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配被炮灰病娇缠上了在线阅读 - 第159章 醉了

第159章 醉了

        就算不依靠苏家,太子身边的两大合作伙伴也可以定力支持。

        再看看他们…

        南宫皓影有些想哭_!

        墨王爷有权,但他自己都缺钱。

        阮青就不用说了,他根本没钱吧!

        所以钱财各方面都依靠南宫家,一时半会,他还撑得住,要是长期,或者跟墨太子硬碰硬,吃亏的只有他们。

        南宫皓影真心想哭,感觉自己一开始就抱错了大腿。

        他应该去抱墨太子的大腿的。

        南宫皓影想到就头大,怪他前阵子太得意忘形了点,以为定亲王府没什么实力,哪知道定亲王世子找会太子做靠山。

        太子看着弱,可钱财各方比墨王爷要好太多了。

        还有太子身边有药王谷傅寒,他们是朋友,亲如兄弟,不在乎多钱小钱。

        估计只要太子要玩,傅寒都会陪着他玩。

        有钱人的游戏,墨王爷他们还不太了解,这是搁在君国根本不算什么事,天天上演。

        南宫皓影走南闯北见识多了,可他是第一次独立出来在墨国开阔疆土,但没有想到第一战就失足了,惨败!

        这会他总算明白,为什么连君国苏家都退出了墨国,看来并不是没有道理啊!

        他曾经听苏家大公子苏彧说过,墨国容易让人水土不服,去了准倒霉!一语成谶!

        南宫皓影暗暗捶胸顿足,悔不当初。

        回过头来看墨王爷。

        他们还有一位合作伙伴,就是墨王爷的好友毒王宗慕千尘,他们的关系似乎没办法跟傅寒和太子的关系相比较,慕千尘更在乎利益,不可能为了跟墨王爷那点交情,就自己吃闷亏。

        不过南宫皓影还是抱了一丝希望,不想放弃:“酒楼和青楼没多大关系,就是碧痕膏,墨王爷能让慕千尘让利吗?把价格再打下来。”

        如果可以,他回去就制定方案模仿墨太子这套经营手段,还是可以挣回一点的。

        墨王爷眉头微蹙,“打多少?五百两吗?”

        这个价格,慕千尘估计不会同意。

        南宫皓影脸色有些尴尬,的确,要是他也不会同意,这相当于贱卖啊!

        碧痕膏跟雪颜膏不同。

        药王谷的雪颜膏已经天下闻名,口碑早就打好了。

        买的好,就是五百两也不会吃亏,只会薄利多销,相比较起来愿意买雪颜的人会更多。

        偏偏在碧痕膏卖的最好的这个时候,浮生阁突然来这么一波操作,不得不说傅神医够狠!

        对面太子几个看着他们愁眉苦脸的模样,很想喊他们聊两句,问问什么感想。

        可碍于都是易容微服出宫,不好露脸,只能默默吃火锅边看戏。

        …

        阮娇娇不关注外面的事,随便看了两眼就是去了兴趣,一个人默默的刷火锅吃…还喝了点酒。

        刚开始觉得味道不错,越喝越停不下来,这就有点烈,喝多了容易上头。

        她向来酒量不错,可这次居然喝醉了?

        “花护卫…”

        赵丞和卫远最先发现不对劲,忙通知看戏中的太子,道:“殿下,花护卫好像喝醉了。”

        闻言,太子顾不得看戏了,忙丢下碗筷,过去扶起已经醉倒趴在桌子的少女,“小妖…”

        “嗯…”

        阮娇娇迷迷糊糊的回应,抬起头,脸色红润微醺,双眼迷蒙的看着眼前的人。

        “墨胤?”

        墨太子轻笑:“嗯,你醉了吗?”

        小仙女这模样好可爱,太子忍不住戳她红红的小脸蛋。

        “嗯…你不是他…他长得好美好美的,你不是…”

        少女打了个酒嗝,伸手摸着他的脸庞,仔细看,“不是…”

        娇艳欲滴的红唇好像熟透的樱桃,一张一合,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这时墨太子两眼看着醉醺醺的小仙女,喉结滚动了动,扶着人轻轻搂入怀里,声音极致的温柔,在耳边低低笑道:“娇娇,你醉了我们回去吧。”

        小仙女喝醉的模样比平时还要可爱…不想被别人看到她这么可爱的一面…

        墨胤忙把人圈入怀里藏起来,然后示意人取了长裘披风过来把人裹的严严实实,牢牢抱在怀里。

        阮娇娇轻嘤咛声,闻到熟悉的味道,让她神情一松,便扑倒男人怀中,迷迷糊糊睡着了。

        傅寒看着他怀里的人,“要不要给她吃颗解酒丹?”

