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配被炮灰病娇缠上了在线阅读 - 第246章 你说他是不是喜欢我啊!!

第246章 你说他是不是喜欢我啊!!

        萧策看着请帖心里有些激动,道:“听说郡主和太子他们打算一起去定亲王府的私人庄园游玩,只有郡主一个女孩子,恐怕是想请玉儿过去做伴吧!”

        毕竟定亲王世子也在,萧玉儿和定亲王世子定亲了,定亲王世子和太子关系好,所以邀请她,很正常。

        萧玉儿心思微动,“那三哥跟我一起去,我一个人…”

        太子他们都在,那说明阮津柏也会去吧!

        想着她心里有些紧张。

        她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

        自从她定亲后,阮津柏就再也没来过萧府。

        是刻意躲避她吧!

        这让萧玉儿心里更加放不下,他们彼此明明还深爱着彼此,却要被迫分开,她不甘心…

        萧策没想那多,他心里也有朝思暮想,想要见的女人,忙道:“好,我们现在就走,太子他们已经出发了。”

        …

        宫里,七公主还在和贤妃聊着事,没过多久就接到郡主府送来的请帖。

        “母妃,我先不跟你说了,花护卫邀请我出去玩,我先去桃花园。”七公主抱着请帖高兴的快跳起来,听说阮津柏也在时她就迫不及待想要飞奔过去,控制不住的欢喜,上一秒还挂着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下一秒就没个公主形象的哈哈大笑。

        贤妃都快被她吓出心脏病,摸了摸心脏,不忘嘱咐:“好,那你去吧,不要闯祸,尤其是不要惹太子不高兴。”

        请帖是东宫的人送来的,说明是太子的意思。

        虽然不明白太子这么做是什么目的,可既然太子有意接近李家…

        贤妃眸底闪过抹精光,吩咐人安排几个护卫护送七公主过去。

        …

        琉璃宫里,沈皇后和六公主听说阮娇娇只邀请了七公主,却没有邀请六公主顿时气得大哭大闹,“阮娇娇她什么意思?!她故意的是不是?!”

        沈皇后心里也气,但比较冷静道:“你先别着急,兴许送请帖侍卫等会才来琉璃宫。”

        她觉得既然邀请了七公主,就没道理忘了六公主。

        可等了半天也没有受到郡主送来的请帖。

        沈皇后脸色渐渐阴沉,怒道:“好你个阮娇娇!!”

        沈皇后母女在琉璃宫相继发火怒骂阮娇娇,却也无济于事,六公主好歹是嫡公主,身份尊贵,她不可能不请自来,巴巴跑去热脸贴人冷屁股。

        “母后…阮娇娇死人太甚,我噎不下这口气!”六公主心里不甘心道。

        抢她公主府,还敢公然羞辱她。

        岂能就这么算了?!

        沈皇后眼神阴沉道:“放心,母后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

        桃花园,太子等人已经到了好一会,在院子里逛了一圈后就坐下来已经在烧烤。

        没过一会七公主和萧府的马车就过来。

        见到七公主,萧策和萧玉儿上前行礼,然后三人一起进去。

        有丫头领路。

        定亲王世子吐了一路,他本来不打算来,但诸旭他们觉得既然萧玉儿来了,那他就不能缺席,于是硬是把他扛上了马车。

        定亲王世子胃口翻江倒海,很难受的靠在桃花树下休息。

        这时萧玉儿他们走过来,他迷迷糊糊感觉好像看到了未来媳妇儿,不由冷笑了声:“本世子莫不是做梦吧…”

        喝多了吧,才会出现幻觉。

        他重新闭上眼睛,心脏不争气的飞快跳动。

        暗卫道:“世子爷,萧四小姐,萧三公子来了。”

        萧四!

        真的是她?!

        定亲王世子忙挣开眼睛,定睛再仔细看了眼,还真是萧四,不是幻觉啊!

        “扶我起来!”

        他心里暗暗高兴,偷偷的扬了扬嘴角,打算过去见她。

        醉酒过了,春风吹出来,渐渐清醒,萧玉儿的模样越来越清晰,可世子爷的俊脸也越来越难看,心里忍不住气愤:该死的女人,居然当着他面前偷看别的男人,想给他戴绿帽吗?!

        他本来很高兴能见到她。

        可当看到萧玉儿偷偷的在看阮津柏时,他就仿佛坠入了黑暗冰窖,怒气止不住爆发。

        他相信阮津柏不会动兄弟的女人。

        可他不相信萧玉儿。

        这女人还没对阮津柏死心,那天在安国候府,她还想偷偷跑去见阮津柏,真是不知羞耻的女人。

        以为他不知道?!

        哼…

        定亲王世子想到那天她伤心欲绝的模样,心里就堵的慌。

        不想嫁给他,为什么要答应这门亲事?!

