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配被炮灰病娇缠上了在线阅读 - 第252章 真相大白

第252章 真相大白

        阮津松眸光阴鸷一闪而逝,“我觉得你打人不对。”

        毁掉一个人的办法有很多,正面冲突是最愚蠢的。

        要是他,他不会这么做。

        阮津竹眸光微闪,似乎立刻就有了更好的主意,于是笑了笑,“二哥说的有道理,打人的确不对,这种行为太粗鲁了。”

        阮津松莞尔一笑,没在多说,迈步打算回房温习功课。

        这时,小厮过来道:“公子,出事了,北苑遭贼人闯入,徐嬷嬷被抓走了,二夫人也受了点轻伤。”

        阮津松脸色一变,忙快步去二夫人的院里,“父亲呢?可有派人通知侯爷?!”

        “通知了,不过…老夫人和侯爷正在气头上,打算不管徐嬷嬷死活。”小厮为难道。

        被抓的如果是主子,候府不管说不过去。

        可被抓的是徐嬷嬷,一个微不足道的下人而已,老夫人他们又讨厌二房的人,怎么可能会派人来过问啊!

        阮津松眸色覆盖了一层寒冰,“请太医,先去看看母亲。”

        …

        阮侯爷来到书房,暗卫很立刻进来禀告道:“侯爷,是世子带人抓走了徐嬷嬷。”

        阮钧面色阴沉,“他把人抓去哪里了?”

        暗卫有些慌道:“属下并不知道,那人武功高强,对候府了如指掌,轻功又极好…属下跟丟了。”

        阮钧眼神冰冷,拳头紧攥,手背青筋暴跳,透一股心狠手辣。

        武功好强,对候府了如指掌…除了阮娇娇还能有谁?!

        这么说是她挑唆柏儿抓徐嬷嬷的。

        难道东宫已经查到什么了吗?!

        阮侯爷心里有些烦躁,攥紧的拳头松了松,眸色阴冷道:“派去北冥的人处理干净没有?!”

        暗卫抱拳道:“回侯爷,已经处理干净了,只不过还有一人…他是管家的儿子。”

        正真出面交易的是候府管家的儿子去的。

        张管家和他儿子张飞是侯爷的心腹。

        阮侯爷眼神闪过杀意。

        暗卫心惊肉跳,忙拱手道:“是,属下知道怎么做了。”

        …

        阮娇娇带着人来到太子那个私人别院。

        此时墨胤,傅寒还有苏彧已经再次等候多时。

        阮娇娇前脚到,阮津柏后脚就跟着到了。

        兄妹两一前一后进来。

        阮娇娇扛着人过来,赵丞忙过来替她接过麻袋,“郡主,还是交给

        属下来审问吧!”

        阮娇娇把人丢给他。

        赵丞带着人进了密室。

        阮娇娇和阮津柏都迫切想知道结果,便跟着进去看着审问。

        太子他们也就跟着进来。

        暗卫舀了一勺冷水泼洗醒徐嬷嬷。

        徐嬷嬷一个激灵就醒来,可挣开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双眼被蒙了一条黑布,手脚被捆绑住,无法动弹。

        “你们是谁?”

        她冷声问道,气势颇为严厉,看着就不像贪生怕死的老奴才。

        苏彧随口问了句:“你是南疆苗家后人?!”

        徐嬷嬷浑身一僵,“你…你究竟是谁?!”

        “别管我是谁,我问你为何要杀安国候夫人?又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徐嬷嬷微顿,眉头微拢,听对方说起安国候夫人,心里就猜测到了对方是谁,不过却没多问,反而变得十分冷静道:“你们抓错人了,不是我给大夫人下的蛊毒。”

        “哼,你凭什么证明自己的清白,失心蛊唯有你们南疆苗家才能养出来,而你又在阮二夫人手下做事,即便你不想杀安国候夫人,那二夫人呢?!”

        徐嬷嬷冷笑道:“二夫人没那么蠢,杀了大夫人对她来说有什么好处?她要杀也只会杀侯爷和世子爷,大夫人一个软弱妇人,对二夫人没有什么威胁。”

        “还有失心蛊并不好养,最少要花半年时间才能养成,我的确会养,也养了一对,但已经在三个月前就卖给了暗市,手里已经没有失心蛊虫,如果你不信可以去北冥暗市去查。”

        他们能查到她会养失心蛊,那就能查得到她什么时候卖的蛊毒。

        “哼,你以为我不会去查吗,查到的结果失心蛊是候府下人买的,谁能证明你不是自己又买回去?”

        “种种迹象表面,除了你,我想不到还会有谁?”

        “徐嬷嬷是聪明人,你最好还是老实招了,免得受皮肉之苦。”

        她是南疆苗族后人,躲藏在安国候府多年,肯定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冒险王蛊虫拿去买,苟活人世,恐怕也有什么重要的需要保护人或物。

        徐嬷嬷声音粗哑,淡笑道:“就算你们杀了我,我也是这句话,不是二夫人,更不是我,你们抓错人了。”

        阮娇娇道:“既然如此,留着也没有,杀了她。”

        听到少女清冷的声音,徐嬷嬷似乎有些激动:“你是大…小姐。”

        “我已经不是什么安国候府大小姐,徐嬷嬷知道什么就赶紧说,我耐心有限。”阮娇娇冷漠道。

        徐嬷嬷犹豫了片刻,道:“那郡主能保证不杀我吗?”

        阮娇娇看了眼阮津柏,“只要你说出对我们有用的消息,我便可以保你一命。”

        徐嬷嬷是聪明,很快就明白这个“有用的消息”,代表不仅仅是失心蛊的事,还有二夫人私底下做过的那些事。

        那说明安国候世子也在。

        “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下蛊毒害死大夫人的人是谁,希望郡主和世子爷能放过老奴一命。”

        “二夫人对我有恩,我不会出卖她。”

        阮津柏不禁头口而出,“我可以答应你,快说是谁!!”

        得到他的保证,徐嬷嬷便道:“是侯爷。”

        “不可能!!”

        阮津柏脸色一变,立刻惊吼。

        众人脸色纷纷惊讶,不敢相信,居然是阮侯爷?!

        阮娇娇眼睛阴冷,拳头握得咯咯响,在苏彧说是候府下人买的失心蛊时她就已经猜测到了是阮钧,没想到还真是他,该死的男人!!

        阮津柏心里早就怀疑过阮侯爷,只是他们依旧不相信他会这么做,心存侥幸,希望一切都是自己想错了。

        可结果…却他险些崩溃。

        没想到真的是他。

        阮津柏眼圈渐渐染了一层红色,冰冷而又带着浓烈的杀意。

        墨胤眉头微蹙,握着娇娇的手,看了眼深受刺激的阮津柏,道:“你有什么证据?!”

        “因为到北冥暗市买失心蛊的暗卫是侯爷的心腹张飞,是候府管家的儿子,如果你们不信可以抓过来审问便知。”徐嬷嬷冷静道,“我替二夫人做事,二夫人时刻关注大房的动静,阮侯爷派什么人离京办事,我都知道。”

        她是南梁南疆苗家后人,躲在墨国十几二十年了,苗家的人还有几个也在墨国京城,他们都隐藏在京城底层各种地方,大家相互帮衬,躲避仇人追杀,早已经形成了一个消息网,她要得到什么消息并不难。

        虽然没办法确定是不是阮侯爷,但她可以肯定,在大夫人他们出事前一个多月,阮侯爷偷偷派人去了趟北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