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少女露出洁白整齐的小白牙,嘴角沾了点粉粉的玫瑰饼,凤眼笑得如弯弯的月牙般可爱。

        她早发现了,墨太子不喜欢吃甜食,可她又习惯了每次吃东西都要分一半给他。

        小时候她就喜欢吃甜食,可哥哥不喜欢,然后就让人做了一半甜一半不甜,这样两人就可以分着吃。

        偷偷爬上屋顶,两人边吃边看星星…

        想起小时候的事,阮娇娇清冷的眉眼染上了一丝暖意。

        墨太子目光灼灼的盯着人,舔了舔唇,不由低头飞快在她嘴角边吃了口,好似回味无穷道:“嗯,你那半的确很甜,好吃!”

        阮娇娇:“……”

        好像习惯了,每次太子这样的举动她都没什么感觉,依旧淡定的默默啃饼。

        傅寒看着这一幕耳根燥热的厉害,惊奇的看着少女,发现她还真是跟别的女人不太一样,明显被占了便宜,居然还能面不改色的吃东西?

        难道她没点感觉吗?

        还有他这个大活人在呢,墨太子脸皮厚的跟猪一样不会害臊就算了。

        可她是女孩子啊!

        这种情况,起码的脸红娇羞才是正常反应吧!!

        转眼一想,他倒是忘了,花护卫修炼的是毒门宗的武功。

        越是这般清心寡欲,不染世俗,冷漠无情模样,那代表她武功又到了一定的境界。

        最近她和墨太子好像非常努力在修炼武功。

        傅寒看着太子,不免替他暗暗担忧,这傻子不会没发现吧!

        即便他再怎么表达爱慕之情,对方都不会有感觉,不会给予回应…唉╯﹏╰!

        这时,尝到甜头的男人笑眯眯的抬头看着他,有种得意的扬了扬眉,“你怎么不知道避讳?”

        傅寒脸色有些黑,盯着食盒里的东西,暗气道:“还能不能好好下棋了?”

        被迫吃狗粮就算了,太子还这般得意的笑,真是气人。

        这时对面少女突然也递了一半给他,面无表情道:“我看你挺想吃的,要吃吗?”

        边吃便望着他:“这半不甜的。”

        不甜的她不吃。

        不吃又浪费。

        所以给他吗?

        傅寒眼角抽了抽,再次同情墨太子一把,看着少女给他递过来的东西,最终默默抬手去接,“谢谢,花护卫。”

        墨太子见了不乐意,立马飞快抢过去塞嘴里,瞪他道:“想吃自己拿,食盒里还有,你没长手呀!”

        傅寒眼角青筋暴跳一下:“……”

        这男人真的是幼稚鬼!!!

        不就是半块饼吗?

        阮娇娇吃饼看着两人,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因为半块饼吵架,好幼稚哦!(一_一)

        阮娇娇不想管他们,抱着食盒默默出去外面自己安静的吃,屋顶上的阳光好舒服。

        墨胤起身正要跟着去,这时傅寒拽住他,道:“你先等会,我有话要跟你说。”

        “有事改天说,我要去陪娇娇晒太阳。”太子不耐烦道。

        “哼!是关于你家小仙女的事,到时候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傅寒气着了直接丢开他,去吧,去吧,赶紧去,以后哭了别回来找他。

        闻言太子停顿下来,蹙眉道:“娇娇,怎么了?”

        傅寒叹息道,“你没发现,她性子越来越冷了吗?”

        两人经常在一起,很多事情都习惯了,没有察觉到。

        墨胤笑道:“她本来就是这个性子,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就喜欢她这样,不行吗?”

        “你难道忘了,她修炼的是毒门宗的武功吗?”

        毒门宗的武功阴邪的狠,损心损性,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知道,可娇娇很善良,她又不像那些人,她没有主动害人。”听到别人说小仙女不好,太子心里很不高兴,“你不要对她总有偏见。”

        傅寒默默扶额,“我对她没偏见,我只是想告诉你,不管你做什么,她都不会回应你的感情。”傻子!

        墨胤一顿,默默的坐下,神情有些失落,的确如此。

        “可娇娇对我也很好的。”

        “她不会骗我,又处处维护我,有什么好吃的都是想着分我一半…”

        他觉得他们之间现在跟普通情侣没什么分别,天天可以在一起,很开心啊!

        就是少了一句“我喜欢你”而已。

        这种话说不说出来很重要吗?

        只要两个人彼此心里明白就好了…

        傅寒看着他,觉得他就是自欺欺人,“那你觉得你们是心意相通吗?她留下是因为你,还是因为想要利用你对付墨绝离?”

        “……”

        现在谁利用谁已经不重要,问题在于以后他们要是没有这种共同目的时,当失去这种利益捆绑的时候,她还会留在他身边吗?

        要是一般女孩子,经过朝夕相处,日久生情,自然而然就会在一起了。

        可阮娇娇不是那种寻常女孩子啊!

        你看,她都不会对太子有男女感情的心动,你吻她一下,抱她一下,甚至做更亲密的事她都不会有任何感觉。

        就像冷血动物一样,到时候分开痛苦的只有墨胤。

        傅寒感觉太子是感情白痴,不说明白点估计他不会懂:“等除掉墨绝离,到时候她会离开吗?如果她选择离开,你该怎么办?”

        到时候他父皇…还墨氏背后的长老肯定不会放他走的。

        原本的计划是让他假死离开墨国。

        因为阮娇娇的出现,他突然就反悔了,害得苏家那边满怀希望落空,他也不能回家。

        墨胤有些烦躁道:“到时候再实行那个计划好了。”

        傅寒眼睛瞪了瞪,无奈道:“行吧,你自己有底就行。”

        眼看太子情绪开始变得不对劲,就怕他突然爆发,情绪崩溃,又变成那段不堪回首的模样,好不容易稳定下来…想着傅寒面色严肃突然不敢继续多说。

        看来阮娇娇对他不是一般的影响大。

        这该怎么办?

        太子的病状迟早会爆发,到时候该怎办?

        傅寒想到过去那么多年太子那个模样,想到那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就不堪回首。

        等父亲来了,要好好想个法子。

        “好了,好了,你不要多想…”

        墨胤坐在贵妃榻一动不动,突然抬头目光黑幽冷亮的盯着他:“你老实说,你是不是也喜欢上娇娇了?你要跟着抢娇娇对不对?”

        哈?

        傅寒脸色微变,“你怎么会这么想?”

        “因为她分你饼了,你总盯着她看。”

        傅寒:“……”

        不就是半块饼吗?至于这么快就产生了危机感吗?

        他承认最近发现花护卫跟平时不一样的一面,他觉得她可爱,多看两眼怎么了?

        墨太子盯着他,冷冷道:“你还想故意挑拨我和娇娇的关系,说,你是不是对她非分之想?”

        傅寒被他这种眼神盯着浑身发紧,脸色发白,额头冒出了一层冷汗,有种不好的预感,忙道:“不是,真的没有,啊胤,你别多想,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发誓!!”

        太子的想法总是跟正常人不一样,明明他在担心他,他怎么能这么想?