        既然答应了,就该安分守己,乖乖等着嫁给他才对。

        定亲王世子越想越气,走过来时浑身上下仿佛自带煞气,眼神冰冷的能冻死人。

        萧玉儿坐在七公主旁边,他们对面就是阮津柏。

        没一会定亲王世子突然走过来坐下。

        萧玉儿抬眸看了眼,碰撞到少年冰冷带着几分阴鸷的目光,她脸色一变,小脸蛋霎时苍白,有些慌乱的低下头,惊慌不知所措的扯着手帕,“见、见过…定亲王世子…”

        定亲王世子扬起笑脸,转眼恢复玩世不恭的模样,一切暴风雨顷刻间压制在墨色的眼底,温和的笑眼神宠溺,语气温柔:“萧四小姐,不用这么客气,想吃什么,我给你烤。”

        这般温柔体贴,叫萧玉儿更加惊慌害怕。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说定亲王世子只是有点玩世不恭,性子玩劣,像定亲王年轻的时候,等成家立业了就好了,母亲经常夸赞定亲王世子好,将来会像定亲王一样疼爱媳妇。

        可萧玉儿一点也不觉得,刚刚他的眼神就叫人特别害怕。

        真正的温润如玉,翩翩君子是像阮津柏这样的。

        阮津柏坐在定亲王世子旁边,可以感受到他的怒气,就知道他误会了。

        他跟萧玉儿已经说清楚了,为什么他就不信?!

        阮津柏看着萧玉儿苍白的小脸,有些心疼,可他没有表露出来,全程对她很冷漠,铁石心肠,并没有给她一丝希望。

        萧玉儿暗暗失落。

        七公主一颗心思挂在阮世子身上,看定亲王世子对萧玉儿这般温柔体贴,忍不住羡慕,便道:“阮世子,本公主不会烧烤,你给我烤!”

        作为公主,她比较骄傲。

        公主不可能低头,不然王冠会掉。

        她就算非常喜欢他,也不会丢下尊严。

        公主想吃阮世子烤的串肉,又放不下面子,傲娇十足。

        阮津柏神色微顿,看着尊贵骄傲的七公主,淡笑道:“好,公主想吃什么吗,我给你烤。”

        没想到他愿意烤肉给她吃,七公主顿时高兴的心花怒放,面上却端着矜贵自持的公主范:“嗯,我吃烤玉米。”

        定亲王世子正在在牛肉串上刷油和调料,挑眉看了眼阮津柏,心里轻哼:算你识相!

        要是阮津柏敢勾搭萧玉儿,他肯定打死他。

        是他自己请求他娶萧玉儿的,既然放弃了,那萧玉儿以后就只能是他的女人。

        否则兄弟都没得做。

        阮津柏暗擦了把冷汗,感到水深火热,赶紧的找事做,转移注意力,接下来全程为公主服务。

        可以说有求必应,体贴细心。

        七公主心里暗暗欢喜激动,没想到自己这么刁难他,他也不生气,通常说一个人能做到这个程度,肯定就是喜欢吧!

        看着帅气,俊美,又温柔体贴的少年,她心动不已,脸红心跳。

        七公主捂住着红彤彤嗯脸颊,偷偷跟萧玉儿,目光直勾勾的看着认真烤肉的男人,道:“萧四,你说他是不是喜欢我啊!!”

        萧玉儿脸色微变,抬眸看着阮津柏,见他一个眼神都没有看她,还对七公主这么好,她心里就难过,“公主美丽高贵,娇媚可爱,没有人不喜欢。”

        所以他变心吗?!

        萧玉儿黯然失色的模样落在对面的定亲王世子眼睛,刺激着他每个细胞都不舒服,他丢下烤肉,突然道:“桃花园景色不错,萧四小姐要不要进去走走,本世子给你领路。”

        萧玉儿有些怕他,总觉得定亲王世子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好相处,刚刚他的眼神冰冷刺骨,让人感觉浑身不自在,心有余悸。

        不想跟他去。

        可又找不到理由拒绝。

        男人本来就生气了,要是再拒绝他,肯定更生气。

        留在这里又要看着心爱之人对别的女人献殷勤。

        萧玉儿感到十分煎熬,有点后悔来了。

        她看了眼定亲王世子,然后看向自己的三哥,希望萧策可以过来帮她解围。

        然而萧策那边根本没有功夫管她。

        太子看到萧策跟着进来后就非常郁闷。

        请帖是送给萧玉儿的,又没喊他来。

        这男人巴巴跑来肯定是奔着娇娇来的,可恶的男人!

        明知道娇娇是他未来太子妃,这些人还敢惦记,简直该死!

        太子眼底浮现出一抹暗色,冷不丁的看着萧策。

        萧策选了傅神医旁边的位置坐下,开始的时候还很高兴,因为总算可以见朝思暮想的人一面,即便知道她定亲了,可他心里还是控制不住喜欢她,如果可以,他想找个机会将隐藏多年的爱慕之情告诉她。

        但没过多久,他就感到招架不住。

        太子锐利的目光暗含警告的看着他:“萧三公子怎么来了,本宫记得没给你送请帖。”

        萧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