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配被炮灰病娇缠上了在线阅读 - 第210章 阮苏氏之死

第210章 阮苏氏之死

        “柏儿,娇娇…别哭…”

        只听到最后这一句话,阮娇娇便陷入了一阵黑暗。

        “娇娇…”

        墨绝离和阮青急忙翻身下马,打算带人先去疗伤。

        见墨王爷要抱花护卫。

        赵云脸色微变,慌忙过去阻拦,“墨王爷,这不合适。”

        墨王爷霸道冷酷道:“让开,她受伤了,要尽快治疗,你想她死吗?”

        阮青扶起同样深受打击昏到的阮津柏,看着两个暗卫道:“你们也受伤了,不要再折腾,带上阮夫人,我们先上大安寺,治伤要紧。”

        赵云和谢进相视一眼,没办法只能这么做,他们已经放了信号弹,相信太子和傅神医很快也会赶到。

        墨绝离紧张的把少女抱在怀里,一群人先上了大安寺,听说有伤员,大安寺主持赶紧请慧空大师出面治疗。

        过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太子和傅神医才带着人便匆匆赶来,墨胤急忙冲进厢房,“娇娇…”

        墨绝离拦住他道:“慧空大师在里面给他们治疗,你别进去添乱。”

        傅寒要进去,倒没有阻拦。

        墨胤暗暗攥紧,看向两个同样受了伤的暗卫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是什么人干的!!”

        赵云脸色惨白,跪下谢罪道:“回殿下,对方是杀手…是属下无能…”

        他和谢进双双跪下。

        太子气得拳头握得咯吱咯吱响,金色面具下一双眼睛阴鸷布满杀气。

        这时阮青道:“不知道暗中之人是谁,对方雇的是十狱门的杀手,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谋杀,对方很了解娇娇,利用了安国候夫人,她中了失心蛊毒,娇娇在没有防备之下受了伤,安国候夫人为了救娇娇已经…牺牲了,目前最要的是阮津柏和娇娇醒来后知道该怎么办。”

        凶手很狡猾,一时半会查不出来。

        现在最要紧还是阮娇娇和阮津柏。

        两人都是因为承受不住安国候夫人的死而吐血晕倒。

        兄妹两都不仅受了重伤,还中了毒,身心上都遭受了伤害。

        能不能挺过来还是一回事。

        没想到对方如此狠毒…居然丧心病狂利用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还用上了蛊毒这种阴损方法。

        阮青和墨绝离脸色都很难看,要不是他们赶来,估计母子三人皆会命丧于此。

        墨胤冷静了会,没再说过,站在门前守着。

        过了会有人请他们进去。

        见到慧空大师,众人都跟着行礼。

        慧空大师道:“阿弥陀佛,两位施主伤势已经并不大碍,另外一位女施主…阿弥陀佛,老衲已经经历了。”

        傅寒跟着点了点头,“娇娇他们的毒解了,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只是还在昏睡中,可能需要明天才能醒来。”

        至于安国候夫人,当场中剑死亡了,已经无力回天。

        …

        京城,阮侯爷父女得知消息后,脸色很难看,阮蓉蓉手微微颤抖,眼泪落下有些难过的捂唇道:“爹爹,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死的不是阮娇娇…”

        阮侯爷眸底阴沉了沉,并没有多说,道:“你在王府好好休养,爹爹去趟大安寺…”

        阮蓉蓉心慌,紧张道:“爹爹,那些杀手你要处理掉,听说王爷和青哥已经知道了是十狱门做的。”

        要是被他们查出来什么。到时候他们父女就完了。

        阮钧眸色阴狠一闪,“你放心,爹爹已经处理好了。”

        十狱门也根本不知道背后的雇主是谁。

        因为十狱门的规矩是不问雇主来历,只看钱出办事。

        太子他们即便找上十狱门也不可能查到背后之人是谁。

        他老早就想到了这一步,做好了万全准备。

        阮苏氏一死,就根本不可能查到他身上。

        …

        “堂主,我们得到消息有人买通十狱门刺杀小阁主…小阁主的义母死了。”

        佟筱筱听到暗卫禀告先是心里一阵紧张,“那公子现在在哪里?有没有受伤?”