        墨胤摇了摇头,“她累了,让她就这么睡会吧。”

        他知道娇娇平日里睡觉就睡不安稳,不知道为何经常从噩梦惊醒过来,所以她一直没好好睡过安稳的觉。

        这次喝醉了也好,说不定能做个好梦。

        说着太子抱小公主似的抱着人离开了天香楼,坐上马车,悄悄的回了宫。

        马车里,傅寒忍不住问道:“她为什么经常做噩梦?”

        墨胤低头看着怀里睡颜安静的女人,眸光变得漆黑又深邃,道:“不清楚,娇娇不愿意说。”

        很多事她都不愿意多说。

        “肯定是很难的过事…”

        他可以明白,那种不愿意跟任何人提及的事,因为一想到就会很难过很难过,最后没办法开口说出来的事,只能压抑在喉咙里,埋藏在自己心里。

        不想那么难受,便不想去说,更不愿意跟身边的人提起。

        说了只会让他们也跟着担心烦恼。

        傅寒看了眼女孩,迅速转移视线,淡淡道:“会是什么事?能让她那么难过?”

        墨胤挑眉看他一眼,“还能有谁?”

        娇娇都恨不得要杀了他。

        除了墨绝离还能有谁?所以他厌恶极了墨绝离…这只是开始,往后他都不会让墨王爷好过。

        说着太子眼神变得阴鸷冰冷。

        娇娇说过要杀了他,那他一定会帮娇娇实现这个愿望。

        傅寒想到阮娇娇和墨王爷有过婚约,她还一心想着要嫁给那男人,心底里跟着就很不舒服,对墨王爷也没什么好脸色,眼底浮现一抹暗沉,那男人的确是令人讨厌。

        想不明白阮蓉蓉,阮欢欢,傅怜,还有娇娇都喜欢过那男人,到处拈花惹草,他哪里好了?不明白女人为什么都喜欢墨绝离。

        墨胤目光森森的盯着他,冷不丁的突然冒出句:“你喜欢娇娇,我知道。”

        傅寒微顿,看着太子,目光不由闪躲了躲,“不是,你别瞎想,我关心她,只是出于朋友的身份。”

        墨太子冷笑:“男女之间哪有什么朋友?”

        说着低头吻了吻少女的额头,目光幽凉,笑容阴森充满邪气:“别自欺欺人,我知道,你就是喜欢上了。”

        傅寒:“……”

        真是敏锐过头。

        连他自己都还没办法确定,到底是不是喜欢上了阮娇娇。

        他凭什么就如此肯定?

        偏偏他还莫名奇妙的心虚了,一次比一次回答的没那么坚定不移。

        傅寒暗暗擦把汗,看着太子有些阴森恐怖的笑容,蹙眉道:“你就是太在乎阮娇娇,才会见谁都是敌人,告诉,你这是一种病,得好好治!”

        墨太子轻笑:“也许吧!”

        傅寒不愿意承认,那继续追问就太没有意思了。

        接下来太子不再说话。

        …

        到了东宫,抱着人直接进了自己寝宫。

        傅寒轻拢了拢眉,看了眼最终没什么说话,回自己药房。

        …

        清晨,阮娇娇醒来发现身边有个人,下意识警惕起来,差点把墨太子给踹下床。

        还好太子及时醒来,眼疾手快抓住她嫩白的小脚丫丫。

        他墨黑的长发如瀑布般散开,还是昏昏欲睡的模样,双眼迷蒙的看着她:“嗯,娇娇…还要早呢,我们继续睡…”

        说着紧扣住她脑袋摁回怀里倒下。

        阮娇娇:“……”

        所以刚刚只是本能反应?

        太子其实警惕性也是很高,睡着了还能自我保护!!

        阮娇娇一动不动趴在他怀里,环顾四周,才发现是太子的寝宫,她昨晚跟他一起睡?

        昨晚到底什么情况她完全记不起来了,现在脑袋还有些沉。

        只记得在天香楼喝醉了,然后醒来就跟太子睡在一起…

        她身上的衣服不是昨天穿的那件,是太子帮忙换的?

        她居然睡这么沉吗?完全没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