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配被炮灰病娇缠上了在线阅读 - 第297章 我是来跟你商量成亲的事

第297章 我是来跟你商量成亲的事

        吃完饭后,阮侯爷突然就让大家都留下来,说有话要说,他提出了分家。

        二房一家一脸懵逼的看着阮侯爷,二老爷道:“大哥,今天是母亲的生辰,你怎么提分家这种事。”

        “今天是家宴,无妨,趁机跟大家说这一样,现在你也升官有了自己的府邸,应该直接搬进去住没提吧!”阮钧淡淡道。

        二老爷道:“我是没什么问题,就是担心三弟。”

        “他不用你操心,我已经给他安排了宅院。”

        二夫人冷笑:“怎么这个时候提出分家?”

        “本来我早就想过分家,只是当时二弟官途不顺,二公子科举在即,怕影响你们心情,所以我才拖到今天,如今二弟升官了,二公子也出息,中了举人,那分家有何不可?”阮钧道。

        二夫人心里暗气,却也找不到理由反驳,她也想分家,可又不想这么便宜了大房。

        他们大房和三房是亲兄弟,分家自然占大头。

        他们是庶出,只能得该得的那一份,阮侯爷这么多年靠着永诚苏家,据说在京城外置办了不少产业,他私底下有不少财富。

        不然也不会这么豪气给三房买了一座宅子。。

        “那敢问大伯父给三叔安排了那个宅院啊!”阮津松笑问道。

        阮侯爷:“隔壁。”

        二夫人眼眸微眯,心里嗤笑一声,感觉自己真是打脸了,把阮侯爷想的太高尚,其实骨子里还是奸佞小人:“隔壁不是大嫂的陪嫁院子吗?”

        还以为阮钧对亲弟弟大方,谁知道居然拿亡妻的陪嫁院子送给三房。

        难怪他如此大方,半点不心疼,因为不是他的,不花钱,所以不会心疼。

        “大哥怎么这样啊!隔壁锦绣园应该是留给世子的吧,大哥,你跟世子商量过了?”二老爷惊讶的语气。

        谁都知道阮林氏当年的嫁妆不菲,她是永诚苏家大小姐,苏家是永诚首富。

        当年,苏老爷子疼爱女儿,怕家进候府将来受委屈了没有人替她撑腰,所以花了很多钱买下了候府隔壁的院子给她做陪嫁,想着自己有豪宅将来不用候府的受气,想离开就离开。

        可却不想,阮苏氏是进了狼窝,被啃的骨头渣渣都不剩。

        所有嫁妆钱财都落进了狡诈的阮侯爷肚子里。

        阮钧冷冷道:“这是我们大房的事,无需你们过问,事情就这么决定了,给你们三天时间,搬出候府。”

        二房一家脸色很难看,最后气呼呼的回了住处。

        到了晚上,阮津柏回来得知消息,来到书房质问阮钧。

        “父亲为什么要把我娘的陪嫁院子送给三叔。”

        阮钧笑了笑,推个干净道:“柏儿,你误会我了,这是你舅舅的意思,现在苏三小姐和三公子定亲了,隔壁的院子你舅舅便打算送给女儿做嫁妆,下个月他们就会成亲,刚好又分家,那你三叔一家就可以住进去。”

        阮津柏气得额头青筋竖起,“那是外祖父给我娘的,什么时候轮得到他做主了?我不同意,谁敢搬进去,我就把他轰出去,到时候别怪我六亲不认!!”

        ”哼,明儿开始我搬进隔壁住。”

        说完阮津柏懒得再跟他费口舌,抱着头盔扬长而去,当天晚上就带着阮苏氏的那些心腹嬷嬷丫头住进了隔壁,锦绣园。

        李嬷嬷忧心忡忡道:“世子这样做好吗?地契和房契都不在我们手里。”

        闻言阮津柏脸色一变,“娘的陪嫁不是由李嬷嬷你保管的吗?怎么会不在我们手里?!”

        李嬷嬷叹息道:“夫人刚嫁过来没多久,侯爷说需要银子,夫人就把陪嫁的院子,庄子,还有铺子的房契那些全给了侯爷,让他去经营打理,这么多年过去,夫人也没过问过,那些铺子的收入银子都是侯爷抓着的,每个月多钱收入,夫人一概不知,不然夫人这几年也不会那么拮据。”

        阮苏氏的丰厚嫁妆可以说完全被阮钧哄骗压榨干净了。

        “糊涂!”阮津柏简直要被自己的傻娘亲气死。

        李嬷嬷脸色很难道:“我也劝过夫人,侯爷后来不断带女人回来,夫人也慢慢醒悟,跟侯爷提过拿回地契房契的事,只是侯爷总是找诸多借口拒绝了,还不许夫人告诉你和大小姐。”

        阮侯爷知道一双儿女精明聪慧,不好糊弄,尤其是阮娇娇,尤其她到了十三岁的时候,就逐渐锋芒毕露,越发聪敏,小小年纪就比阮苏氏懂得多,看得深远。

        要是让阮娇娇知道,肯定会想办法帮夫人要回嫁妆。

        “因为夫人不想看到父女争吵,所以就一直隐瞒没告诉你们。”李嬷嬷叹息道。

        阮津柏脸色阴沉,“先不管,听我的,搬进来再说,娘的东西,我会一一跟他讨回来。”

        他真没想到亲生父亲居然是这么恶心的东西。

        幸亏他不像他,可想到身体里流着阮钧一半的血,阮津柏就感到厌恶。

        这次他没再去找阮娇娇,总不能一遇到问就找妹妹。

        他打算自己解决这个问题。

        没有找阮钧和苏大老爷理论,而是悄悄的去了趟永诚苏家。

        苏老爷子还健在,苏大老爷和阮钧同流合污,他老人家肯定不知道,还有阮钧人面兽心坑骗,杀害阮苏氏的事,苏家他们都不知道。

        阮津柏决定把事情告诉外祖父,所以亲自来了趟永城。

        …

        “隔壁锦绣园,世子搬进去住了,我们怎么搬进去啊!”一大早三老爷他们知道后,就找阮钧。

        阮钧淡定勾唇笑道:“别着急,地契和房契都在我手里,柏儿只是生气,过几天他想明白了就会搬出来的。”

        …

        “皇上,君国,北冥,南梁的使臣都到了京城十里外了,现在是派谁去迎接?!”

        御书房里几个大臣在商议几天后太子定亲宴和迎接使臣的事。

        皇帝道,“派定亲王父子去。”

        这会定王世子正偷偷翻墙进了萧玉儿的闺房里。

        “啊啊啊…”

        “嘘嘘…”

        萧玉儿和丫头被他吓的半死。

        没想到定王世子如此胆大包天。

        丫头被暗卫点晕。

        定王世子捂住萧玉儿嘴巴,“别出声。”

        萧玉儿美眸惊恐的眨了眨。

        定王世子才放开她,他还穿着红色官袍,衬得他有些美艳惊人。

        “你…你要干什么?”萧玉儿害怕的往后退,不敢喊人,就怕被发现到时候更加百口莫辩。

        “来见你啊!不是说好了我赢了,你就…嫁给我吗?”

        “我是来跟你商量成亲的事,过两天我就上门下聘礼。”定王世子大大咧咧的往椅子上一座,端起茶盏不客气的喝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