        顿了顿有道:“公子的义母?他义母是谁?”

        金禾道:“是安国候夫人,小阁主就是安国候曾经的阮家大小姐阮娇娇,据说今天是她生辰,他们一家三口在大安寺为她庆生,到没想到…唉!太惨了!”

        生辰变成了义母忌日。

        相信小阁主一定很难过吧!

        大安寺的事情瞒不住,所以一查就知道了花护卫的真实身份。

        佟筱筱脸色煞白,“阮娇娇…”

        花小妖是个姑娘?

        金禾看着主子,反应慢了半拍,这个时候才突然想起来堂主喜欢小阁主来着,可小阁主易容术超高,他们今天才知道小阁主其实是女人,还是青狐公子的嫡亲妹妹。

        “堂…堂主,您没事吧!”

        这样个消息对堂主来说是双重打击吧!

        可能一时间没办法接受。

        金禾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佟筱筱深受打击坐回椅子上,脸色有些苍白,摆了摆手:“我没事…”

        说着眸色阴狠,指甲进抓着太师椅扶手愤怒道:“敢动我们暗夜堂的人,真是活腻了,给老娘把十狱门在京城的老窝端了。”

        金禾背脊一紧,神色严厉起来:“是,堂主。”

        …

        大安寺那边,太子守着昏迷不醒的小仙女,同样满腔怒火道:“给本宫把十狱门灭了!!”

        暗卫不敢耽搁立刻出发,可等到了十狱门的老巢才发现,已经有人比他们还要抢先一步端了十狱门在京城的老巢。

        暗卫回来禀告。

        太子等人感到惊讶,“难道是背后的人怕泄露,杀人灭口了?”

        暗卫道,“看上去并不是,好像是暗夜堂派人干的,像是门派纷争。”

        暗夜堂和十狱门,本来就是竞争对手,这种打架实属正常。

        傅寒道:“那就先别管这些…”

        他担心娇娇醒来接受不了安国候夫人的死。

        今天还是她的生辰,他们在东宫都准备了好给她庆生的。

        墨胤心情烦躁握着少女的手,自责道:“我就不应该让她一个人来。”

        “阮夫人中的是失心蛊,中蛊应该有几天了。”

        “对方精心策划的阴谋,即便你跟着来,也避免不了。”

        这时候墨王爷开口道。

        墨胤抬眸看到他们还没走,顿时不悦蹙眉,嘲讽道:“墨王叔你怎么还不走?你的王妃有了身孕,知道消息恐怕正在害怕,你还不快回去陪她吗?”

        墨绝离脸色微变,“等娇娇醒来,本王再回去。”

        “娇娇是我的女人,不用你操心,墨王叔还是管好你自己的女人!”太子冷哼。

        “什么你的女人,你们又没成亲,娇娇答应嫁给你了吗?”墨王爷不甘心的反驳。

        墨胤狐狸似的眼眸微眯,“那你以为娇娇现在还会理你?”

        墨绝离:“……”

        眼看两人越吵越凶,傅寒打算赶他们出去。

        这时候隔壁床的阮津柏手指动了动先醒过来。

        “世子爷…”他的小书童趴在床头顿时激动的大哭,“世子爷您总算醒了。”

        阮津柏醒来便看了眼隔壁昏迷的少女,“娇娇…”

        傅寒坐下给他看了下伤势,“娇娇没事,不用担心。”

        “那我娘呢!”阮津柏想到什么顿时慌乱的到处寻找阮苏氏的身影,没看到人,他便激动的抓着傅寒:“我娘呢,她怎么样?”

        “她在隔壁。”傅寒垂眸有些声音沉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