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怎么可能有很多娘子!在线阅读 - 第007章 狱中欺凌

第007章 狱中欺凌

        陈无德走了,抹抹嘴,拍拍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走了。

        许舟笑着招手送走陈无德,这便起身朝县牢走去。

        “老头子,客人走了,快去把碗收了。”

        “唉.....又得折进去几碗面钱。”

        “小声点,快去快去。”

        腰上围白裙的老汉在老妇人不厌其烦的催促下,过去收拾桌上的残局。

        一碗臊子面,一碗酒,加起来一共七个铜板。

        又白白损失七个铜板,活了大半辈子的老汉气的肝疼。

        心里咒骂刚才那两个身上穿官服的小吏,到哪里吃饭不好,非得到自己的摊子上吃,又不是什么山珍海味。

        离朝胥吏之祸,老汉可是亲身受害者。

        这一年到头来,辛辛苦苦的挣的钱全部进了这些胥吏的肚子。

        老汉摇摇头,将桌上的残局拾掇拾掇,将筷子和碗放进框里。

        擦桌子的时候,从桌上扑漱漱地掉落几枚铜板。

        老汉使劲揉揉眼睛,一时怔在原地。

        “老婆子,你快来,看我是不是眼睛花了.....”

        老妇人紧赶慢赶地上前,看见地上散落的铜板,一时惊的说不出话来。

        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胥吏吃饭竟然给钱了。

        ......

        县衙监牢。

        许舟站在门口,给出自己的铁质腰牌,验明身份才得以进入。

        进入监牢,里面阴森森的,一股子恶臭。

        刚进门就听到行酒令的号子声。

        许舟用袖子掩住口鼻,转过一个弯,瞧见四五个狱卒围坐在一张桌子旁吃酒划拳,骨头渣子满桌子都是。

        许舟跟他们简单打了声招呼,但没人回应他。

        他也不在意,自觉从墙上取下一根火棍别在腰间,提着水桶给牢里的犯人送水。

        现在午时刚过一刻,正是吃饭的时辰。

        监牢里环境不怎么好,地上湿漉漉的。

        一脚踩下去,吧唧吧唧地响。

        时不时还有肥硕的老鼠在头上表演杂技。

        下了地道,光线一下子暗下来。

        只有幽深的甬道墙壁上几盏油灯在照亮。

        地下一层关押的都是穷凶极恶的犯人。

        比如杀人犯,抢劫犯,土匪,江洋大盗,都是一些厉害的角色。

        甬道尽头,有一位瘦弱的狱卒正在给犯人打饭。

        许舟提着桶,手中拿着瓢,依次给每个犯人舀一碗水。

        中午犯人吃食就是这样,一碗没有配菜的米饭和一碗清水。

        县牢也不是什么福利机构,只要保证不饿死,不渴死犯人就行。

        更何况这里还尽是些凶残的犯人,给他们吃饱喝足,那还能行?

        所以压缩犯人的食物,保证其不饿死,没有多余的精力闹事也是一门学问。

        “哐当——”

        忽然,甬道尽头传来一声巨响。

        正弯腰打水的许舟一抬头,看见远处栅栏里伸出一双干枯的手臂,正抓住那个打饭狱卒死命地往栅栏上撞。

        发出“哐哐哐”的声响。

        瘦弱狱卒个子小,力气也小,一时挣不开,被撞的七荤八素。

        许舟快步几步,跑到跟前,取下腰间的火棍,也不留什么手,照准犯人的手臂猛地敲下去。

        犯人吃痛,这才松开瘦弱狱卒的衣裳,退回到牢里阴暗的角落,凶狠地盯着许舟。

        “再敢闹,爷活撕了你!”许舟挥舞着手中火棍,指着犯人放出狠话。

        面对恶人,只有比他更凶狠,才能镇的住他们。

        “没事吧?”许舟看向瘦弱的狱卒,扶他起来。

        瘦弱狱卒和许舟年纪差不多,一脸青葱,就是个子有点小。

        遵循原主的记忆,许舟知道他叫何宝,是狱卒中年纪最小,资历最浅的那一个。

        比许舟还不如,何宝到这里还不足一个月。

        平时就是一个透明人,被其他狱卒使唤来使唤去。

        这不,中午其他狱卒都在吃酒打荤,就他一个人负责给牢里上百号的犯人送饭。

        “没,没事。”何宝捂住胳膊,不敢抬头。

        是个性格懦弱的少年。

        曾几何时,许舟也是这样。

        看到何宝,许舟像是看见了刚参加工作的自己。

        “你别打饭了,我来,你站在后边帮忙提桶就行。”许舟圣母心泛滥,吩咐道。

        和犯人亲密接触的机会,许舟决定好好把握。

        这是练习身上戾气的大好机会。

        人不能太怂,有时候就得狠一点,狱卒还不知道要做多久,多学一点总是没错。

        何宝点点头,跟在后面,没有多说话。

        接下来的时间,二人配合地倒也算默契。

        许舟像个混不吝的老狱卒似的,一手拿着火棍,敲着栅栏发出哐哐哐的声响。

        等犯人离远,他才放饭。

        何宝则是双手提着桶,跟下许舟身后,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眼睛仔细地看着,学习着。

        等给上百号犯人放完饭,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的事情。

        许舟靠在墙边,捶捶大腿,捶捶腰,话说这活真不是人干的。

        怪不得上面那群老油条躲着喝酒,把活全部推到何宝身上。

        “走吧,上去歇一会儿,透透气。”许舟提着桶,重新回到地面。

        只是路过那些喝酒狱卒的时候,二人被叫住。

        几个狱卒看起来都有些喝大了,站都站不稳。

        其中一个膘肥体壮,骨架其大的狱卒朝二人招招手。

        他叫庞虎,算是狱中一霸,连县太爷拿他都没办法。

        “过来过来,扶爷们我到茅厕一趟。”庞虎打了一个酒嗝,强撑着身子站起来,一站起来,身体像座小山似的。

        许舟和何宝暂时放下手中的桶,走上前一边一个,架起庞虎的身躯往茅厕走。

        只是刚走两步,何宝那边就不堪重负,双腿一踉跄,庞虎喝的本来就醉,要不然撒尿也不用人扶着。

        三人一同摔倒在地。

        其他狱卒瞧见这一幕,皆是哈哈大笑。

        庞虎坐在地上,晃晃发懵的脑袋。

        许是被同僚嘲笑,一时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就扇在何宝脸上,嘴里骂骂咧咧。

        “要你有什么用?废物,扶人都扶不好。”

        啪——

        又是一巴掌,落在何宝另一侧脸上。

        这下齐全了。

        两边各一个,五根手指头印清晰可见。

        何宝被两巴掌扇翻在地,嘴里吐出一口血水。

        庞虎扭头,看向一侧的许舟,一扬手,朝许舟脸上也扇去。

        “你个臭小子看什么看!打他就不打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