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配被炮灰病娇缠上了在线阅读 - 第237章 前世

第237章 前世

        阮娇娇记忆还停留在梦里,凤眼恍惚的轻眯了下,重复那句话:“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她轻笑了声,即便见过也是前世了,他又怎么会记得?!

        太子的确不知道她说的真正意思,墨胤抱着她,笑道:“是不是梦到我了?”

        “嗯。”

        大概是他吧!

        如果他会变成小孩,那说不定就是他。

        莫非前世他并没有死?

        只是变成小孩模样偷偷离开了墨国了吗??

        然后他遇到被人追杀,又是她救了他。

        梦里的情形竟然和当初在杏花村救下他时候出奇相似。

        前世她杀了不少人,罪孽深重,成为杀手后,唯一做过的一件好事就是救了一个被人追杀的小乞丐。

        她救了他后,才知道小乞丐不是普通小孩,解决掉黑衣后就有几个铠甲侍卫出现带走了小乞丐。

        小乞丐临走前,笑道:“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回家后,我就让人来提亲。”

        当时她以为是童言无忌,小孩子随口胡言的,人小鬼大的孩子,懂什么吗?

        她没在意。

        但还是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字,“阮娇娇。”

        小乞丐高兴的取下他脖子上的玉佩给她,作为定亲信物,眼眸微眯,“娇娇,这个名字真好听。”

        她没当回事,“我不要玉佩,你给我十万两,算是救你的酬劳。”

        小乞丐微愣,没再坚持,让暗卫给了她银票,随后目光坚定道:“我很快就会长大,说话算话我会来娶你的,你等我。”

        阮娇娇从侍卫手里接了银票转身就走,没再搭理他。

        从此以后,她就再没见过他…

        她没有等到他来就被五马分尸了。

        这么说,他前世是假死,离开了墨国,离开了困住他十八年的牢笼,他根本不会死,他会活的好好的。

        而她…会死。

        阮娇娇暗中揪住棉被,情绪隐藏在黑色的眼底,很想知道,前世他到底有没有回来找过她…

        墨胤心情总算由阴转晴,轻轻的搂着她,吻了吻她的额头,“听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几天有想我吗?”

        他们分开了八天,她都不知道这八天他怎么熬过来的。

        要不是傅寒阻拦,他老早杀出东宫了。

        闻言,阮娇娇眸光微动,笑道:“想,很想。”

        从大长老嘴里得知他从小就被关押进地牢里受尽折磨后,她就只想早点杀掉那些人,快点回来,像现在这样安静的抱抱他,想告诉他真相,可是话到嘴边她却不知如何说出口。

        墨皇很狡猾,擅长谋算,精明的叫人抓不住把柄,又擅长利用太子对他的父子之情哄骗他。

        如果大长老不说,恐怕谁也不知道这一切背后都是墨皇在操控,他跟罗刹殿,就是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表面不和,其实是一丘之貉,大家都给他们骗了,真的是老狐狸。

        墨胤一个人又那么单纯,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怪不得前世他要逃。

        想着她不由抓住他的手,“墨胤,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你有我。”

        话落,低头在他手背轻轻地吻了下。

        “我绝对不会伤害你。”

        像是某种至死不变的誓言。

        “等报了大仇,我们再一起离开。”

        如今她不想就这么离开了,那些伤害过墨胤的人,她没办法容忍。

        墨皇既然为了他的江山如此伤害墨胤。

        那她就毁了他最爱的江山。

        还有墨氏长老那些老东西,统统该死!

        而这些事没必要告诉他,徒然他不伤心难过。

        那些人渣,她会偷偷除掉。

        想着阮娇娇眸底闪过抹一闪而逝的冷茫,转眼抱着他暖暖的笑,很少这样提要求:“以后你只能相信我,谁也不要相信,那些都是坏人。”

        太子只是痴痴的看着她,没反应。

        阮娇娇笑道:“听到了吗?!”

        墨胤看着她的笑容,带着以前未有过的娇气灵动,妩媚的比牡丹还动人,让他看痴了,墨胤喉结滚动,经不住这柔情似火,顷刻间红唇封住了她的嘴。

        阮娇娇:“……”

        长长的深吻过后,墨胤声音温柔低沉,“好。”

        他的脸滚烫粉润,仿佛**的桃花瓣,狐狸似的眼睛隐含**,勾人心魄。

        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仙子一样的出尘明媚,鬼魅一样的妖娆美艳,在他身上同时结合。

        阮娇娇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深深被吸引,情不自禁沦陷在那深邃如星辰的眼睛里。

        阮娇娇扬起着头望着他挪不开眼,下意识吞咽,脑子嗡嗡响,仿佛下一刻就会天雷勾起地火…

        她心跳加速,下一秒又是心如刀绞,这种甜蜜又痛苦的感觉让她深水火热,她忙轻轻推开他,脸色苍白,露出抹淡雅的笑,道:“我饿了。”

