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配被炮灰病娇缠上了在线阅读 - 第417章 情定

第417章 情定

        七公主醒来才发现自己在军营里,她体内的蛊毒给阮津柏解了。

        原来这情蛊又是催情蛊。

        得不到最爱之人的心,不是和喜欢的人发生关系,才会毒发而死。

        她心痛是因为觉得阮津柏不爱她。

        阮津柏说喜欢她,体内的情蛊就变成了催情蛊。

        不得不说真是折磨人的东西。

        要是阮津柏真的不爱她,那她肯定必死无疑。

        想到山洞发生的事,墨柒浑身滚烫,满脸通红,听到脚步声,连忙缩在被窝里不敢出来见人。

        中了蛊毒和阮津柏发生的事,她每一件都清清楚楚的记得。

        “公主还没醒吗?”阮津柏进来看了眼缩在被窝里一团的女人,不由看着暗卫问道。

        军中没丫头,这是他挑选出来保护墨柒的女暗卫。

        暗卫看了眼床榻那边,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七公主醒来她就知道了,只是她没喊人,阮津柏又恰好进来,她便没过去询问。

        阮津柏淡嗯了声,示意她退下,自己迈步到床边坐下,不由也想起山洞的一幕,不好意思的耳根红起来,“醒来就起来吃点东西吧!”

        七公主抓着被沿慢慢的冒出脑袋,一双水洗葡萄似的水灵眼睛望着他,露出的耳尖红的滴血,“嗯。”

        阮津柏见她出来,眸光微亮,笑道:“那我出去等你。”

        他出去后,没多久李琳来了。

        昨晚上阮津柏抱着公主回来,是她带人给她清洗,换了干净的衣服,和上了药。

        那欢爱过的痕迹那么暧昧,那么明显。

        李琳自然知道公主和阮津柏在悬崖底下已经情定。

        他们有了夫妻之实,阮津柏不会退亲了,肯定会风风光光的迎娶七公主。

        她再没有希望。

        李琳眼底隐藏了失落和伤害,上前道,“小柒…你醒了,还有哪里不适吗?”

        墨柒脸颊通红,男人初尝雨露,不知节制又着实粗鲁了些,她到现在小腿还发抖,身上有很多红的痕迹,很疼。

        可不好意思说出来,她小声道:“没事了,侯爷走了吗?”

        “没有,他再外面等你,说带你离开军营,在宁古城买了个庄园,让你去哪里住。”李琳心是隐藏的很好,宽慰她笑道。

        阮津柏他拒绝了李家接七公主回去住。

        就特意在宁古城买了座宅子给七公主暂时住。

        还连夜叫人重新修葺。

        那宅子挺大的,还有个天然温泉,十分适合度假修养。

        定亲王世子几个因为受了伤,就说要去哪里泡温泉疗伤。

        然后他们就打算在哪里自己做饭吃一顿。

        阮娇娇和墨胤偷偷来了。

        李衡和长公主也忍不住想和女儿女婿好好聚聚,就同意了,两人也偷偷到了庄园里。

        大家都去了。

        就差七公主和阮津柏。

        等七公主醒了,他就接她过去。

        七公主穿戴好后,“表姐你跟我一块去吧!”

        李琳笑了笑,“我不去了,军营里还有事要忙,我走不开,你快去吧,候爷还在等着你。”

        七公主有些紧张的抓了抓裙子,点了点头:“嗯,那我回头再找表姐好好叙旧。”

        她现在有件事必须要去确定清楚。

        李琳没再送她。

        墨柒到了外面,看到男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这三年来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面…

        阮津柏转身,还是那样让人着迷的模样,温柔俊美,温润如玉,身穿铠甲,又不失威风凛凛。

        过来主动牵着她的手扶她上马车,自己也跟着上来。

        身边没有旁人,墨柒觉得这一切就跟做梦一样,小心翼翼的不敢去触碰,怕梦碎了,会让人失望。

        从前在自己面前叽叽喳喳说过没完的活泼俏皮的姑娘,现在突然变得安静寡言,低着头有些消极的模样。

        阮津柏见了心酸,她既然不愿意主动了,那这次换他来,想着他握住她手,“公主,身体可还疼?!”

        墨柒有些被惊吓到,脸红,下意识的缩手,却被宽厚的手进来包裹住,温度感染她全身,粗糙的老茧让人生疼,她这才明白这不是做梦,她和阮津柏…真的有了夫妻之实。

        这又让人想起那少儿不宜的画面,墨柒抬眸水灵灵的眼眸看着他,“你不恨我了吗?”

        三年前,她那么折磨他,鞭打他,还差点害死他。

        从那以后,她就不敢跑去纠缠他了。

        后来,听说他是真的要退亲。

        她难过极了,可没有理由再指责他。

        只能默默的接受现实,等着他来退亲。

        现在父皇生母妃的气,认为李家要造反,所以软禁了她和母妃。

        她虽然是皇室公主,可不再是受宠的七公主,她的处境的比墨琉还惨,墨琉到底还有两个哥哥庇护,宫里的人不敢放肆欺凌墨琉。

        可她不一样,她没有皇兄,在皇宫里,她和母妃唯一的依仗就是皇上。

        现在母妃失宠她也跟着受牵连,宫里多得是捧高踩低的人,近半年来,她吃了不少苦头,受了不少冷眼。

        这都是小事。

        如果李家真的谋反,她和母妃都会被砍头吧!

        所以她根本不再抱希望,在宫里等死。

        但没想到却被阮津松那个卑鄙狠毒的男人抓住了。

        这一路上,他天天觊觎她的美貌,逼她嫁给他,还想强迫她。

        面对一个丧心病狂,又觊觎她的男人,天知道她有多绝望?!

        她反抗不了,只能一死…

        可阮津松又不让她死。

        她撞墙,割腕,最后都被他救活了,一路被押送到边关,最可怕的是根本没有人来救她。

        最后她被下了情蛊,被折磨的生不如死。

        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又是这个男人跑来救她…

        他不是要退亲,不喜欢她吗?

        墨柒到现在还是看不懂这个男人。

        目光疑惑又楚楚无辜的看着他,想要寻找真正的答案。

        阮津柏心里也是千转百回,自我反思了好一会才道:“不恨,那时你是被逼迫的,是我愚蠢没发现。”

        墨柒错鄂的看着他,下意识脱口而出,“那你还退亲吗?”

        虽然他不喜欢她,可墨柒太喜欢他了,所以只要他不退亲,不管他出于真心还无奈,她都只想嫁给他。

        阮津柏眉眼松动有着化不开的柔情,轻笑道:“公主是忘了山洞的事吗?还是你想我退亲,要嫁给别人?”

        墨柒脸红,神色不自在起来:“哼,是你先不识好歹要跟本公主退亲的,我没有想过退亲。”

        “是,是我不好,我不识好歹,公主别再生我的气好吗?”

        没想到男人会低声下气认错道歉,还哄她。

        墨柒心里一时激动坏了,这么说在悬崖底下,他说喜欢她,不是假话?!

        “嗯,本公主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你了,你也不准再提退亲的事,等回到京城,你不能食言,要娶我。”墨柒端坐好,唇角微微翘起,心情不由美好,又恢复了那个活泼俏皮的七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