点,要不叔这心里没底!”

        陈无德知道许舟要给家里那位婆娘找回场子。

        要去找徐福记的老酒保报仇。

        就是不知道这小子的具体计划是什么。

        “叔,你就放心吧,我不做违法的事。”许舟拍拍胸脯自信道。

        “行,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多的我也不问。”陈无德开始低头吃面,眼皮子都快睁不开。

        后半夜真难熬。

        他现在只想吃完,赶快回家睡觉。

        “对了,这几天你们俩小心一点,尽量别跟庞虎起正面冲突,特别是我不在的时候。”陈无德好心提醒道。

        许舟皱眉:“叔没跟他说吗?”

        凭借陈无德在狱中的威望,谅他庞虎也不敢找茬。

        陈无德咂咂嘴:“那我也得有机会见着他的面啊,昨天庞虎就向衙门告假,我托人去他家说了,等见着他的面,我在亲自跟他谈。”

        许舟点点头,最后还是万分表示感谢。

        吃完面,陈无德就要起身告辞,回家补觉去。

        不过临走前,他说了一个办法,道:“你们两个要是愿意,平日可以去魏仵作那里打下手,庞虎拿你们没辙。这比我去找庞虎协商的效果还要好些。”

        “好嘞,叔你慢走!”

        陈无德走后,许舟问何宝:“魏仵作何等人也?很厉害吗?”

        连庞虎都拿魏仵作没辙,这人肯定是个厉害角色。

        一提及魏仵作,何宝的一张脸就扭曲起来。

        有故事!

        许舟眼前一亮,追问:“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何宝咽了一口唾沫,小声道:“魏仵作性情古怪,听说还吃过人肉,在他那里打下手,没什么好下场。”

        “不光是庞虎畏惧,整个县衙里的人都畏惧,魏仵作的那个院子,一般人都不敢进去。”

        越说许舟好奇心越大。

        揪着何宝就让他在前带路,去魏仵作那里打一圈。

        许舟这人吧,没什么大本事,就是好奇心重,胆子大。

        “真要去?”何宝双腿都在打颤。

        “你不会还想给上百号人犯打饭吧?”

        许舟戳了戳何宝的腰,笑道:“你的小腰受得了吗?”

        何宝抿紧嘴唇,摇摇头又点点头。

        迟疑不决。

        到最后,在许舟的拉扯下。

        二人还是来到跟县牢只有一墙之隔的一间院子。

        院子门没关,是半虚掩着的。

        透过门缝往里瞧了瞧。

        院子里一口枯井,一棵茂盛的老槐树,几件阴森的屋子。

        枯井旁边有几只黑猫在进食。

        乍一看,那碗里都是血糊糊的肉。

        “大哥,我们走吧。”何宝跟在后面,心惊胆战。

        “走什么走,有什么好怕的,装神弄鬼!”许舟毫不在意。

        许舟的话音刚落,从两人背后伸来一双手。

        用力一推,把二人推进院子。

        许舟和何宝一个趔趄,双双跌倒在地,回头一看,瞧见一个披头散发的老阿公站在门口。

        老阿公身上穿着宽大的白色血衣,脸颊两侧颧骨凸出,眼窝发青凹了进去,嘴唇发紫。

        背驮着,还拄着一根拐杖,正笑眯眯地看着两人,有些瘆人。

        “鬼啊!”

        何宝大叫一声,连滚带爬地冲出院子。

        许舟则是慢慢从地上起来,上前仔细观察这位老阿公的打扮。

        cosplay!

        许舟见多了,所以一点也不觉得可怕。

        “魏仵作?”许舟试着问道,确定对方的身份。

        魏道打量许舟,审视片刻:“少年,醒醒吧!”

        “额……”

        许舟伸出手,在魏道面前晃了晃:“魏仵作,您在跟我说话吗?”

        魏道瞥了许舟一眼,伸出手戳戳许舟:“醒醒。”

        许舟又晃晃手:“您在跟我说话?”

        魏道又戳戳许舟:“醒醒。”

        许舟再次重复:“您在跟我说话?”

        “醒醒。”

        ……

        二人就这样驴唇不对马嘴对话了半刻钟。

        最后,魏道拿起拐杖打了许舟一下。

        “你怎么就不害怕?”

        魏道说的“醒醒”。

        是他觉得许舟已经被自己吓的失了魂。

        反而他觉得刚才那个逃跑小子的反应是正常的。

        面前这个嘛!

        被吓破了胆,所以表现的十分镇定。

        殊不知镇定之后,就是彻底的疯狂。

        魏道之前就见过几个像许舟这样的。

        无一例外,最后都是疯了。

        “为什么要害怕?”

        魏道听罢哑然失笑,从嗓子眼挤出难听的声音:“那好,你跟我来!”

        许舟跟在魏道身后,一步一步地走进屋子。

        屋子里也阴森森的,摆着几张石床。

        魏道脱下自己身上的血衣挂在架子上,露出里面的衣裳,是一件干净的蓝色圆领袍,这头上乱糟糟的头发再梳一下,兴许就是一个教书先生的打扮。

        魏道招招手,叫许舟走近些。

        许舟来到跟前,魏道又指着一张石床。

        许舟瞧过去。

        石床躺着一具尸体,尸体上盖着白布。

        白布被魏道突然掀开。

        许舟眼前猛然出现一具嘴巴张的老大,眼睛暴凸的男性死者。

        他下意识地一退,伸手拍拍小心脏。

        魏道看许舟只退了一步的动作,表情变得捉摸不透。

        “你是?”

        “许舟,狱卒。”

        魏道点点头:“狱卒啊……有没有兴趣来我这里,打个下手啊?”

        许舟犹豫,摇摇头,不过旋即说:“我最近遇到了一桩麻烦事,只要魏仵作帮我解决,我可以考虑。”

        魏道嘿嘿一笑,没好气地拍了许舟屁股一下。

        “如意算盘都打到我头上来了,真有你小子的。”

        许舟摸摸屁股,远离魏道。

        他没有这个爱好。

        “这不是听说了您的大名吗。”许舟恭维道。

        “谁?”

        “什么谁?”

        “麻烦事,要我帮你解决谁?”

        “庞虎!”

        魏道不屑地轻哼一声,重新将面前的尸体盖上。

        带着许舟走出屋子:“走,现在就去找庞虎。”

        许舟拉住魏道。

        “现在他在家养伤,得过几天才能见着。”

        “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