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配被炮灰病娇缠上了在线阅读 - 第302章 傅神医好绝情哦!!

第302章 傅神医好绝情哦!!

        君珏脸色冷酷,懒得跟他费口舌,“上门提亲的是你父亲,有本事你让他来退亲,否则这门亲事你不认也得认。”

        傅寒冷笑:“你们君家果然是这副狗德行,霸道蛮横,就是土匪。”

        这话也就傅寒敢说。

        换别人估计会被君太子身后的血影卫一刀咔嚓掉。

        君太子那张俊脸布满阴沉之色,戾气很重:“傅寒!你找死!”

        “太子哥哥别生气,寒哥哥不是有意的,既然寒哥哥不愿意,我们不要逼她。”楚宁馨顿时紧张的站在两个男人之间劝说。

        只是她太胖,往中间一挤,直接把君太子和傅神医挤飞了。

        傅寒倒在太师椅,扶着椅子,瞪着君太子:“你看到没有?本神医要是娶了她,估计明天就会没命。”

        君太子不服气道:“宁儿已经在努力减肥了,假以时日肯定能瘦下来,到时候你别做舔狗!!”

        傅寒哈哈大笑:“她要是能瘦下来,我…”

        本想嘲讽几句,见到楚宁馨又要开始哭鼻子了,傅寒便打住,嫌弃道:“三个月内你要是有毅力瘦下来,我就承认这门亲事,要是你做不到,就退亲!怎么样?!”

        楚宁馨眸光亮起:“寒哥哥说的是真的?如果我瘦下来,你就娶我对吗?”

        “三个月内瘦不下来,退亲。”傅寒眼睛别开不看她,气得心肝疼。

        楚宁馨充满了信心和斗志:“好!如果三个月我没有瘦下来,我就卷铺盖回君国,再也不烦寒哥哥!”

        傅寒满头黑线:“我说的是退亲!”

        “嗯…”

        楚宁馨犹豫一下,“好!做不到我就退亲!!”

        傅寒松了口气,“那在这之前,你不准出现在我面前!也不准说我们有婚约!!”

        楚宁馨:“可我想你了怎么办?”

        傅寒:“忍着!”

        众人:“……”

        傅神医好绝情哦!!

        …

        花厅里都是君太子和傅神医在争吵。

        这时阮大庆跟阮林氏有些紧张的进来,“娇娇…”

        阮娇娇看着赵丞,“怎么了?”

        赵丞道:“禀郡主,杏花村阮家来了一些亲戚。”

        阮大庆并不是单兄弟,家中有三个兄弟,阮大庆排行第三,现在得知三房在京城发达了,儿子是文武状元,女儿是未来太子妃,所以那啥,大房,二房带着一家子来认亲的意思。

        明天就是太子和郡主的定亲宴会,举国同庆,消息传遍了墨国京。

        阮家大伯,二伯的意思是住进郡主府,希望郡主和阮青公子可以带着堂哥堂姐们进宫,长长见识,还希望给他们谋份好差事,好姻缘。

        杏花村阮家除了阮大庆一家,其他人都是极品,真正的乡野粗人,唯利是图,见钱眼开的人。

        阮大庆得知后,就气恼的拉着人离开,可大房,二房的人似乎不愿意,赖在郡主府门口不肯走。

        郡主府今日有贵客,那能让他们这样闹下去啊!

