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配被炮灰病娇缠上了在线阅读 - 第336章 自食恶果

第336章 自食恶果

        张管家立刻道:“是我儿,我儿子左耳朵上一颗红痣,候府上下都是知道的事。”

        灵鹫看了眼阮津柏,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阮钧无言以对,满腔怒火,隐忍不发,“柏儿,你非要听信小人谗言,陷害为父,为父也无话可说,总之我没有害死你娘,也没有要杀害娇娇。”

        阮钧拒不承认。

        卓凡眉头微蹙,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时,宫里来了人。

        “德公公,您怎么来了?”卓凡惊讶不已。

        德公公拱了拱手,道:“回卓大人,这件事已经惊动了皇上和太后,皇上说,罪证确凿,让卓大人秉公执法。”

        阮钧脸色微变,“德公公,皇上真这么说?”

        没想到皇上会舍弃他。

        德公公慢斯条理拿出一道圣旨:“侯爷,皇上会留几分体面给你,从今日起,你不再是安国候,侯爵将由世子继承,你谋杀嫡妻,心术不正,心狠手辣,天理难容,贬为庶民,发配边疆…看在你为朝堂立过不少功劳的份上,饶恕你一命。”

        阮钧接过圣旨,手脚冰凉,德公公走后,他就吐血,看着阮津柏大笑道:“哈哈,不愧是我阮钧的儿子,这股狠劲像我,柏儿别忘了你再恨我,我也是你父亲,你身还流着我的血,哈哈…”

        事到如今,他再没有翻盘的机会。

        背后有太子和阮娇娇作梗。

        皇帝和太后都站在他们那一边。

        要不是看在他还是阮津柏亲生父亲的份上,怕他是必死无疑。

        阮津柏看着这男人,脸色越发苍白,也吐了口血晕了过去…

        众人一阵嘘吁,父子反目成仇,真是作孽!

        给母亲报了仇,却把亲生父亲送进了监狱。

        不知道是孝顺,还是大逆不道了!

        这件事恐怕也会给阮津柏造成很大的影响。

        理解他的人会说为母报仇他没错。

        不理解的会说,他这么做就是大逆不道,有违孝道。

        这对阮津柏内心造成的影响不是一点点,自此以后那个温润如玉,谦谦君子爱笑的少年不复存在…

        阮娇娇从宫里出来,就来了锦绣园。

        阮津柏昏迷好了一天才醒来,她在锦绣园守到她醒来。

        看着他,阮娇娇心疼,眼睛微红一片,“大哥…”

        阮津柏脸色挤出抹浅笑:“我没事,娇娇,我给娘报仇了…”

        “嗯,我知道,我知道…”

        知道大哥心里其实并不高兴,他心如刀割,她说不出阮钧是死有余辜的话。

        “不是你的错,是我不好,都是因为我,是我的错。”

        “哥哥别难过…”

        说好的由她来报仇,是她没有做到,是她让哥哥难过了。

        一切都是她的错…没有保护好娘,没有保护好哥哥。

        阮娇娇抱住阮津柏,不知不觉双眼模糊了。

        阮津柏紧紧抱住她,无声落泪,心里没有为母报仇的痛快,有的只是难过和悲哀。

        他不要什么安国候爵位,不要兵权,不要名利,只是想一家人开开心心在一起。

        可为什么这小小的愿望就这么难实现。

        …

        墨胤躲在屏风后面看着他们拥抱在一起,想要过去推开阮津柏的冲动。

        傅寒几个赶紧揪住他。

        定亲王世子气道:“你还有没有人性,津柏兄唯一的亲人只剩下郡主了。”

        墨胤心情烦躁不想理他们,干脆跑出去坐在花厅独自一个人生闷气。

        “现在只是刚刚开始,安国候府那些人个个不是省油的灯。”阮青叹息道。

        隔壁候府已经乱成一锅粥,阮老太太得知儿子被大孙子告进大牢,丢了官位,成了罪人,在那里闹死闹活,又哭又闹,大骂阮津柏不孝子。

        这样下去,阮家那些人恐怕不会承认阮津柏这个新的安国候。

        还有阮钧手里的兵权,虽然现在也到了阮津柏手里,可要服众,让那些将领甘愿臣服,还是另外一回事。

        阮青想到这些,就替阮津柏担忧。

        郑帅道:“那些将领并不好驾驭,这个需要点时间,他们都是被阮钧“饲养”的走狗,胃口很大,和阮钧一个德行的人。”

        他们在军营,因为阮津柏是安国候世子,有阮钧的命令,那些将领自然尊他为小主子。

        可现在阮钧被阮津柏送进了大牢,身败名裂。

        那些将领肯定不服阮津柏。

        不仅仅候府,军营还有一场大战等着他呢!

        要是阮津柏驾驭不了这支军队,那墨皇便有权收回兵权。

        不得不说墨皇手段高明。

        所以说阮津柏得尽快振作起来才行。

        几个少年坐在花厅担心朋友。

        这时墨王妃闻讯而来。

        看到她,花厅里的少年显然不欢迎。

        只有阮青起身搭理她一下,“你怎么来了。”

        语气非常冷漠,显然兄妹之间那点情分快被消耗光了。

        发生这么多事都是因为阮蓉蓉,她不听劝总是不安分,到处惹事生非,害了这么多人,阮青早已经对她失望透顶。

        “青哥…阮津柏和阮娇娇呢,我要见他们!”阮蓉蓉眼睛红肿,语气不善道。

        这时阮娇娇走出来。

        看到人,阮蓉蓉就怒气冲冲的过来,扬起巴掌要打阮娇娇。

        嗅到女人身上芙蓉香味,墨胤就立刻起身挡在女人前面,抬脚把阮蓉蓉踹飞。

        “啊…”

        阮蓉蓉像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然后砸在茴香身上痛苦的大叫。

        墨胤眸色阴沉的像是洒了一层灰,冷酷道:“丢出去!”

        “你敢!我是墨王妃!”阮蓉蓉有些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眼睛猩红像发怒的母狼。

        阮青阻止她,眸光冷冽隐隐含怒气道:“你赶紧离开!”

        阮蓉蓉却推开他:“不用你假好心,爹爹说的没错,你就是白眼狼!还有阮娇娇你!”

        “你个贱人,是你害死了我娘,现在又挑唆大哥害我爹爹,你安的什么心!因为你我们阮家,鸡犬不宁,妻离子散,现在你满意了,得意了吧!”

        阮蓉蓉指着阮娇娇鼻子破口大骂,“前世你已经害死了我阮家一次了,还不够,还要再来一次,你就是祸害,妖女!阮娇娇你会遭报应的,你不得好死!!”

        “滚!”

        “再不滚,本宫杀了你!”

        太子眼神阴冷吓人,让所有人浑然一震不敢动弹。

        阮蓉蓉愣住了,身子在发抖。

        茴香看着太子满身狠戾杀气感到心惊肉跳,忙拉着墨王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