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配被炮灰病娇缠上了在线阅读 - 第322章 她是你师傅要救她

第322章 她是你师傅要救她

        傅寒还是第一次看她用这种办法解毒,看着满头冷汗,如果他没猜错,这是毒门宗的‘炼血大法’,是吸人精气保住青春容颜的阴邪门武功,只是阮娇娇好像不知道,她用来解毒救人。

        傅寒看着面容冷淡,眉眼冷酷的少女,下意识做了个吞咽动作,额头冒出冷汗,心里忍不住担心,担心她这样下去会走火入魔。

        …

        “啊啊…”

        沈文渊从昏迷中痛醒,不断惨叫。

        傅寒心惊肉跳道:“娇娇要不要先歇息一下?”

        “不能停,要一鼓作气,不然会全功尽弃。”阮娇娇冷漠道。

        傅寒:“……”

        没办法只能继续,一边给沈文渊灌输内力,一边给他施针缓解疼痛。

        只是钻心刺骨的疼,哪有这么容易缓解,沈文渊疼得大喊大叫,像条垂死挣扎的死鱼一样瞪大眼睛不断挣扎。

        不过,阮娇娇捏住他肩膀,他根本蹦哒不起来,直到最后如同死鱼一样倒下。

        阮娇娇面无表情抬手盖了他瞪大的眼睛,“好了,毒已解。”

        傅寒:“……”

        沈大夫人已经吓晕过去,沈敬看着一动不动的儿子,怀疑儿子被她折磨死了,赶紧过去探了探儿子脉搏,“渊儿!”

        脉搏微弱的跳动着。

        沈敬松了口气。

        他活了半辈子,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从来没有被吓的浑身冷汗,今天总算体验了一次,什么叫毛骨悚然。

        背部衣服都湿透了。

        傅寒也差不多,他擦了擦汗道:“沈相放心,沈大公子已经无碍,接下来调养身体就好了。”

        阮娇娇道:“可以做只假肢给他装上,我可以做,跟真的一样,价钱好谈。”

        沈敬:“……”

        还没有见过如此冷酷无情的女人。

        抽他儿子的血时,就像个吸血魔鬼。

        阮娇娇没再理会他,转身冷漠出去。

        傅寒开了张诊金递给沈敬:“这是我和郡主的诊金账单,记得让人送来郡主府。”

        沈敬:“……”

        十万块两,这也太贵了啊!!

        李璟进来,见到他手里的账单,道:“岳父,我手里有点钱,待会我会送去郡主府。”

        闻言沈敬看着他,有些欣慰道:“好,有空你多回来劝劝渊儿。”

        儿子变成现在这样,沈家需要重新栽培小辈。

        李璟是沈家女婿。

        沈敬看好他可是…

        李璟道:“是,岳父。”

        “你父亲什么时候回边境?”沈敬想到他是李家的孩子心里感到惋惜,要不是李家的孩子那就完美了。

        “父亲有旧疾,想在京城修养几天,皇上同意了,估计下个月再回去。”李璟回答道。

        “嗯,那到时候我去李府拜访。”

        “好!”

        …

        阮青从兵部出来,一个小孩撞过来,飞快塞了张纸条给他。

        打开看了眼,阮青脸色一变,着急回了趟破晓阁。

        “青桑,你说师傅有下落了?”

        叫青桑的中年女转身,一身庄重的黑衣,看到少年恭敬道:“公子,是的,我得到消息,你师傅被药王谷囚禁了起来。”

        阮青疑惑,“被药王谷囚禁?!”

        青桑叹息道:“嗯,事到如今我不想再隐瞒公子了,你师傅就是安国候府二房的徐嬷嬷,她叫苗苗,是当年南梁南疆养蛊世家苗家的大小姐,也是蛊王后人。”

        因为她一个人实在救不了她,只能坦白。

        “而你和娇娇郡主的亲生父母并不是普通人,等救出苗苗后她会告诉你,你是谁。”

        阮青脸色微变,“青桑你在说什么…我一句都听不懂。”

        青桑道:“公子,其他的事我真不知道,只有苗苗知道,她是你师傅,你得救她。”

        “苗家和傅家有不可磨灭的世仇,她隐藏身份潜伏在安国候府也是为了保护娇娇郡主。”

        “可郡主不知道,所以抓走了苗苗,并交给了傅家人看押。”

        “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疑问,但救人要紧,你先把人救出来再说。”

        说着青桑跪下,“公子,青桑求你了,看着我们这些人曾经助你建立破晓阁,帮你做事,苗苗教你武功的份上,你救救苗苗吧!”

        破晓阁现在有三个堂主,他师傅,青桑,水若,她们都是南疆蛊王的旧部,她们的身份,阮青并不知道。

        没想到徐嬷嬷就是他师傅,阮青一时间还消化不过来心里有太多疑问,舒口长气道:“你先起来吧!我会救师傅。”

        青桑没起来,“公子不要去追问你娘,你的身世只有苗苗会告诉你。”

        “为什么?”

        “公子,别问,等救出苗苗真相就会大白,现在只有你能救她。”

        阮青沉思片刻道:“好,我会找娇娇。”

        能让傅寒放人只有阮娇娇松口。

        青桑这才放心的起身道,“那公子准备怎么跟郡主说?!郡主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当年是苗苗暗中把她和安国候府大小姐掉包的。”

        阮青揉了揉太阳穴,“所以你们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啊!你们为什么要调换孩子。”

        一个接一个的消息爆出来,阮青都有些招架不住。

        “我也不知道,只听苗苗说,郡主是金枝玉叶不可以在杏花村那种地方吃苦,公子是男孩子吃掉苦头是锻炼,郡主是女儿家就是要娇养。”

        阮青:“……”

        …

        晚上,阮青回郡主府吃饭,奇怪道:“爹和娘进宫陪太后用膳?”

        阮娇娇十分淡定:“嗯。”

        她话少。

        赵丞跟着补充道:“太后传老爷和夫人进宫的,太后说对夫人一见如故,还说是亲家就应该好好招待。”

        阮青觉得太后太奇怪了,可有找不出哪里奇怪,因为太后向来喜欢阮娇娇,她和太子定亲了,那的确是亲家,两家人一起吃顿饭倒是没什么。

        想不明白便想,他放下碗筷,道:“娇娇,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阮娇娇挑眉,“什么事?!”

        “我想你放了徐嬷嬷。”

        阮娇娇蹙眉:“为什么?”

        阮青是早知道徐嬷嬷被她抓了,可那时为什么没有说要放人啊!而是现在才来说?!

        阮青没有隐瞒,“其实她是我师傅,我小时候机缘巧合下遇到她,然后跟着她学武功,幸得她一直以来的栽培,我才有今天。”

        认识墨王,也是在她的暗中帮助下结识的。

        只是他不知道师傅还有这么多身份和秘密。

        他认识她时,只知道她叫十安,她教了他一些基本武功还有留下本内功心法就让他自己学,平时只是晚上才来杏花村教他武功,还不许他告诉家人。

        那时候他们家经常被大房二房的人欺负,他就特别想学武功,想出人头地,怕不答应她就不教他武功然后便没告诉家人,跟着她秘密学武,然后认识墨王跟着来到京城…逐渐以“青狐”的名号行走江湖,十三岁那年正式成为一名赏金猎人,靠杀人越货,接各种任务挣钱,然后暗中组建自己的势力…这些都少不了师傅暗中指导和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