        没办法阮林氏找来赵丞帮忙,意思是让人直接赶出去京城。

        可赵丞觉得不妥,还是找郡主商量一下。

        阮大庆道:“我和你娘还是回杏花村,只要我们不在郡主府,他们就不敢来烦你。”

        阮林氏点头:“定亲宴我们就不参加了。”

        苏老侯爷道:“你们是娇娇的亲生父母,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可以不参加孩子的定亲宴?两位必须出席,外面既然是自家人,那就安排住处,到时候一起进宫参加宴会。”

        阮大庆忙摇头,“侯爷,使不得,我们就是乡野粗人,进宫赴宴会让人笑话,使不得,真的使不得。”

        他不想儿子和女儿被人笑话,笑话儿女出身贫贱,却攀上高枝,尤其是女儿,背地里已经有不少人说她是攀高枝,勾搭上太子…很多难听的话,他听了难受。

        阮林氏也抗拒进宫,“两个孩子好,我们放心了,参不参加宴会没关系的,有空我们会常来京城看望。”

        苏老侯爷什么世面没见过,自然明白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尤其杏花村阮家,有小辈飞黄腾达,是不会错过抱大腿的机会。

        不过无理取闹就是阮家大房和二房的不对。

        但不管是太子还是娇娇,都不方便出面把人赶走,不然这样会让人说闲话,影响他们名声。

        苏老侯爷考虑周全,打算让人跟他们谈判一下,给钱,他们想要的无非是钱财,这个好办,“亲家,亲家母,你们留下,明儿进宫参加宴会,这些琐碎之事,让宝儿去处理,他会处理好,你们放心。”

        墨胤道:“岳父岳母放心,我会处理。”

        他随口说的七大姑八大姨要来,还真没想到来了。

        于是打算派人出去先请他们进来,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这时,阮青一身官袍迈步进来,笑道:“不用了,大伯,二伯他们回去了。”

        对付家里的极品亲戚,阮青可以说最在行。

        平时大房,二房,觉得他父亲母亲老实好欺负,小时候就没少欺负他们家,他长大后,暗中教训了一顿,他们就再也不敢了。

        但没想到今天却跑来恶心娇娇?

        也不知道是受谁的挑唆,要不然以大房二房的性子,一开始就会进京来认亲了,只因为惧怕阮青,所以没敢来。

        到今天突然上门,背后必定有人教唆。

        阮青没打算告诉阮娇娇他们,私底下自己处理,“爹,娘,这事你们不用操心,我会处理。”

        “青儿…”阮林氏不知道怎么说,她不想进宫赴宴,本想趁机这个机会回杏花村躲避掉,可谁知道…

        阮青眼神示意父母稍安勿躁,上前拱手道:“晚辈,阮青拜见君国太子,苏老侯爷!”

        苏老侯爷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眼眸微眯,再看仔细看了眼阮大庆夫妇,对于阮青笑道:“本候怎么觉得你有点眼熟?!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

        这么出色的少年,他是真的不知道在哪里见过,阮青刚刚一身官袍,凤眼狡黠浅笑走过来时,他的笑容和身影都有些熟悉呢!

        只是苏老侯爷一时间想不起来。

        阮林氏笑道:“青儿,没去过君国,应该是老侯爷记错了。”

        苏老侯爷点了点头,没有追究这个问题,“也许是吧!既然大舅子把问题解决了,亲家,亲家母就别再说走,怪伤了孩子们的心。”

        老侯爷说话带着深意。

        阮家夫人两个齐齐脸色一变,看着女儿心中惭愧,明白老侯爷的话。

        女儿从小不在身边养,好不容易认回来,孩子还离家出走,肯定是害怕父母不疼自己,所以伤心的离开。

        现在好不容易她愿意接纳他们,娇娇又那么敏感的姑娘,他们却总说要走,的确伤孩子的心。

        阮林氏想着暗暗叹息,便不再说走这种话,“是,老侯爷说的是,是我们糊涂了,有福不知享。”

        苏老侯爷看着这对夫妻,倒是十分意外,阮大庆先不说,这个阮夫人,好像不太像乡野妇人那样没什么见识,相反,她表面拘谨紧张,逢人就是小老百姓的模样,可谈吐间却处处透着不俗之气。

        苏老侯爷走南闯北见识过过形形色色的人,他不会看错人,直觉,这位阮夫人不简单。

        但他什么也没说,笑道:“亲家母能想明白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