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配被炮灰病娇缠上了在线阅读 - 第209章 忍不住有那么一点贪恋这份温情

第209章 忍不住有那么一点贪恋这份温情

        …

        第二天一大早上就安全到了大安寺,阮苏氏看到人来了,还穿着她做的衣服顿时非常开心,“娇娇…”

        阮娇娇和阮津柏走过去,一起喊了声,“娘。”

        阮苏氏高兴的眼泪都出来,“哎,外面冷,我们进去吧。”

        屋内,已经做好一桌热腾腾的饭菜,还有一碗长寿面。

        阮娇娇看着眼前的长寿面,心里划过一丝暖意,“谢谢…娘。”

        “谢什么,这孩子,快吃趁热吃吧!”阮苏氏笑眯眯的递上筷子。

        阮娇娇吃了口,很多熟悉的味道,记忆就涌了出来,阮苏氏的确对她很好,从小到大,每年生辰都会亲手给她做一碗长寿面,即便知道不是亲生,都不曾落下。

        这一世她不在候府,没想到她还能给她做…

        原本不想来,不想和候府有交集。

        可今天她生辰,还是忍不住有那么一点贪恋这份温情,所以她来了,这是她有史以来吃过的最好吃的长寿面,吃着她冷淡的眉眼多了一丝暖暖的笑意,开始多说了几句话。

        “在候府,您还好吗?”

        二夫人和那个三姨娘没再作妖欺负她吧!

        阮苏氏笑道:“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倒是你,在东宫,以后有什么打算?”

        这样跟着太子也不是办法,如果能尽早成亲,才叫人放心。

        “嗯,我没事,太子对我很好…”

        …

        京城,墨王府。

        阮侯爷带了一碗长寿面来候府探望女儿。

        这会阮蓉蓉正吃着阮青送来的长寿面,是杏花村的阮林氏做的。

        阮侯爷提着食盒进来:“这是你娘给你做的长寿面。”

        阮蓉蓉笑容浅淡道:“那娘怎么没来一起来啊?”

        阮侯爷坐下,笑道:“她和你大哥一起去大安寺给你和孩子祈福了。”

        “哼,他们肯定是陪阮娇娇过生辰了,爹爹不用瞒着我。”

        阮侯爷笑容微僵,“是我让你娘去的,你不要怪她。”

        原本阮苏氏还在纠结,觉得这样对亲生女儿不公平,毕竟是第一次陪亲生女儿过生辰。

        但她也想陪义女一起过。

        两边都舍不得,总说要是两个孩子能像个姐妹那样相处,她也就不必如此烦恼。

        可事实根本不可能。

        阮蓉蓉惊讶道:“爹爹让娘和大哥到大安寺陪阮娇娇过生辰,为什么?”

        问完,她看着父亲的神色,顿时才明白。

        一般人根本接近不了阮娇娇,只有她亲近的人才有机会。

        那么也就只有阮津柏和阮苏氏了。

        “所以爹爹是想利用他们把人引出来?”阮蓉蓉眸底带着兴奋的光芒。

        阮娇娇天天跟太子在一起,东宫守卫森严,想要刺杀她根本不可能。

        只有把她单独引出来才有机会下手。

        这次可以说是很好的机会。

        果然还是父亲聪明。

        阮侯爷眸底闪过抹冷茫,笑道:“我们等在家里等消息就好了。”

        事情可不是这么简单。

        普通刺杀根本连头发丝都伤不了武功高强又精通毒术的花护卫。

        前思后想,谋划了许久,他才想到这么一个万全之策。

        这次定能除掉阮娇娇这个祸害。

        阮蓉蓉顿时心情大好,点头道:“好。”

        …

        阮青从墨王府出来,就提着食盒本来打算去东宫。

        这时候一暗卫悄悄过来,“公子,我们刚得知消息大小姐有难,有人出高价,卖小姐的命。”

        阮青脸色微变,“是谁?她人现在在哪里?”

        他在私底下也有成立了一个杀手组织,名为破晓阁。

        规模比较小,还没有什么名气,仅仅成立一年时间而已,人手也不多,只有十来个。

        所以一般没有人主动上门找他们做生意,都是自己出去找活干,要么就是抢别人的活。

        他们除了接杀人越货的活,也在做打探消息的买卖。

        这只是属于他自己的势力,阮青私底下自己培养的势力,跟墨王府没有任何关系。

        做为同行,破晓阁消息一向最灵通,不然也不会总和暗夜堂抢生意。

        暗卫这么说,消息肯定错不了。

        这么娇娇肯定有危险,阮青眉眼冷酷,心里隐隐担心,眼皮直跳,跳得他有些心慌。

        暗卫道:“据我们打探的消息,对方买通的是十狱门,大小姐昨晚就去了大安寺。”

