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配被炮灰病娇缠上了在线阅读 - 第332章 不再纠结她的过去

第332章 不再纠结她的过去

        苏敏很激动,“表哥,慢点喝…”

        “噗…”

        谁知道下一秒阮津柏突然吐血,痛苦道:“你…你给我下毒…来人!”

        苏敏惊慌失色,手里的汤药摔倒地,乌黑的汤药如墨水一样洒下,“表哥,我没有…我没有…表哥你不要吓我!”

        看到阮津柏吐血,苏敏吓的花容失色。

        听到动静,李嬷嬷等人端着醒酒汤赶紧过来,以为是世子摔倒了,进来看到苏敏还有痛苦倒在地上的阮津柏,顿时大叫:“来人,有人刺杀世子!!”

        …

        阮娇娇扶着同样喝醉的阮青上马车,打算回郡主府。

        太子和傅神医他们已经先回了东宫。

        这时锦绣园的人匆匆跑来,阮津柏的书童小安哭道:“郡主,郡主,快快救救我们世子爷,有人下毒害他!”

        书童小安非常害怕又自责,如果不是他出去上了趟茅房,也不至于让苏敏那恶毒的女人偷偷溜进世子的房间,毒害世子。

        阮林氏听说后就道:“娇娇你赶紧过去看看,我们先送青儿回去。”

        阮娇娇脸色铁青,“好”,然后吩咐赵丞,“护送他们回去,不容有失。”

        说着阮娇娇便立刻直奔锦绣园。

        …

        定亲王府。

        定亲王世子并没有喝醉,还是多亏了阮津柏几个帮忙挡了酒,他高兴的正打算进新房,这时暗卫匆匆过来道:“世子爷,不好了…”

        暗卫在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定亲王世子脸色变得很难看,打算去锦绣园看看,可突然想到什么,又返回了新房,稳住心神,完成了最后的礼,挑喜帕,喝了交杯酒。

        新娘子很美,他很喜欢。

        可现在他没有心情洞房花烛。

        萧玉儿看着他,疑惑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后悔了?”

        长眼睛的都看得出来,他有心事,好像并不开心。

        “不是…玉儿,我不后悔,我此生只喜欢你一人,接下来我有话跟你说。”定亲王世子脸色有点苍白,抓住她肩膀,唇角嚅动:“但你一定要冷静。”

        男人突然十分严肃。

        搞的萧玉儿开始紧张,“嗯,你说吧!”

        现在不管他说什么,她都能接受!

        “刚刚得到消息津柏兄被人下了剧毒,不知生死…”

        闻言,萧玉儿脸色煞白,可很快她又冷静下来,看着眼前的男人,长长的睫毛微颤,语气平静道:“他会没事的,你不用担心。”

        定亲王世子道:“你不担心他吗?”

        萧玉儿抬眸目光直视他,突然笑了,笑容极美,仿若牡丹盛开,娇艳动人,她声音微颤道:“我现在说不担心,你肯定不相信我。

        世子,我既然选择嫁给你,就做好了做你妻子的准备,可你为什么要试探我?!”

        “既然你不信我,何必又要娶我…”

        萧玉儿眼睛红了,心里难受,不知道是因为阮津柏,还是因为定定坤。

        “玉儿…我…”

        定亲王世子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这个时候他的确在试探,结果惹哭了媳妇,他也后悔。

        萧玉儿擦了擦眼泪,“我明白,你和阮津柏是兄弟,他出事了,你应该去看看,不必管我,我没事。”

        “玉儿,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定亲王世子愧疚道。

        萧玉儿看了眼男人,道:“不用跟我道歉,是我自己也有问题,以后我会好好改正,会忘了他…”

        定亲王世子心里顿时激动,忍不住抱住她:“好,我相信你。”

        萧玉儿脸红道:“你快去吧,我等你回来…”

        “嗯,我很快回来,有郡主在,津柏不会有事,你放心。”

        定亲王世子觉得自己太愚蠢,这个时候试探还有什么意义?

        早在他上门下聘礼,问她愿不愿意嫁给他时,萧玉儿就已经给出了明确答案了!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再追究过去的事?

        心里想明白了,不再纠结萧玉儿和阮津柏的过去,整个人轻松,然后他急忙出府去锦绣园。

        到了锦绣园门口,诸旭和郑帅,阮青等人都纷纷赶紧,每个人都还醉醺醺的,索性都吃了解酒丸,到了锦绣园时已经清醒了几分。

        “定兄你怎么还跑来?”

        定亲王世子道:“津柏兄出事了,我哪还有心情洞房花烛?!走吧,进去看看,他现在怎么样了?”

        “不知道,我们也刚到。”

        阮青揉了揉眼睛,冷冷道:“这件事背后肯定有人帮忙,不然苏敏进不了锦绣园,要尽快揪出凶手!”

        定亲王世子气道:“嗯,我们先让人去调查,如果能抓住凶手找到解药,津柏兄或许能少一分危险。”

        几个人觉得说的不错,然后纷纷行动。

        锦绣园大堂内,已经来了不少人。

        阮侯爷,阮老夫人等人坐在椅子上个个脸色阴沉难看。

        苏敏跪在地上哭,吓的什么都招了,“真的不是我,我只是在醒酒汤加了媚药,除此之外,我真的什么都没有放…呜呜…”

        阮老夫人气得破口大骂,“贱人,简直不要脸!!”

        茶盏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苏敏吓的缩在苏大夫人怀里直哭,“呜呜,娘,真的不是我…”

        这时阮青等人进来,“不是你,那是谁教唆你来锦绣园送醒酒汤的?!”

        这话提醒了苏敏,她顿时道:“是大表姐,是她告诉我表哥醉的不省人事,让我来送醒酒汤…肯定是大表姐下的毒…”

        闻言阮青几个脸色微变,瞬间明白了暗中帮助苏敏的人是谁。

        是墨王妃,也是安国候府的暗卫,也只有候府暗卫才有本事在锦绣园动手脚。

        阮钧眸底闪过冷茫,厉声道:“胡说!蓉蓉只是让你送醒酒汤,可有让你下毒?!”

        苏敏眼神慌乱,被阮钧的气势吓傻了,愣愣的哭道:“没…没有…”

        可阮蓉蓉就是那个意思啊!

        让她下药勾引表哥!

        虽然没有让她下毒,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媚药会变成毒药啊!!

        阮青看着阮侯爷,冷笑道:“侯爷,锦绣园和候府挨着,锦绣园里有暗卫看守,如果没有人暗中帮助,苏三小姐不可能溜进世子的房间。”

        阮钧眼神冷冽的盯着他,不满道:“你想说什么?!难道想说是墨王妃暗中派人帮助苏敏混进锦绣园?是墨王府的暗卫?!”

        定亲王世子看着他,大大咧咧坐在太师椅上,一身红袍十分刺目:“侯爷慎言,据本世子所知,墨王府的暗卫,墨王妃还指挥不动,不可能是墨王府的暗卫,是吧,阮青兄。”

        阮青点头道:“不错,没有墨王爷的命令,王府暗卫不会听从任何人指挥做事。”

        诸旭道:“能在锦绣园动手脚,想必是自家暗卫,侯爷,这件事仔细查,说不定候府混进了奸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