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配被炮灰病娇缠上了在线阅读 - 第415章 原来是这样

第415章 原来是这样

        阮津柏并没有走,而是一步步朝她走去,“别怕,我带你回家。”

        墨柒拿着匕首对着他,往后退,“你别过来…”

        看到身后的悬崖,阮津柏止步了,慌忙道:“我不过去,那你过来。”

        阮津松笑了笑,“公主,看样子这男人根本不爱你,他不愿意为你而死。”

        墨柒听到这话心脏不由被刀扎了一样,拿着匕首愤怒的对着他:“你住口!”

        “我说的是事实,他根本不爱你,你还不知道吧!他最爱的人是萧玉儿!根本不是你!”

        “公主,别自欺欺人了,他不爱你,他爱的是萧玉儿,这就是他拒绝你的真正理由。”

        阮津松没有停止,不停的刺激她。

        墨柒脸色变得白如霜,血色全部褪去,看着阮津柏,嘴唇颤抖道:“他说的是真的吗?你…说你有心上人,就是萧玉儿?!”

        她以为,说有喜欢的人其实只是他拒绝自己的借口。

        因为她从来不知道他和萧玉儿天有一段短暂的情。

        因为她从来没见过他跟别的女人有过亲密往来。

        原来他想娶的是萧玉儿,却因为阴错阳差没有娶成。

        后来被迫跟她定了亲,是因为皇命难违,一切都是她自欺欺人。

        原来是这样…

        原来是这样…

        墨柒心痛的捂住心脏痛不欲生,倒下卷缩在悬崖边上,“我恨你…”

        阮津柏瞪着男人,“你住口!公主不要听他的,你先跟我回来,我回去跟你慢慢解释。”

        说着慌忙跑过去。

        “公主,公主…”

        墨柒卷缩着,小小的身子瑟瑟发抖,眼睛赤红满是泪珠的看着男人,“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我恨你,恨你!”

        “公主…”阮津柏除了心疼难过,不知道如何解释,“你先跟我回去,你现在中了蛊毒,很危险。”

        “哈哈哈…”阮津松看着相互痛苦的两人不由觉得痛快,一阵哈哈大笑,跟疯子一样。

        听到笑声,墨柒看了眼男人,抬眸间突然推开阮津柏,捡起匕首飞快刺进男人心脏,愤怒道:“我也恨你,你给我去死吧!”

        阮津松浑身一僵,看着女人,嘴角嚅动的笑了笑,“哈…呵呵,公主…”

        接下来的话他再说不出来。

        他想告诉她,他们初见并不是在候府。

        是在同样一个下雪天。

        他从书院赶回家过除夕,因为大雪堵路耽搁了时间。

        便在一个破庙住了一晚上,而那时七公主调皮,女扮男装偷溜出宫,因为迷路躲在破破庙里。

        他刚到,宫里的人便寻来了,七公主见他一个人便让人一起捎带上他,还允许他坐在她的那车里,跟他聊天,请他吃点心。

        那时候他就知道她是女扮男装,但没想到是尊贵的公主。

        女孩俏皮可爱,娇媚动人,他一眼就很喜欢了。

        离别之际,她送了一个珍贵的端砚给他,清脆悦耳的声音带着一丝调皮可爱:“除夕礼物哦,好好读书,愿你有朝一日,金榜题名!”

        后来他到了京城柏林书院念书,有机会进宫赴宴才知道当年的少女她是七公主,是那样高贵美丽的女孩,在她面前他突然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他。

        不过,他依旧满怀激动,想着等他高中状元,金榜题名之时就可以求皇上赐婚,迎娶她为妻。

        只是再次相见,她似乎就不记得他是谁了。

        还爱上了他的大哥…

        那时候他内心深处是绝望的。

        阮津松最后看了眼墨柒,露出一个极其温柔的微笑道:“能死在你手里…也是一种幸福。”

        墨柒神色一怔,看着倒下的男人吓了一跳,紧接着没有时间给她喘息,她蛊毒发作,十分痛苦。

        阮津柏反应过来,“公主…”

        墨柒捂住胸口,看了眼深不见底的悬崖,“别过来…”

        纵身一跃。

        “公主!”阮津柏拼命的伸手抓她,紧跟着一起跌下悬崖。

        “吁!”

        不远处一群人骑马过来。

        只看到他们跌落悬崖的一幕。

        “大哥!”,“津柏兄!”

        各种惊喊声随之而来。

        定亲王世子几个也忍不住担心跑过来了,只是都晚了一步。

        一群人悬崖勒马,跳下马背看着深不见底的悬崖,个个脸色惨白。

        墨胤急忙抱住蠢蠢欲动的媳妇儿,“娇娇,你别激动!!我们从小路下去找,大哥不会有事的,你不要冲动!”

        阮娇娇看着就忍不住跳下去救人。

        把墨胤吓得够呛,一身冷汗。

        诸旭几个看了眼死去的阮津松,脸色难看道,“我们赶紧下去吧!但愿他们也能幸运的卡在树枝上!”

        定亲王世子和郑帅忙道,“对!对,就像我们,他们肯定也是卡在树枝上,对吧,津竹兄?”

        他们慌极了,需要有人给他们安慰。

        阮津竹过去看了吗阮津松,脸色冷白如霜,“这个悬崖我知道,叫断肠崖,悬崖上光秃秃,没长树枝的…”

        不是每个人都像定坤郑帅他们这么好运气。

        “大哥和七公主只怕凶多吉少…”

        定亲王世子狠瞪他一眼,关心则乱,张口就来:“我呸,你个乌鸦嘴!”

        阮津竹没介意他的话,想了下,“不过,下面应该是寒潭!”

        “寒潭!绝对是寒潭,寒潭就有救了!”郑帅和定亲王世子就差两人抱起来激动道。

        阮津竹却接着击碎他们的心灵:“可七公主中了蛊毒,好像是情蛊,我二哥专门养出来对付大哥的,我听他说过,如果要活命就得杀了最爱的人,而且中了情蛊会失去理智,就算掉进寒潭里,侥幸活过来,恐怕也能活一个。”

        他和阮津松一直有联系,也是阮津松帮他从大牢里救出苏敏。

        做为条件就是让他盯着阮津柏,给他传递关于阮津柏和七公主的所有消息。

        听了这话,定亲王世子几个忍不住爆打他一顿,“你怎么不早说!”

        要早知道,他们就不应该让阮津柏一个人来。

        阮津竹自责道:“我也不知道二哥会这么丧心病狂…”

        他们可是一族的亲兄弟,血脉相连啊,不管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那也不至于杀了兄弟吧!

        之少这事他干不出来。

        还有情蛊的事,阮津竹以为阮津松是在开玩笑。

        毕竟他那么爱七公主,又怎么舍得伤她啊!

        像他,他就舍不得伤害苏敏,曾经伤害过,他就后悔至极,倒头来心疼痛苦的还不是自己啊。

        阮津松比他聪明,怎么连这个浅显的道理都不懂?

        阮娇娇和墨胤已经顾不得他们,忙带着暗卫下悬崖救人。

        …

        悬崖下,阮津柏和七公主还算幸运,下面果然是寒潭。

        掉下去后,阮津柏保持清醒,迅速把人救上来。

        七公主也没有晕过去,因为蛊毒发作整个人显得十分痛苦,上岸后就使出全力推开男人,然后拔腿就往深山里跑。

        阮津柏忙起来追了过去,七公主只会三脚猫功夫,又是娇生惯养的公主,哪里跑得过武艺非凡的男人啊!

        没两下就被逮住了。

        “放开我!”墨柒对男人有些恐惧,拼命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