        十狱门的实力仅此于暗夜堂,在江湖上属于第二大杀手组织。

        对方不找暗夜堂,却找上了十狱门,说来也奇怪。

        不过十狱门的规矩跟暗夜堂不同,他们更看中价钱,钱多就不是问题,没有那么多原则性。

        阮青把食盒塞给他,“你找人通知墨王爷,让他派人来帮忙,我先去大安寺。”

        但愿还来得及。

        这明显就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

        娇娇虽说武功不弱,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她再有能耐,毕竟还是一个小姑娘…

        …

        大安寺,简单吃了一顿饭后,阮娇娇牵着马打算离开,阮苏氏和阮津柏一起送她到山脚下。

        阮苏氏舍不得抱住她,眼泪盈眶道:“娇娇,以后要常来看看娘好不好。”

        阮娇娇冷酷的面容显得柔和了几分,“嗯…”

        可突然一阵钻心般的刺痛传来,她眼神一怔,不敢相信,带着一丝难过喃喃道:“娘,为什么…”

        为什么连她都置她于死地?!

        “娇娇…娘,你在干什么!你疯了!”阮津柏发现不对劲,靠近才发现阮苏氏拿着带血的匕首,双手染满了鲜红的血,她居然要杀娇娇,这不可能…

        阮娇娇捂住着伤口,很快察觉到了问题,忙喊道:“不要过来,她中了蛊毒…”

        阮苏氏眼睛变得猩红,像是杀红了眼,见到阮津柏都不认识,毫不犹豫刺了过去。

        阮津柏没来得及防备,同样中了一刀,眼睛睁大:“娘…”

        这时候谢进和赵云赶紧过来阻止,可阮苏氏突然变得狠凶残,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柔弱的妇人,便变成了杀人工具。

        就像野兽本能的爆发野性。

        暗卫都有些招架不住。

        然而这时又冒出了一群黑衣杀手。

        一群人包围住他们兄妹两,上来便只攻击阮娇娇。

        “娇娇…”

        阮津柏上去帮忙。

        两人都受了伤,阮津柏武功不太好,很快又受伤,还被对方抓住,幸亏好那边阮苏氏突然又恢复了意识,谢进和赵云赶紧腾出手来救了她。

        阮苏氏看着这些刀光剑影,看着受伤的儿女,脑海里突然闪现自己亲手刺伤他们的画面,顿时接受不了,大受打击捂脸大哭。

        “娇娇,柏儿…”

        她慌乱至极,惶恐至极,感觉天旋地转,天都快塌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娘…不是有意的…我…”看着自己染满鲜血的手,阮苏氏像是受了刺激,竭斯底里叫喊大哭起来。

        这时她生后出现几个黑衣人,举起了刀。

        看到黑衣手里的刀,她吓得摔倒外地,害怕惶恐的往后爬…

        原以为会必死无疑。

        这时一抹身影突然出现挡在她面前,抵住危机一刀,杀了黑衣人后。

        黑衣人吐血,两眼一番倒下。

        阮苏氏尖叫一声:“娇娇…”

        阮娇娇脸色苍白有些虚弱,拔出插在黑衣人身上的刀:“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这里很危险…”

        阮苏氏吓得瑟瑟发抖,抓住她手臂,“娇娇…你怎么样?是娘不好,可娘不知道怎么了,我不是故意的,娘真的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呜呜…你能原谅娘…”

        阮娇娇身上的玉白的锦衣都染了大片的红色,血珠低落在雪地里,就像妖娆绽放的彼岸花。

        她失血过多,匕首竟还淬了毒,已经吃了几颗解毒丹才勉强撑到现在。

        这会虚弱的跪倒下,“我没事,不怪你…不是你的错。”

        她这么说,反而让她心里更难过,阮苏气跪在雪地里痛哭,“娇娇,娘对不起你…都是娘的错,是我不好…”

        说着她抬头看了眼,突然就飞快起身…

        阮娇娇脸色一变,跟着急忙转身,下一瞬一股灼热的血液喷在脸上。

        “娘——”

        阮青等人骑着马刚到大安寺附近,就听到少女的愤怒而痛苦的叫喊声,于是慌加速甩马鞭赶过去。

        赶到大安寺山脚下时,黑衣人见有援兵便立刻撤退。

        暗卫扶着受伤了重伤的阮津柏走到她们面前,“娘…娘…”

        阮娇娇紧抱着奄奄一息的阮苏氏氏像雕像一样不动,眼睛猩红,想哭,却没有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