        墨胤知她身体不适,便不敢再碰她。

        吩咐人端来膳食陪她一起用。

        这些天他也是没有吃好睡好,无比煎熬,这会阮娇娇醒来,他才觉得好饿,好像吃东西。

        …

        两人正吃着,这时暗卫带着一个黑衣斗篷的男人进来,看穿就知道是罗刹殿那边的人。

        “见过太子殿下,这是大长老送来给阮姑娘的赔罪礼物。”

        也算是一个交代。

        墨胤眼皮都没抬,慢斯条理的给阮娇娇盛汤。

        赵丞上前把东西接了过来,打开一看顿时脸色铁青,不由看了眼太子和花护卫,“殿下…是安公公的人头。”

        没想到大长老舍得杀了安德喜。

        墨胤抬头看了眼,顿时捂住身旁少女的眼睛,免得污了她的眼睛,气道:“丢出去喂狗!”

        什么东西都敢往东宫送,还踩点送来,大长老就是故意的吧!

        墨胤气得俊脸阴鸷铁青。

        赵丞忙点头交给暗卫拿下去丢给大狗吃。

        的确是太恶心了,阮姑娘才好,要是被吓坏了,可得把太子心疼坏。

        赵丞暗擦了把冷汗,出去训斥小暗卫,做事太不谨慎了,以后所有送进东宫的东西都得检查过再给主子过目。

        罗刹殿的暗影没有离开,他跪下道:“大长老问,殿下对于这个交代可还满意?!”

        “滚!”

        一个字足够说明太子的意思。

        暗影面无神色,看了眼便拱手退了出去。

        接着去了御书房。

        皇帝听了禀告后,眉头微蹙,语气带着愠怒:“大长老的意思是不打算管这件事了?”

        原本他没打算把阮娇娇关进玄武门地牢,更没有伤害她的意思。

        他深知儿子的脾气,太子痴恋阮娇娇,动她,就等等于在太子身上割肉,皇帝担心太子会闹,所以只是想利用这件事让他拿钥匙交换而已。

        要不是大长老说什么非要给太子一个教训,事情也不至于闹到这个地步。

        现在不仅钥匙没拿到,还让太子对他意见很大。

        赔了夫人又折兵。

        而大长老捅的篓子说不管就不管,哪有这么好的事?!

        皇帝怒火很大。

        暗影满头大汗的跪在御书房。

        大长老知道墨皇会责怪,也知道墨皇难缠,便干脆闭关,不打算来见他。

        皇帝得知更是气的想杀人。

        暗影忙拿出一封信:“回皇上,大长老并没这个意思,这是大长老给您的信,他的意思都在上面。”

        皇帝眉头微蹙,觉得奇怪,什么话不能让暗影传达,还要写信,搞得这么神秘兮兮。

        都说老小孩,老小孩,这个大长老心性有时候就老顽童似的,叫人很头疼。

        皇帝打开看了眼,上面却只有一句话: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就这么一句话,有必要特意写信告诉他吗?!

        皇帝简直气得牙疼,额头青筋跳动,撕了纸条,怒道:“滚!”

        暗影慌忙躬身告退。

        罗刹殿不再管这事,钥匙的事皇帝只好作罢,现在和太子关系出现僵硬,那孩子已经不像从前那么听他话,不再像小时候那样依赖他了。

        这一切都是从阮娇娇出现开始,早知道当初就不该留她。

        太子失去掌控,让皇帝心烦。

        安德喜的人头不足以消除太子的怒气。

        越想越心烦便去太后宫里,听听她老人家的意见,希望太后可以帮忙缓解一下这层关系。

        …

        太后听了皇帝的烦恼,揉了揉太阳穴道:“明知道太子的脾气,当初你就不该听大长老的话关押娇娇。”

        皇帝叹息道:“母后教训的事,朕是太着急了点,可边关情况严峻,随时都可能发生战争,看样子苏家也快阻拦不了君皇的野心,君国迟早要对墨国出兵。”

        “君国如今是四国最大强国,如果大炮兵出动顷刻间就会覆灭我国,实在是不能不防啊!”

        十八年前君皇就想吞并墨国,那个时候墨国内忧外患,内有李氏后裔衡王趁机蠢蠢欲动要起兵造反,外有君国攻打侵占疆土。

        衡王要想趁机造反,衡王一旦造反,墨国江山根本保不住,他只能想办法快点结束这场战争。

        没办法他只能用太子性命威胁了苏家,苏家出面请求了君皇,战争才得以平息。

        可十八年过去,君皇估计也忍够了,与苏家那边的关系也因为这件事闹的越来越僵。

        苏家在想方设法救太子离开墨国,足以可见,君皇忍耐有限,随时会出兵。

        一旦太子安全离开,苏家肯定不会再阻拦君皇出兵,到时候墨国恐怕就彻底完了。

        太后也明白事态严重,想了一下,道:“那就好好培养扶持太子,而不是跟太子关系闹僵,另外苏家,既然君家和苏家现在关系僵硬,那我们就拉拢苏家,不要再一味的**跟苏家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