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配被炮灰病娇缠上了在线阅读 - 第136章 现在的候府一团糟

第136章 现在的候府一团糟

        …

        “殿下,安国候世子求见。”

        阮娇娇神色微僵,她的身份虽然没有公开,不过阮津柏几个已经知道了。

        “我去见见大哥。”

        她望着太子道。

        墨胤点了点头,“好。”

        他没有跟着去打扰他们兄妹团聚,不过心里到底不放心,还是偷偷的躲在屏风后面偷听。

        赵丞:“……”

        …

        阮娇娇从殿内来到花厅,看着眼前的少年,坦率道:“大哥…”

        “娇娇。”

        阮津柏在花厅等了好一会,看到人就满眼欢喜的跑过去抱住她。

        墨胤躲在后面目光黑幽冷亮的盯着安国候世子,抓着屏风边边,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用力捏了一下,上等的紫檀木雕花屏风“咔”地碎裂出一条细缝。

        赵丞满头冷汗流下,不由小声安慰道:“殿下,花护卫对安国候世子只是兄妹之情。”

        墨太子心里当然知道娇娇只当那男人是哥哥,可他们不是亲兄妹呀,娇娇对他没有男女感情,但那个阮津柏就不一定了,之前让他娶七公主都那么不情愿,他又一直不死心的到处寻找娇娇。

        现在还给抱上了…哼,肯定是喜欢娇娇。

        墨太子心情烦躁,眼神接近黑化的程度,死死的盯着阮津柏,有种想要冲出去剁了他那双手的冲动。

        可是这样做娇娇肯定会生气。

        墨太子抱着屏风,转眼修长的眉眼垂下有些失落,好想把小仙女藏起来…

        赵丞频频擦冷汗,感觉殿下的独占欲太霸道了,连他都感觉到不适应。

        …

        阮娇娇还是花小妖那张脸,“大哥,对不起。”

        她的确故意躲藏起来,害得他担心了。

        阮津柏碰了碰她头上的乌纱帽,摇头笑道:“是我不好,要是我能早点回来就好了,这样你就不会被赶出候府,是哥哥不好,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

        还因为他,险些被人害死。

        对于阮青和墨王爷利用他骗取娇娇出宫的事,他心里很生气,已经跟那两人绝交了。

        阮娇娇眉目清冷,道:“不是候府赶我走,是我自己要离开,我本来就不是候府女儿,不应该留在哪里。”

        “那你怎么不回杏花村,是不是阮青欺负你了?你告我,我找他理论去。”

        “不是,我离开候府,离开杏花村都是我自己的问题,与旁人无关。”

        她现在只想留在东宫。

        像她这样的身份,这样的性格,其实回到哪里都不能和他们愉快的相处。

        从候府嫡女变成养女,在候府她就是外人了,留在候府身份很尴尬,让人觉得她是舍不得候府嫡女的身份和候府的富贵。

        前世是她没想明白才会走错路,没有这意识,只是想着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一夜之间都失去了,她很难过心里很不甘,还总沉不住气,屡屡遭受阮蓉蓉的挑衅中计导致做了很多错事,一错再错,最后走到五马分尸的下场。

        而回杏花村,她感觉回到哪里更不适应,一下子要她接受十六年都没相处过的父母,哥哥,她不知道跟他们相处,尤其这些至亲心里还对阮蓉蓉那么好,她接受不了。

        所以她不想回去。

        阮津柏看着她就心疼难过,娇娇变了,真的变了,这样冷漠隐忍的性子已经不像跟他一起长大的那个妹妹了。

        以前娇娇总是率性而为,活泼俏皮,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别人不知道,别人总是对她偏见太大。

        以前她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保护亲人,不想母亲被人欺负而已。

        这有什么错?

        为什么要说他妹妹恶毒,明明是那些人该死!

        娇娇才没有错!

        阮津柏想到候府那些糟糕事,母亲的懦弱无能,父亲的自私风流,他就越想越恨,凭什么这些要娇娇一个人承担?

        现在的候府后院简直一团糟,他都不想回家。

        这时,阮娇娇拿出一万两给他。

        “娇娇,你这是什么意思?”阮津柏不明白她这是做什么。

        “我离开候府的时候,母亲给了我五千两。”

        她说过算是借的,现在双倍还算是利息。

        “我不想回候府,大哥帮我交给她。”

        阮津柏有些生气,“那你的意思是以后都不认我和娘了吗?”

        阮娇娇眉眼淡漠,唇角蠕动了动道:“不是,只是这是母亲的嫁妆,我想母亲手头应该没钱了。”

        阮津柏一顿,说起来就一肚子火,没错,娘的确没钱了。

        因为阮候府心疼他的宝贝女儿,要给她买碧痕膏治脸伤。

        可一盒碧痕膏就是十五万两,墨王爷和阮青一起出钱买了一盒,阮侯爷作为父亲也出钱买了一盒给她。

        但这十五万两是阮侯爷自作主张挪取了候府公账给她买的。

        候府他当家做主,这么做也没什么,可问题候府没分家,还有二房,三房,从公账出就算是大家的钱,你用自己小金库买没有人敢说闲话,可阮侯爷小金库又不够,就挪用了公账。

        这样其他人就意见大了。

        尤其二夫人,可不是吃素的。

        她知道后,在候府又大闹了一场。

        因为是阮苏氏管家,这个责任就得她来承担。

        阮侯爷被二房和三房逼得没办法,只能让她把嫁妆拿出来补公账。

        这还不算,私底下回去阮侯爷还怪夫人没用,以此为由把管家权交给了三姨娘。

        事情传到了墨王妃哪里,墨王妃回府,反而劝说父亲不要生气,父女两一个德行,责怪母亲太软弱无能才会被二夫人处处欺压。

        认为:如果这样下去迟早会被二夫人把管家权夺走,倒不如交给三姨娘来管,说什么三姨娘强势点。

        听听,听听,这是什么话?

        哪有这样对待的亲母亲的女儿,为了顺着父亲的意思就支持父亲喜欢的妾室,踩低自己的亲生母亲。

        阮苏氏是软弱了点,可天生如此性子还想她怎么样?

        不管如何都是她心生母亲呀!

        阮津柏暗暗生气,觉得阮蓉蓉过分,看她很爽。

        像这样的混账事,若是娇娇在,他们哪敢?

        从前二夫人十分忌惮娇娇这个“心狠手辣的候府嫡女”。

        有娇娇在,那些小妾哪敢跑出来蹦哒?

        要是不安分就是一顿板子直接打死!

        正因为如此,在二夫人暗中作梗之下,娇娇才会被传出不好的名声。

        看阮津柏咬牙切齿的模样,阮娇娇就猜到了候府最近的情况,毒门宗的膏药也不便宜的,依阮侯爷那样的性格的确干的出来。

        “那这钱你还是给母亲吧。”

        管家权被夺,又不得阮侯爷喜欢,手里头还没点钱,日子怎么过?

        想着阮苏氏曾经对自己的好,阮娇娇拿出了十万两给他。

        阮津柏眼睛瞪大,“娇娇,你哪里来这么多钱?”

        “我在东宫做护卫,太子一个月给我十万两的俸禄。”

        “我有钱,一个人也花不了多少,就当我报答候府的养育之恩。”

        阮津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